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7章 提车
    

    第二天是周末,周盈盈也不上班,所以,两人一合计,就去了4S店,准备提辆车。

    买车这事儿还是张帆提出来的,因为他考虑到周盈盈作为大恒地产的中层领导,至今上下班还得骑小电驴,这不太合适。

    上午十点多,大众4S店内。

    “先生,买车吗?”

    张帆和周盈盈两人刚进4S店,立马就有一个二十四五岁,穿着职业装,身材姣好的销售顾问迎了上来。

    “嗯啊?买车。”

    张帆点点头,他对车没太大的讲究,对他来说,每天骑着共享单车,不但低碳环保,在夏天还挺凉快的,他之所以来,完全是替老婆来挑选的。

    “买啥车啊?”销售顾问介绍说道:“我们这里有最新款的大众辉腾,这一款车低调奢华……”

    “啊?不要那个,太LOW了。”张帆摇摇头,歪着脑袋想了想,问道:“甲壳虫有吗?”

    销售顾问一愣,下一瞬,便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张帆。

    啥人啊?一个大男人买甲壳虫?

    甲壳虫造型像是虫子,外观看着萌萌哒,像这种车,不是女性专属吗?

    就凭张帆这一句话,销售顾问立马将他划入到吃软饭,或者在家里没有丝毫财政权的那一类型。

    很快,销售顾问脸上的热情就淡了不少,她转而看向旁边的周盈盈:“您好,您要买甲壳虫吗?”

    周盈盈柳眉一皱,说道:“甲壳虫要三四十万吧,太贵了,CC有吗?”

    张帆撇撇嘴,“什么CC,那种垃圾车不符盈盈你的身份啊,盈盈,我昨晚苦思许久,觉得甲壳虫才是最符合你温柔贤淑的气质形象的。”

    “但是甲壳虫有点招摇啊,公司的行政部主管开的还是一辆奥迪A3呢,我级别比她还低呢……”

    张帆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她就是个P!莹虫也配与皓月争辉?盈盈你才是大恒的颜值但当啊!”

    周盈盈闻言,风情万种地白了张帆一眼,内心却是颇为受用。

    谁都爱听好话,就如同昨晚周盈盈自己说的,她当年就是被张帆这么贱嗖嗖癞皮狗似的追到手的。

    “舔狗,早晚舔到一无所有!真不要脸!”一旁的女销售顾问心中再度鄙视了张帆一番,随即满脸笑容地冲周盈盈说道:“小姐,确实如同那位先生说的,您的气质非常的契合甲壳虫这款车,正好,我们店里今天有甲壳虫的现车,可以现场试车,您过来看看嘛。”

    “行吧,那就过去看看。”

    “哎!好嘞。”

    随后在销售顾问的带领下,张帆和周盈盈两人来到一台粉色甲壳虫前。

    看得出来,其实周盈盈还是挺喜欢这台粉色甲壳虫的,它实在是太卡哇伊了,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粉色的虫子,两个车灯跟兔子的大眼睛似的。

    虽说这款甲壳虫跟周盈盈平时雷厉风行的销售精英的气质有点不大相符,但是女人嘛,本质上都是小女人。

    所谓大女人,多半是经过社会的洗礼,而没有一个安宁的避风港湾,久而久之,伪装也就成了常态。

    提了车之后,首驾自然是交给了周盈盈。

    周盈盈驾照考了有三年多了,基本的驾驶技能是没有问题的,但毕竟考了驾照后就一直没怎么开过车,所以,难免有些紧张。

    这一紧张,就出事了。

    距离4S店大约一里多路的环城路上,周盈盈全程挂着个2档,才开出去六七百米远,就嘭的一下,右转的时候车右后尾部位置撞在卡宴的左引擎盖上!

    “唰”

    周盈盈俏脸一白,内心一慌,直接就把油门当成了刹车踩,这下好了,撞了卡宴之后,甲壳虫又窜腾着冲出去二三十米远,随后车头又嘭的一下怼在路边防护栏上,这才熄了火!

    “我我……早知道叫你来开就好了!”周盈盈美眸中有着懊恼之色,俏脸有些苍白,一脸的紧张兮兮地脑袋探出去往后方的卡宴看,一边冲张帆说道:“张帆,咋弄?”

    张帆眉头微皱,坐在副驾驶内,眼神瞟了一眼后视镜,思索着。

    “咋弄?张帆你倒是说句话啊!”周盈盈声音中都带着哭腔了,“哎,都怪我!刚提的车呢!四十多万呢!就这么撞了,这下维修费得花多少啊,还得赔人家……呜呜呜,真的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张帆回过神来,伸手在她的后脑上拍了拍,柔声说道:“人没事吧?”

    周盈盈一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我在车里,车又没翻,人能有啥事?”

    “人没事就行,对面这是碰瓷呢,不怪你!”张帆沉声说道:“这台卡宴之前一直慢悠悠的在你前面晃荡,盈盈你才挂二档,车速平均还没到三十码,就这么慢的速度,卡宴居然还一直挡在前面。”

    “然后你超车。”张帆回忆了一阵,说道:“你超车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后面的卡宴也跟着提速了,然后你太紧张,在返回右车道的时候,后面的卡宴也加速,这就使得咱车的右侧身刮撞到了卡宴的左引擎盖!”

    周盈盈呆了呆:“这么说,还全是对面的错了?”

    “对!”张帆看着后视镜,见到后面的卡宴车内跳下来三个三十岁上下的身材魁梧的大汉,说道:“他们来了,这伙人是有备而来,绝对是碰瓷的。”

    “那还说什么?报警吧!”

    “报警也没用。”张帆摇摇头,“首先,咱车已经驶离了事发地,也没有拍照,没拍照就意味着取证困难,而且这一段路连个监控都没有,这明显是对面选择好了的,故意选择这么一段无监控摄像头的路,另外,我估计也是看咱是新车,没来得及装行车记录仪的原因。”

    “张帆!你既然知道你咋不早点制止我?!”

    张帆有些头大,“我……奶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啊!”

    说话间,后面卡宴上跳下来三个彪形大汉。

    这三人年纪都在三十岁上下,个个脖子上挂着根大金链子,穿着豆豆鞋,黑T恤紧身裤,为首的嘴角还有一颗大黄豆大的黑痣,特别的醒目。

    领头的黑痣大汉脾气相当的暴躁,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情都没有,他怒气冲冲地走在最前头,冲过来,一只手伸进驾驶室,直接就要去揪周盈盈的头发:“CNM!臭娘们!是你开的车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