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6章 昂贵的啤酒
    

    “这是……嫂子?”周明目光有些讶异地在周盈盈白皙的脸上多停留了两秒,笑道:“呵呵,长得跟天仙似的,帆子,你不厚道哈,居然不给我发照片。”

    周盈盈裸高166CM,穿着七公分,鹅黄色的晚礼服,秀发挽起,皮肤白皙,脸蛋相当的精致,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和气质,都相当的给张帆挣脸。

    “嗯,正是贱内,长得……还凑合吧,不至于吓到观众。”

    张帆作死似的装着X,这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到了来自右侧的周盈盈的像是刀子一样的目光。

    聪明的女人都知道在外边给老公留面子,周盈盈自然很懂的这个道理,所以,她也没拆张帆的台,嘴角依旧挂着浅笑,气质清丽而脱俗。

    “这还叫凑合?我家那个就拿不出手了!”周明鄙视了一句,随即微微领先半步在前面带路,“走吧,都到齐了,就等你们了。”

    当周明带着张帆二人到了三楼大厅的时候,整个三楼大厅人都快满了。

    高中那会,张帆班上一共五十多个人,这会确实如周明说的,几乎全来了。

    这么多年,鲜有聚会,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大家变化都挺大的,有很多人甚至都完全变样了,要不是熟悉的介绍,只怕走到大街上都未必认得出来。

    “张帆?你来了啊?握草?这是你老婆?长得真尼玛带劲!”

    “张大课代表!就等你了哈!”

    “来来来,帆,你坐我这桌。”

    张帆上高中那会,在班上的人缘还算是不错的,来了三楼之后,不少老同学都起身跟他打招呼,当然,也有很多同学只是象征性的挥挥手,算是招呼,更有少数几个人也没起身,只瞥了张帆一眼,当看见张帆身上那浑身的地摊货的时候,也就移开了目光。

    所谓同学会,其实就是这么现实,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张帆大致在三楼扫了一眼,发现三楼大概摆了十来桌,这十多桌里边,每一桌都有玄机。

    结婚的一桌,单身的一桌,做生意的一桌,打工的一桌,事业小有成绩的在最中心的一桌,事业失意的在墙角的一桌。

    张帆本来想去墙角的一桌的,但被周明和老婆拉着,最后稀里糊涂的去了最中间的一桌。

    去了之后,张帆就开始后悔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一桌,有两个张帆最不想见到的人。

    一个叫王钥,是张帆的初恋,当初张帆跟王钥谈的时候,两人感情如胶似漆,张帆曾经一度以为,能够和她步入婚姻的殿堂的,但事实是,毕业后没多久,王钥就把张帆给甩了。

    理由嘛,也很简单,说张帆不成熟,天天打游戏不务正业。

    实际上张帆也很清楚,是王钥太现实,她要苹果X,张帆买不起,她要999朵玫瑰花,张帆也给不起。

    另一个叫杨胜,也是张帆的同学,这人是个二代,据说家里是养猪的,那时候是养猪的大户,家里有钱。

    上学那会,杨胜追求过王钥很久,因为这个,张帆跟他有不少过节。

    而且这两人现如今的关系……似乎至少是情侣,两人座位紧挨着,状态亲昵。

    客观的说,王钥长得还是没得说,皮肤很白,水蛇腰,水灵灵的大眼睛,瑶鼻,唇上吐了鲜红的唇彩,透着诱惑,再加上穿着的深红色的晚礼服,往那一坐,就像是一朵高傲的玫瑰似的。

    初恋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很难忘却的,甭管他现在结婚证上是谁的名字,多多少少的,午夜梦回的时候,都会有想过一点点初恋的影子,这就是男人。

    张帆也是如此,当他看见王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眉头皱了皱,随后目光略显阴沉地看了眼身边的周明。

    这个周明,明知道自己跟王钥的关系,可偏偏还是把自己往这一桌引,啥居心?

    果然,张帆刚过去,杨胜就开口了,这个杨胜长得呈圆形,一米六出头的个子,一百七往上走的身材,穿着起码三个X的红色西装,往那一坐,稍微不注意,还以为这是弥勒佛穿越到了现代来了。

    杨胜看起来很热情地拉着张帆到他身边坐下,“张帆?来来来,这边坐。”

    张帆摸了摸鼻子,在杨胜身旁坐下。

    杨胜眼中泛着不屑,脸上却是笑呵呵的,一手揽着张帆的腰,状若亲密,同时给张帆斟了一杯啤酒,说道:“老同学,听说你现在混得挺不错的,在哪里发财啊?”

