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9章 卑微的男人
    

    这莎士比亚的经典语录的杀伤力是巨大的,这话一出,整个婚礼现场瞬间寂静,针落可闻,台下的一群亲朋和老同学之类的都是面面相觑,脸上露出古怪之色。

    杨胜书读得少,对语言的理解能力也差得一批,他本来还想问下什么是林荫小道,可很快,当杨胜看王钥那绯红得像是要滴血的脸以及台下众多亲朋那古怪的脸色的时候,他瞬间反应过来。

    一瞬间,杨胜脸色就涨红了,一张弥罗佛似的脸扭曲起来,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NND!干他!”杨胜目光通红地瞪了付利一眼,抄起台上的一把折叠椅子,就追着付利砸去!

    付利不是傻子,在接下张帆这个任务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了危险,所以,还没等杨胜动手呢,他就一溜烟的跑路了!

    与之同时,张帆在家里,趴在沙发上,正哼着小曲,看着茶几上摆着的透过无线传播传过来的婚礼现场的监控画面。

    “初恋啊,就是一坨泛着巧克力颜色的便便,时间长了,使得它看起来像是巧克力,可实际上它还是便便,并且比以前更臭了!”

    张帆感慨着说了一句,随后关闭监控传回来的画面。

    “嗡嗡~”

    刚关掉监控画面,手机就震动了,张帆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大恒地产公司的关菲菲打过来的。

    张帆有些疑惑,关菲菲没事给自己打电话干啥?难不成老婆在公司里有事儿?

    张帆接通电话,“喂?啥事?”

    “周盈盈没跟你说吗?”电话里,关菲菲语气有些急促地说道:“张帆,你赶紧去一趟鸿宇星城吧,周盈盈刚刚中饭都没吃,急匆匆的赶去鸿宇星城了,估计有很重要的事儿。”

    “鸿宇星城?回娘家干啥子?”

    “我也不知道啊!看她的脸色肯定是重要的事儿,你最好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好,知道了,多谢。”

    话音落,两人挂断电话。

    鸿宇星城?盈盈没事儿回娘家干啥呢?

    张帆很清楚,周盈盈在鸿宇星城那边没朋友,而爸妈则是住在那边。

    张帆的岳母在那边做服装批发生意,而他爸则是在鸿宇小区当保安,鸿宇星城里张帆他们租的房子大约有十来里路,平时放假空闲下来的时候,张帆和周盈盈偶尔也会回去和两老聚聚。

    放下电话后,张帆立马下楼,骑着一辆共享单车,一边往鸿宇星城开,一边拨打周盈盈的电话。

    打了好几遍,电话才通了。

    电话一通,张帆不无埋怨地问道:“盈盈,发生啥事儿了?你去鸿宇星城看爸妈了?”

    “你怎么知道我去鸿宇星城了?你监视我?!”

    这话一出,张帆立马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他迟疑了一会,解释说道:“没有,我这不是准备给你送饭去吗?刚到公司碰到关菲菲,她告诉我的。”

    “你既然知道了,那就赶紧来三医院吧,爸住院了!”

    “怎么回事?!”张帆一愣:“爸住院了你都不跟我说?他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住院了?”

    “告诉你有用吗?妈也去了,你知道我妈的脾气,她一直看你不顺,把你叫过去,那不是找不自在吗?”

    张帆无言以对:“……”

    “行了,知道了就赶紧过来,妈和哥他们都在呢!”

    周盈盈挺不耐烦地搁下一句,随后挂断电话。

    大约十分钟后,当张帆赶到第三人民医院的时候,颅骨外科手术室外边的走廊上,周盈盈以及周盈盈的妈以及周盈盈的哥已经在等着了。

    “盈盈,你叫他过来干啥?叫他过来能解决啥问题?看着都闹心!”

    才看见张帆过来,周盈盈的妈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流露出丝毫不加掩饰的嫌弃。

    周盈盈的妈叫唐玉莲,七八年前,张帆跟周盈盈那会还没结婚的时候,唐玉莲就相当的嫌弃张帆,对这门婚事也很不乐意,即便是最后张帆选择入赘,唐玉莲都还是不待见张帆。

    究其原因,最重要的就是张帆没钱,说白了,就是看不上张帆。

    其实吧,为人父母,希望自己的子女有一个好的归宿,希望子女平安幸福,希望子女的另一半有相应的经济实力,这本身没有太大的过错。

    但这是一根线,一根无形也没有固定标尺的线,如果过线了,那就给人一种刻薄势利的形象,而在张帆眼中,唐玉莲就是刻薄的典型。

    张帆这人本身性格就不是很善于逢迎,要他用热脸去贴丈母娘的冷屁.股,贴个两三次可以,贴得多了,张帆也就有情绪了。

    所以,这几年来,张帆大多数时候,都是避着唐玉莲,能躲就躲,遇到实在没法躲的时候,比如逢年过节或者发生大事儿的时候,那也只能尽量忍着了。

    张帆抬头看了唐玉莲一眼,随后就移开视线,也不回话、犟嘴。

    “就是,盈盈,你说你找这么个窝囊废过来有用吗?他能解决手术费呢,还是能帮爸讨一个公道呢?”

    说话的是周盈盈的亲哥!

    他叫周昌源,今年三十二,在本市跟人合伙整了个规模尚可的KTV,事业小有成绩,据说是道上的,好些次家庭年会的时候,张帆不止一次的听周昌源吹嘘过自己认识认识多少人。

    什么社会大哥啊,什么生意场上的大老板啊,什么衙门里的老爷啊,他都认识。

    反正在唐玉莲眼里,她对这个儿子是很满意的,在她眼中,这个儿子人脉广,路子野,能挣钱,属于差不多能黑白通吃的选手!

    张帆脸色顿时就黑了,他拧着眉头看了周昌源一眼,随后深吸口气,一句话没说,转身就离开了。

    “瞧瞧!盈盈你瞧瞧!”唐玉莲指着张帆远去的背影,脸色鄙夷地说道:“越没本事的人,自尊心就越强!昌源也就说了句实在话而已,还就受不了了?”

    周盈盈黛眉微皱,脸色也不太好看,她皱眉看了眼唐玉莲和周昌源:“妈!哥,你们少说两句不行?我们都结婚七年了!这是我老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