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9章 微妙的态度转变
    

    听到庞聪聪这话,志哥懵逼了。

    庞聪聪他爸,志哥是知道的,但平时根本接触不到这类人,在志哥的印象中,庞东盛可以说是鹤城市的风云人物了,黑白通吃、有头有脸,有钱有势。

    这种人物居然要哄着张帆?

    这不是搞笑吗?张帆要真牛比,能只开一辆四十万的甲壳虫?

    一瞬间,志哥心中泛起诸多想法,最后猜测:张帆肯定是个G二代,并且还是老爸级别很高的二代!

    很快,志哥就回过神来,推开人群,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地走到张帆面前:“那个……兄弟,这是一场误会,闹乌龙了,都是自己人,误会,误会!”

    “误会吗?”张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刚刚那台玛莎拉蒂张帆也看见了,张帆记忆力不错,认得车牌,所以,他虽然没看见庞聪聪的正脸,可也猜到了车上坐着的估计就是庞聪聪。

    而这会儿志哥之所以反差这么大,估计是庞聪聪过话了。

    志哥叫来的超群等人此刻正围着甲壳虫,准备动手呢,此时一看志哥这态度,一个个都懵了。

    “啥情况啊?志哥?”

    “志哥,办他不?”

    “办尼玛啊?!”志哥没好气的一巴掌呼过去,随即一脸尴尬地冲张帆说道:“兄弟,真的是误会,我不知道你是庞少的朋友,是我有眼无珠。”

    一边说着,志哥拉开自己手包的拉链,从拉链里边拿出大约两三万的现金递给张帆:“你的车车损不太严重,找个修理店千把块钱能搞定,这两万块钱你拿着,当是我的赔罪。”

    张帆一点没客气,直接就收下了。

    回去的路上,换成张帆开车,他注意到周盈盈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心情挺低落的。

    “咋了盈盈?吓着你了?”

    周盈盈没说话。

    “没啥事儿,这都是小场面,那几个小混混不成气候,没事没事昂!”

    周盈盈还是不回话。

    这下张帆有点慌了,他连忙缓踩刹车,将车停在路边,神色有些紧张地看着周盈盈:“到底咋回事啊盈盈?不要玩这种冷暴力啊?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了?”

    “明知故问!”

    张帆一脸的茫然:“什么啊?我真不知道。”

    “那我问你。”周盈盈扬过白皙的俏脸,冷笑着看着张帆:“庞聪聪肯给爸赔八十万的医疗费,这事儿是你处理的对不对?”

    张帆心头一惊,心说她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她也看见了刚刚那台玛莎拉蒂,然后就凭玛莎拉蒂的车牌推断出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不能拿她当无脑的花瓶看。

    果然,下一秒,周盈盈的话就验证了张帆的猜测。

    “刚才那台玛莎拉蒂车上坐着的百分百就是庞聪聪,要不就是庞聪聪他爸。”周盈盈冷静地分析说道:“这帮小混混为啥还反过来给你赔钱?那不就是因为庞聪聪在这吗?而庞聪聪为啥帮你?肯给你面子?这就有意思了。”

    张帆胡扯说道:“这……可能是看我英明神武,比较有帝王之相吧?毕竟这年代,你投一支红火的股票风险太大,而投一支潜力股就不一样了,很明显,我就是潜力股!”

    “滚犊子!别扯淡,你真以为我眼瞎啊?你说不说?你要不说我也不问了,以后你自己过,我带着女儿过。”

    “哎,别啊。”张帆眨眨眼,想了想说道:“盈盈你太聪明了,哎,爸被车撞的那事儿确实是我处理的。”

    “呵呵,然后呢!”

    “我小时候有一个发小,他叫徐书旭,我们小时候那会玩得不错,前阵子我有见到了他,发现徐书旭最近混得还是挺不错的,所以,那天爸一出事儿,我就给徐书旭打了个电话,随后跟着他一块去找庞东盛聊了聊。”

    担心周盈盈不相信,张帆补充说道:“最初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但没想到徐书旭的能量还真的有这么大,我跟着他然后和庞东盛在花天酒地吃了个中饭,再然后第二天庞东盛赔了八十万。”

    周盈盈皱着柳眉看着张帆,“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我敢骗你吗?用不用我发誓?”

    “不用了,发誓要管用,你都被雷劈成渣渣了。”周盈盈蹙着眉头看着张帆,好一会,才目露深意地说道:“张帆,你知道我生平最恨哪种人吗?”

    “哪种人?”

    “口不对心,满嘴跑火车的人!张帆,你窝囊无能那都没有关系,我周盈盈虽然算不上富婆,但也不介意包养你。”周盈盈幽幽地说道:“但如果有一天,你让我发现你在说谎,一直在骗我,张帆,咱们就完了!”