    张帆闻言,心中冷笑。

    用脚趾头想,张帆都能知道,在自己来之前,杨晟肯定已经打听过自己了,知道自己的状态目前是失业在家了。

    都是老同学,大家又面对面聚在一块,其实哪些人混得好点,哪些人过得不如意,大家心里都清楚,打听起来不难。

    而杨晟这么问,明显是要给张帆难堪了。

    张帆闻言,轻描淡写地说道:“啊?发财谈不上,最近在谈一个项目,准备随便收几个三四星级的酒店,进军餐饮酒店业。”

    听到张帆这话,旁边坐着的周盈盈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茶给喷出去。

    她狠狠地剜了张帆一眼,她是很清楚的,张帆哪有那个财力去投资酒店餐饮?明明现在是失业呆在家呢。

    周盈盈心说,张帆你就使劲装吧!看你怎么下台!

    而酒桌上的其他老同学,包括周明和王钥在内,众人皆是一愣,随后皆是泛起冷笑之色。

    什么叫随便收几个三四星级的酒店?星级酒店这么不值钱吗?

    听到张军这话,杨晟脸上泛起毫不掩饰的鄙夷之色,“张帆,你家的酒店都是模型是不?阿童木积木呢?”

    周明微微一笑,不无揶揄地冲张帆说道:“帆子,没想到你这么牛比哈!三四星级的酒店说收购就收购,刚才来的时候居然还只坐出租车,你真的是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典范啊!”

    “理他干嘛,梦里啥都有。”

    紧挨着杨晟坐着的王钥瞥了张帆一眼,讥诮地说道:“上高中那会张帆就喜欢吹牛皮,这都十来年过去了,还是那德行。”

    “呵呵。”张帆微微一笑,并未解释。

    “这人啊,不同年龄段办不同的事儿。”杨胜喝着酒,目光扫视张帆一眼,“十七八岁天天打游戏打架闹事,那可以说成是潇洒,可你二十七八岁还这么干,就是不务正业了,大家说,是这个理不?”

    “是啊。”周明第一个点头迎合说道:“困难时期谁都有,没必要藏着掖着的。”

    “就比如说我自己吧。”杨胜举起酒杯,一边与周明等人碰杯,随口说道:“小的时候,家里有点小钱,但出社会后,家里也帮不上啥忙,现在在外边混了这么多年,目前就在城北那边开了个小广告公司,一年下来,大钱没有,百来万吧,对付着过日子。”

    杨胜这话说的轻松,可实际上他脸上的那股子得意劲傻子都能看出来。

    其实说实话,二十七八岁是一个很尴尬的年纪,大多数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并且事业上也处在刚起步的阶段,你要说大钱,那不现实,毕竟很多人大学毕业后又是考研又是啥的,刚出社会还没多久呢。

    而张帆这个班上的人,除了杨胜之外,其他大多数都是平民阶层,大多数还是拿着固定工资,稍微强点的做点小生意,但其实日子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

    所以说,杨胜这个年入百万是有点含金量的,当然,这也是杨晟得以炫耀的资本。

    “胜哥牛皮!”

    “胜哥,啥公司啊?还招人吗?我老婆刚生完二胎,在家没事干愁工作呢!”

    “胜哥,咱老同学不扯那些铜臭的,来,我敬你一杯!”

    听到杨胜这么“低调”的炫耀的时候,酒桌上,不少老同学都是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连连向杨胜敬酒。

    所谓的同学聚会,就是这么现实,杯中酒,杯杯只敬有钱人!

    “来来,干了!”

    杨胜喝了不少酒,在这种酒桌上,说白了,只有两种人喝的酒多,一种是有钱的、事业风光的,这种人别人敬的酒多,他被迫喝得多,而另一种则是事业失意的,这类人,没啥人去敬酒,他是自己喝的!

    或者,是为了融入这个圈子,又或者……自我灌醉!

    张帆不属于这两种,和杨胜不同,敬他酒的极少,甚至还没老婆周盈盈多,但他也喝得少,他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吃菜。

    一桌子菜标价688,不吃完有点浪费的。

    杨胜瞥了张帆一眼,“张帆,你咋不喝酒啊?”

    张帆嘴里嚼着饭菜,含混不清地回应道:“唔,吃菜啊,不吃完多浪费,一桌688呢。”

    “你慢点吃,吃不完还能打包呢!”杨胜心里俨然已经将张帆划入到没见过世面的刘姥姥以及饿死鬼投胎一类了,对此,他心里很是鄙夷。

    王钥厌恶地看了张帆一眼,随后抬起头,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看着杨晟,娇声说道:“胜,你现在混的不错,你也不带带老同学?”

    说着,王钥还冲杨胜眨眨眼。

    杨胜顿时会意,对于张帆这个人,上学那会,他跟张帆就没少打架,两人之间的梁子挺深的。

    “张帆,这么多年同学了,你来了也不喝酒,不合适哈?”杨胜想了想,叫来服务员,搬来两件啤酒,随后当场将啤酒都开了盖子,每一瓶啤酒上插入一百元现钞,指着张帆说道:“这里有两件啤酒,同学之间,情谊深,一口闷啊,你吹一瓶,一百块钱你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