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一百五十五章暗魔!
    数万人的呐喊,像是一股狂澜扑面而来。

    破碎的城门直接被清出一条通道,龙人战士五人一组,结队通过。

    值得一提的是,也许是身怀龙脉的原因,龙人战士的平均身高都有近三米,壮硕的胳臂简直顶的上体术分身的大腿!

    “剿灭黑暗?”

    左修云的疑问引起赵化之的注意,他转头看向科洛·迦勒。

    “看样子,这一次的黑暗降临才刚刚开始。”龙人大将先是感慨了下,然后继续诉说,“你们看到的那片黑暗是那些暗魔搞出来的吧!”

    “暗魔?搞出这东西的是自称暗之苗裔的黑袍。”左修云眉头皱了皱。

    “暗之苗裔?黑袍?你说说是怎么个情况!”龙人大将有些困惑。

    “……直到你们的出现。”在左修云的示意下,赵化之上前完整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那就是暗魔!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听完,大将一脸的肯定,接着他走向靠近瓮城的一边。

    所有人跟着过去,可以看到,每两个龙人小队交叉封锁一小块区域,将外围的大部分黑暗切割,随后催动长矛发出耀眼的白光将黑暗净化。

    “你们看,黑暗的核心之地!”

    伴着甲胄的碰撞声,大将的战戟斜举,指向黑袍曾经站立之处。

    视线流转,像是浓雾的黑暗不断翻涌,似乎有什么东西孕育其中。

    “这是那些暗魔祖传的技能:唤魇!以自身融于黑暗为代价,在里世界与与表层世界之间构筑一条通道,释放那些可怕的梦魇!通常,这些都是暗魔中司节、律主级别才能做到的!”

    大将回头,见几人都有些迷茫,哪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你们是第一次遇到暗魔,想必对他们的等级划分不太了解,也罢,趁现在通道还没有完全开启,我给你们讲讲!”

    “多谢!”左修云也不知对这史前的古人该施什么礼,便简单的抱拳并躬身。

    其他几人见状也有样学样。

    “不用客气!既然敌人相同,那我们就是盟友!”大将很是豪爽,原先不在人类审美范畴里的面容都开始能入眼了。

    “我们先说暗魔的来历,与你们现在掌握的情报相同,暗魔一族自古有之,远比我们龙人还有你们人类久远。赤皇曾经说过,暗魔似乎完全脱离了我们的世界体系,在他们的血脉中丝毫没有龙脉存在过的痕迹!”

    “因为只要是世界上土生土长的生灵,都或多或少地存在龙脉,比如说我们,还有你们,虽然很稀薄但我依旧能闻到相近的味道,特别是他!”大将指了下体术分身并对他笑了一下,虽然这个笑在体术分身看来很是恐怖,“龙脉的浓度近似我们龙人的少年!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攻击你们的原因!”

    顿了顿,他继续道:“赤皇在迎日前曾有过猜测,也许暗魔来自于外界!当年,赤皇迎日归来后,也向我们证实了他的猜测!皇城在飞出世界后,一路上遇到无数的阻截,越是深入,暗魔的存在越是繁多!”

    当讲到飞出世界时,他扫了眼所有人,发现没有异议后接着讲述:“也是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当年我们在地面上遇到的只是暗魔中的九牛一毛,顶多也就是先遣部队!长达百年的迎日之战,也让我们摸清了暗魔的大部分架构。”

    “暗魔的职位与境界等级挂钩,达到什么境界就能升到什么样的级别。加之暗魔与同为里世界一方霸主的梦魇互为死敌,且能从对方的尸体上获得提升,战争从未停止,因此所有的暗魔都极其好战,境界不低!”

    “据我们所知,暗魔出生后很快便会成年,时间不会超过我们世界时的一年。成年的暗魔就已经能达到……你们现在的境界划分如何?”说到这里,他看向左修云。

    左修云讲了下现如今的修炼体系,不过涉及到称号境以上的东西像是被消音般,丝毫没有进入赵化之与体术分身竖起的耳内,这让赵化之有些失望。

    “好,我大概知道了!”大将点点头。

    “成年的暗魔基本上相当于你们的纳气境,远比我们的起点要高很多!暗魔一旦成年便会面临两个方向的选择,一为战,二为统。”

    “战,即对外作战,从兵卫做起,一路经历司执、司戈、司节、司骑、司威、督主、督军。再往上的阶级就不是我能了解到的了。”

    “统则是对内统御,同样分大量职阶。由下至上依次是兵秀、司校、协律、律主、掌御、控弦、通议和书左。”

    “具体实力的划分呢?”听到这,左修云眉头皱紧。

    “兵卫、兵秀相当于纳气到凝元,司执、司校等同于罡元到法身,司戈、协律则是合身到破虚的境界……”

    同样的,更高层级的内容赵化之无法听闻。

    “之前,你们捉到的那个司校,应该是某位掌御派给下方化身黑暗的司节的随行下属。”

    “请问,怎么判断暗魔的职阶和方向?”听到龙人大将如此确定的说出黑袍的职阶,左修云眼前一亮,连忙询问。

    “看他们的战斗风格!战职的暗魔的对战追求极简,以最小的力量获得最大的利益;而统职的暗魔,由于职阶特性需要对战职暗魔实施刑罚,所以他们的风格则是暴虐、很容易浪费力量。很显然你们刚刚说的这位黑袍是战职。”

    “此外,此魔的目标是收服身毒,纳为坐骑,很显然他还没有成为司骑,再加上那边那位被暗魔血脉侵蚀了的人的探查结果,比破虚境稍强,很容易推断出司节这个等级!”

    众人不住点头。

    “吼!”

    孙长庚突然发出巨大的吼声!

    “通道要开了!”龙人大将迅速看向下方。

    此时,所有的黑暗之雾已经缩成直径不到十米的小团,一道巨大的门户从中缓缓浮现。

    “为什么不在通道开启前消除黑雾打断?”体术分身在赵化之的示意下,走到大将身边。

    “世界间的通道开启和关闭的过程是禁止打断的!”大将很严肃,“通道一旦开始构建,里表世界便会产生接触,强行切断会产生世界范围的动荡!我们曾经吃过这个亏,那一次虽然没有梦魇出现,但带来的伤害远比出现梦魇大得多!你们要记住这前车之鉴!”

    “嗯!”

    “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