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24章 各有不同的一家人
    

    只有张帆知道是为了什么。

    周盈盈也有大致猜测,只不过在这种场合,她很明智的没有多问。

    “唰”

    “爸妈,哥,盈盈,你们先吃着,我去趟洗手间。”张帆起身打了个招呼,随后直奔洗手间。

    在路过李学武那一桌的时候,张帆还给庞东盛使了个眼色。

    庞东盛立刻会意,也跟着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内。

    张帆一边小便,皱眉冲旁边的庞东盛说道:“庞叔,你是不是跟李学武他们说什么了?”

    “啊?”庞东盛一愣,点了点头,“李学武问我怎么跟你们认识,我就简单介绍了下,还提了一句,说你跟刘总关系很好。”

    “就只说了这一句?”

    “对,我也就知道这么多,徐书旭也没跟我聊太多,你知道的。”

    “哎!”张帆叹了口气,说道:“庞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以后关于我的事儿,我希望你别多提,行吗?拜托了!”

    闻言,庞东盛顿时虚眯起眼睛。

    这一刻,庞东盛对张帆的身份有了更多的猜测和遐想,只不过,看样子张帆似乎挺忌讳这个的,所以,庞东盛明智地选择没多问。

    另一头,饭庄大厅内,唐玉莲皱着眉头看着儿子周昌源:“李学武怎么会突然给张帆敬酒了?是不是你在中间打招呼了?”

    “是啊昌源。”李倩莲也一脸狐疑地问道:“如果不是你在中间打招呼,李学武能主动过来给张帆敬酒?开什么国际玩笑呢?就因为张帆炒股挣了几十万?扯淡呢!”

    周昌源是个吹牛大王,但也怕出现前几天在医院那样的“突发”和“意外”的情况,所以,微微一笑,脸上泛着得意之色,低调说道:“别瞎扯,我一直在陪爸妈喝酒呢,哪有离开过?”

    “不是你那是谁?”唐玉莲一脸的狐疑:“张帆有这么大能耐?他买的股票又涨了?不可能吧!”

    “炒股那事儿纯属运气,运气差,赔了老本跳楼的比比皆是。”周昌源喝了口酒,笑呵呵地说道:“我估计啊,是东盛过去了,跟李学武他们说了下,东盛跟我哥们广发他们也熟悉,所以,李学武是给广发的面子才过来敬酒的。”

    唐玉莲点点头,“这么说还差不多,我就说呢,张帆能有这么大能耐?我只盼着张帆这辈子的股票能再涨一涨,挣个两三百万,能跟盈盈好好过日子,就知足了。”

    李倩莲小脸上泛着得意,笑道:“昌源虽然平时不太着调,但熟人确实还是蛮多的,这年代,朋友多,路好走啊!”

    唐玉莲也认同地说道:“是啊,张帆啥时候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虽说昌源认识的周广发他们不是啥好人,但不代表张帆也要走那条道啊,多交点朋友,这不总归是好事儿嘛,这事儿盈盈你得好好开导他,多做做张帆的思想工作,叫他别一直闷在家,多出去走走,多认识些像庞东盛这样的有质量的朋友!”

    只有周大勋脸色不太好看,他悻悻地喝了口酒,嘀咕道:“哼!交的狐朋狗友还得瑟起来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瞎混,早晚走歪路。”

    一顿饭,从七点多开始,到晚上八点半结束,本来爱玩的周晓彤还提议去酒吧KTV这些地方去逛逛的,但周盈盈考虑到爸的身体毕竟还在恢复期,而且年纪也大了,所以后续的节目就免了。

    当晚八点半,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张帆开着车,突然电话响了。

    张帆一看来电提醒,居然是刘波打来的电话。

    当下张帆连忙关掉车载蓝牙,掏出手机接通:“喂?”

    “这么久才接电话,说话不方便?”

    张帆扫视一眼副驾驶上的周盈盈,说道:“啊?也不是,在开车呢,和老婆在回家的路上。”

    “你找个借口来一趟华天酒店999套房,我在这等你,跟你聊点事儿。”

    “啊?行!”

    张帆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对于刘波,张帆还是有一定好感的。

    原因很简单,刘波作为张军的兄弟,这些年好歹还来看过张帆,而张帆的生父张军,张帆甚至都没亲眼见过。

    张军也从没跟张帆打过电话,张帆对生父的印象,仅仅是停留在电视报道和国际网络新闻上。

    挂断电话后,张帆扭头一脸歉意地冲周盈盈说道:“盈盈,你先回去,一个老朋友给我打电话,约我叙叙旧。”

    周盈盈美眸望着他,话里有话地说道:“谁啊?你的朋友还挺多的哈,这么晚还有人打你电话,约你出去,以前我咋没看出来你这么抢手呢?”

    张帆眨眨眼睛:“好吧,我坦白,其实我曾经是华。夏的战神,手下随时掌管着十万将士,只要我一声令下,十万将士立马奔来……”

    “你别跟我扯淡!”周盈盈故意板着小脸说道:“张帆,我前几天跟你说的,你别当耳边风!我不是跟你开玩笑!”

    “哪能呢!我怎么可能骗你呢!我这整颗心都是盈盈你的,身体也是你的,我是忠诚的,那话叫啥来着?山无棱山水为之竭……”

    “滚!”

    “嗻。”

    张帆下车,内心却是有些无奈。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才能圆,圆到最后肯定是不能自圆其说了,到那时候场面更难看。

    但关于自己生父的事儿……兹事体大!这事儿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才能告诉周盈盈,所以,此刻张帆也只能瞎扯淡了。

    但张帆不知道的是,他刚上了出租车往华天酒店赶的时候,周盈盈也直接把甲壳虫停在路边,也拦了一台出租车,远远的跟在张帆后面。

    但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周盈盈所搭载的出租车才一路追踪了大约两三里路,才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间后面一台出租车猛地撞了上来!

    “嘭!”

    两台车追尾了!

    所幸的是,两台车速度都不是太快,车内的周盈盈只是受到惊吓,并无大碍。

    车内,周盈盈看着骂骂咧咧的司机下车,同时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前方张帆所在的出租车远离自己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