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4章 成人世界潜台词
    

    看见庞东盛这尊大佛终于要走了,周昌源也松了口气,心想着着庞东盛还算识相,没有拆穿自己。

    然而,周昌源提着的一口气还没落地呢,就看见刚走过两步的庞东盛又走了回来,走到周昌源身边,抬头看着他。

    庞东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周昌源好一会儿,随后冲周昌源问道:“摔的?”

    周昌源脸色涨红,在心里把庞东盛祖宗十八代都问候遍了!

    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想就地把庞东盛给撕碎了!

    别人不清楚,周昌源自己能不清楚吗?自己身上的这些皮外伤,那百分百是庞东盛找人办的!

    而如今,仇人就在自己眼前,并且还假模假样的问是不是摔的!

    周昌源深吸口气,心情才平复下来。

    不管怎么说,里子没有,面子还得有!

    周昌源属于那种对社会适应性很强的人,见风使舵的反应力比较强,别看他前天还能面对面跟庞东盛撂下一些狠话,其实那都是场面话,并且,身边还有王志撑腰呢!

    “是可忍孰可忍,婶婶不能忍,舅舅还能忍!”周昌源在心里念叨着,嘴角挤出一丝笑容,一脸无奈地说道:“哎!别提了,前天晚上跟朋友喝多了,没注意看路,一不留神给掉阴沟沟里了!这事儿说出来都丢人!”

    庞东盛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呵呵,走夜路的时候,眼睛还是要擦亮一点啊,有些路能走,有些路不好走,而有些路就是死胡同哈!昌源,以后你晚上有应酬的时候,我建议你带上你的妹夫,他的眼神可比你好使啊。”

    说着,庞东盛拎着手包在周昌源胸口拍了拍,大步离去。

    听着庞东盛这暗含讥讽但冠冕堂皇的话,即便是周昌源脸皮很厚,也是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而周盈盈和唐玉莲完全不明白内情,所以根本没听懂,尤其是唐玉莲,她看庞东盛还挺关心昌源的伤的,以为他们俩关系还挺近的呢。

    所以,唐玉莲当下对这个儿子更满意了。

    周大勋既然已经脱离危险期,那就没必要这么多人整天守着了,唐玉莲所在的鸿宇星城离三医院也不远,就两三里路而已,所以,周盈盈和张帆呆在医院挺多余的。

    这几天在医院也没怎么休息,下午睡了一觉,下午三点左右,周盈盈骑着小电驴去接女儿周舟。

    女儿大约四点多放学,这个时间还早,周盈盈也不急,骑着小电驴慢悠悠走着。

    在经过步行街的时候,周盈盈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喊:“盈盈?盈盈?”

    周盈盈一愣,感觉这个女生有点熟悉,她停下小电驴,扭头一看,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约一米六左右,皮肤白皙,脸蛋身材姣好,穿着华丽并且手上还拎着一个爱马仕女包的年轻女子。

    周盈盈看了她好一会儿,不太确定地喊道:“杜月玲?”

    “你个没良心的,连我都不认识了?”

    叫杜月玲的女子笑骂了一句,问道:“你这是准备去哪?”

    周盈盈笑着回应道:“去接我女儿呢!”

    这个杜月玲是她大学同学、室友、闺蜜,大学那会两人关系很好,不过同学关系吧,大多数属于毕业即离别的状态。

    毕业后,两人联系渐渐的就少了,虽然互相有W信和Q,但是联系很少。

    周盈盈也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居然能碰到老同学。

    “你都结婚啦?”杜月玲挺好奇地问道:“是谁啊?这么有魅力,居然能俘获你的芳心?”

    “别扯了,他哪有什么魅力啊,就是脸皮后,死皮赖脸的跟着我,哎!”

    周盈盈轻叹口气,正说着呢,抬头一看,却突然发现斜对面大约七八米外,穿着跨栏背心加沙滩裤加人字拖的张帆正往这边走来。

    周盈盈见状,愣了一瞬,随后赶紧收回目光,随后微微转过头,装作没看见张帆的样子,更没有主动去打招呼。

    人心是一个很复杂的玩意,这一瞬间,周盈盈是很不希望见到张帆的。

    至于原因,很简单:虚荣!

    虚荣心谁都有,适度的虚荣心其实是社会进步向上的催化剂。

    但过度的虚荣心就不值得提倡了。

    就比如新闻上屡见报端的,某某穿着寒酸的家长提着一篮子鸡蛋和冬衣,坐绿皮火车奔袭千里见大学女儿,却被女儿嫌弃,甚至女儿根本不想认他(她)!

    这就是虚荣心过度的一种直观表现!

    眼下对周盈盈来说,张帆也是如此,张帆穿着寒酸,一身地摊货,全身上下不到一百块,简直就是一个老屌丝似的。

    而对比之下,她的这个闺蜜就不同了,别的不说,杜月玲手中的那个爱马仕女包就要七万多。

    杜月玲的观察很细致,立马就发现了周盈盈的不对劲,她连忙扭过头,顺着周盈盈的目光看了张帆一眼,“盈盈,他是你老公?”

    见张帆已经发现自己,并且杜月玲已经问到这份上了,周盈盈索性大方承认,笑着点点头,“嗯,是啊,我们结婚七年了。”

    “结婚了居然也不跟我说下!”杜月玲详装生气地哼了一声,随后冲走过来的张帆打了个招呼,“嗨,帅锅,你好啊。”

    “啊?你好。”张帆点点头,目光看向周盈盈:“盈盈,你朋友?”

    周盈盈俏脸上没啥表情地点点头,“嗯,我大学闺蜜。”

    杜月玲歪着螓首,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张帆一眼,随后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她调侃道:“帅锅,你这打扮可真随性哈!刚从海边回来啊?”

    这个社会,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恶言,更多的是一种被蜜语包裹着的恶言。

    就比如:甲长得丑,乙知道甲长得丑,但初次见面,乙绝对不可能说:哇,你怎么长得这么丑?

    如果乙真这么说,那他肯定是个神经病。

    作为一个成年人,倾听弦外之音的本事是必须具备的,如果连这点辨别能力都没有,那很可能就会出现别人骂你是个大傻X,你还心里美滋滋的,以为自己很聪明的这种情况。

    张帆知世故,但不世故,入赘七年,人情冷暖他尝过,察言观色的能力他也有。

    杜月玲眼中的那一抹鄙夷张帆看出来了,他洒然一笑,大大咧咧地说道:“是啊,正准备去海边捡贝壳呢。”

    “呵呵。”

    杜月玲微微一笑,在心底下,她已经把张帆划分为穷酸且沙雕的二货了,对这种人,杜月玲并不想多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