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一棵柳下走 > 第一百五十九章第二波来袭!
    “什么!?”

    “偷天换日?!”

    在场的所有人齐声惊呼。

    “你们难道还有别的解释吗?”大将看着围拢的众人。

    “倒不是我们不相信,但这确实匪夷所思了些!”左修云脸上的惊容还未完全褪去,“姑且不论到哪去找到另一颗太阳,单就是想在无数强者清醒状态下动一下太阳都是不可能的吧!”

    “对,若是真有这个实力,即便明着来我们也无法反抗,又何必悄无声息的干?”丘已以也表示不解。

    “也许不是敌人?”赵化之有个猜测。

    “目的呢?”谢安摇头。

    ……

    众人讨论了好一会,都没有结果。随着连接两个世界的门户的一阵震动,所有人只得将此事搁置,紧张地看向战场。

    “第二波要来了!”随着大将的话语,门户开始走出大量有别于饿鬼与黑臂吼的身影。

    “无目怪、身毒、皮耶罗、秽山……”每出现一种,丘已以便报出一个名称。

    无目怪和身毒大家都认识,不在赘言。皮耶罗像是末梢破损的披风,漂浮在空中,表面是不知名的黑色皮质,有点像是人皮,仅仅是拿眼睛去看,就会产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秽山则怪如其名,形似被秽物污浊的肉山,高达五米,底部两条粗壮且短的腿脚直接接触地表,蠕动前行。

    满是秽物附着的表面让这东西看上去就是一个字,脏!

    脏到让人难以直视,不愿战斗!

    “没想到你对梦魇这么了解!”听到丘已以的话,大将有些惊讶。

    “我是史前历史学家,在很多遗迹中见过这些东西。不过我也只是见过壁画,现实中还是第一次看到。”

    丘以的眼睛盯着那些梦魇不放,同时操控着手链拍下这一切:“这些都是珍贵的资料,得好好记录下来!”

    龙人大将见此欲言又止。

    战场上。

    “小智,你可以回去了,接下来的战斗已经不是你所能参与的了!”

    经过这么久的协同作战,再加上天然的血脉亲切感,龙人小队长和体术分身已经很是熟络。

    体术分身停下脚步,此时战场上的饿鬼和黑臂吼都已死伤殆尽,源源不断的新梦魇正从门户里走出。

    “大将!”战场中的龙人将领看向城墙顶。

    “变阵把小智护送回来!”大将挥动战戟,一个新的纹字出现在天空中。

    “得令!”

    那将领迅速转身,声音传遍南瓮城。

    “一到三百小队,组百人阶梯大阵,前排阻隔!三百到六百小队,五十人为一组准备作战!剩下的小队伺机替补!第十一小队,你们护送小智回去!”

    “是!”

    声浪翻飞间,阵型变换。

    体术分身所在的小队很快将他送回城墙下。

    “保重!”上墙前,体术分身深深地看了眼这些战友。

    “只是第二波而已,我们还没那么脆弱!”小队长轻笑,看出他的担心。

    体术分身点头,几个纵身回到城墙之上。

    体术分身上去后,龙人小队走向替补的军阵。

    “真正的战斗要开始了,让你们看看我们的实力!”大将对着回来的体术分身微笑后带着一丝骄傲道。

    战戟破空,血色的能量在天空上勾勒出一个所有人心领神会的纹字:战!

    “唰!唰!唰!”

    第一排的龙人战士们同时举起长戟,猩红的流光汇聚戟尖。

    “放!”

    战场上将领的吼声响起!

    “咻!咻!咻!”

    尖锐的破空声连绵不绝,流光飞出,贯穿迎面而来的无目怪们的鳞甲,在它们的躯体上钻出一个个硕大的窟窿!

    “库!”

    无目怪们当然不会任人宰割,无数蒲扇大小的手掌向前拍击,暗能量汇聚,如浪涛般汹涌而至!

    “噗~噗~”

    穿透无目怪后能量残余不多的流光像是陷入泥潭,在暗能量之潮中坚持不到半秒便彻底湮没。

    见此龙人战士们并不惊慌,很快将领的第二道命令传来。

    “第二排,阻截!”

    “踏!踏!踏!”

    第一排的龙人战士们后退一步,第二排的上前三步,与前后左右拉开一段距离。

    长戟舞动,井字形的能量格栅迅速成型,并飞射出去,落入暗能量之潮中,像是一块块露出水面的礁石,极大的阻碍了暗潮的前进。

    “浮~”

    低沉的吼声从梦魇一方传来。

    相对无目怪来说少了很多的皮耶罗们浮空,展开身躯直接冲入暗潮,几个起落包裹,便将将格栅溶解的七零八落。

    “就是现在!第三排,斩击!”这时战场指挥将领带着些许喜意的声音出现在所有人耳边。

    “哈!!!”

    呼喝震天。

    不知从什么时候换上了偃月刀的第三排龙人战士们,血脉能量御体,冲杀至暗潮,手起刀落间,将还未完全浮起的皮耶罗们切得七零八落!

    “呵呵!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这套战术还是这么的好用!”城墙上大将快慰的笑声回荡。

    “秽山好像要出动了!”

    赵化之看到那些巨大的梦魇们开始挪动位置。

    “无妨!看来这些梦魇已经忘了当年的教训,是时候让它们回忆回忆当年的痛苦了!”

    大将的战戟在空中画下一个割字。

    战场指挥的声音同步出现。

    “前三排速度后退!第四第五排,盾墙准备!”

    直到这时,一开始就分出的三个战阵的作用终于显露。

    当前三排的龙人战士们回到后方后,三个战阵的原第四排,现在的第一排掏出一块块可延展的盾牌,并肩抵在地面上。

    接着三个战阵位置稍作改动,两翼向后方收缩,构成凸字型,以弧迎上秽山。

    原第五排、现在的第二排同样掏出盾牌,不过他们的盾牌要稍小些,搭在第一排盾上,半蹲身躯,如同堡垒般将所有人挡在盾下。

    “咚!咚!”

    秽山们粗矮的腿重重砸在地上,每一步都引得瓮城一阵颤动!

    步伐虽然不快,但因为有庞大的体积,它们的速度并不低,很快来到盾墙前。

    “呕~”

    浓烈的气味扑面而来,就连远在城墙上的众人都能闻到!

    这里唯一的女性,胡沁雅甚至被呛得干呕!

    “净化!”

    左修云面色难看,立即出手,一个阵法出现,迅速将周遭的空气转换。

    “呼~”

    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

    “秽!”

    “劈里啪啦!”

    随着一声声奇特的吼叫,秽山们疯狂抖动身体,大量的污秽洒落,或软或硬、或湿或干的秽物一下子铺满了盾墙!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