    张帆闻言,心里没来由的有点慌。

    “行了。”周盈盈美眸注视着张帆,看他那一脸紧张兮兮地神情,嘴角又不由得泛起些许笑容:“看把你给吓得,开好你的车,修好车,晚上去妈家吃饭,爸出院了。”

    “才住几天啊?这就出院了?”

    “爸恢复的不错,你也知道,爸闻不惯医院那股子消毒水的味儿。”

    “好吧。”

    张帆点点头,随后将车开去修理店。

    当天晚上五点左右,张帆和周盈盈两人就去了鸿宇星城。

    周盈盈爸妈住在鸿宇星城三单元的一楼,房子很大,装潢偏向与中式简约的风格。

    当张帆他们开着甲壳虫到了之后,正看见周盈盈她爸周大勋躺在后花园的凉椅子上乘凉。

    “爸!”

    张帆一看见岳父,连忙喊了一声,拿着礼品啥的从车上跳下,小跑似的进了门。

    “来了哈?来就来了,带这么多东西干啥?”

    周大勋笑呵呵说着,他的伤看起来恢复得很不错,除了头上还裹着纱布外,行动轻便,说话声音洪亮,与常人无异。

    “那能不带吗?爸你是伤员,需要营养。”张帆说着,咧嘴一笑,从兜里摸出一个红包,塞入到周大勋兜里:“爸,这个你收下。”

    “……这使不得,不行不行,你和盈盈本来就很困难了,哪能要你们的钱。”

    “再难也不差这两千块钱,你收下。”张帆眨眨眼睛,“拿着买烟喝酒,别被妈发现。”

    “你这孩子!”周大勋犹豫一阵,也就收下了。

    随后张帆陪着周大勋在后花园聊天,周大勋从房间里拿出一副象棋,两人一边下着象棋。

    在岳父这边的一大家子人中,张帆最喜欢跟周大勋亲近,因为周大勋平时也是被老婆唐玉莲管着。

    在家庭里的地位是跟经济实力成正比的,周大勋干的那份守门的工作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而且每个月那几千块钱的工资还得上交,平时连烟酒钱都得找老婆要。

    从这一点看,周大勋跟张帆差不多,两人都比较凄惨,所以,有共同语言。

    厨房内,唐玉莲一边烧菜,冲打下手的周盈盈问道:“盈盈,啥时候买的车啊?”

    “就今天刚提的。”

    “嗯,买个车也好,不然出门始终没那么方便,就是这车也太丑了吧,远远的看着像是个癞蛤蟆似的。”

    “奶奶,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周昌源十岁的儿子随口说道:“那是甲壳虫,配置高的要五十多万呢。”

    “哟,还这么贵?”唐玉莲有些惊讶地看了周盈盈一眼,问:“盈盈,你咋买这么贵的车啊?你哪来的钱?管你哥借钱了?”

    “没呢,张帆的钱。”周盈盈有些给张帆包装一下,她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他前阵子十倍杠杆买了一支股票,现在这股票一路升值,赚了点钱,所以买了个车。”

    “啥时候买的?”

    “两三个月前吧。”

    唐玉莲对股票是完全不通的,她很纳闷,“哎哟,这买股票就这么挣钱?这么短时间能挣这么多?”

    “奶奶,这你就不懂了吧。”沙发上看电视的小孙子又说话了:“股票这玩意啊,我听我爸说,运气好来钱快的很,一晚上挣几百几千万的人都有。”

    “这么挣钱?盈盈,那过阵子你教教我,我也研究研究。”唐玉莲嘀咕道:“现在这行情啊,太不好了,我干服装批发一年累死累活挣不到五十万,他张帆躺家里两个月就把钱挣了?”

    周盈盈小嘴微微上扬:“妈,这个没问题,一会吃饭的时候你对张帆好点,他肯定同意的。”

    唐玉莲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语气嘀咕着:“这张帆……也不是一无是处啊,还是有点能力的哈……”

    随后两母女一边在厨房忙碌着,一边闲聊着。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饭菜弄好了,紧跟着,让张帆万份意外的事儿发生了。

    “大勋,小帆,吃饭了。”

    唐玉莲走到花园门口喊了一声,并且还冲张帆笑了一下,态度跟往日有很大不同。

    张帆揉了揉眼皮,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听错了。

    在平时,这个岳母对他可是很刻薄的,可以说完全不待见他。

    张帆即使是过来,也大多数是被唐玉莲视作空气,甚至于出言讥讽也是常有之事。

    “哎?哎!好的好的,妈,我们马上来!”

    张帆有点受宠若惊地点点头,连忙与老丈人收拾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