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30章 有钱,还得有品
    

    李学文眉头紧皱地望着台下的张帆,此刻,他拿着话筒,站在礼台最中间,感觉继续邀请周盈盈吧,不太合适了,而若是就这么走了,那更尴尬。

    而周盈盈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张帆,她其实最近对张帆的一系列有些异常的举动是有怀疑的,但即便如此,眼前这一幕,还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只有张帆自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徐然,是张帆的发小,而张帆手里有钱。

    前阵子听了刘波的劝告之后,张帆就开始投钱了,投了不少的项目,什么地产酒店餐饮娱乐基本都投了些。

    当然,张帆没傻到自己去做法人,那样一来,随便来个人一查就啥都查到了,他的身份自然也就瞒不住了。

    所以,张帆就联系了自己以前的一些发小啊或是玩得好的同学之类的,让他们做代理人,而自己退居幕后。

    而徐然只是张帆的代理之一。

    张帆看了徐然一眼,随口说道:“啥也别说了,给我拿个话筒。”

    “啊?哎!好!”

    徐然连连点头,立马吩咐人拿来一个话筒递给张帆。

    张帆拿过话筒,一只手牵着周盈盈的手,牢牢抓紧,随即站了起来,目无表情地盯着台上的李学文,声音传遍全场:“李学文,认识我吗?”

    李学文皱眉遥望着张帆,挤出一丝笑容:“张帆,好久不见。”

    “既然还认识我,那我跟盈盈结婚快七年了,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嗯?”李学文一愣,随后反应特别快的连忙摇摇头,装出一副茫然地样子:“啊?你们都结婚了啊?哈哈,那恭喜你了。”

    “李学文,人可以世故,但不能不要脸。”张帆非常直白的说了一句,随即说道:“结婚那天,给你发过请柬,前几年,我带着我女儿在街上还碰到过你,你还装啥呢?有意思吗?”

    李学文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脸上不由得泛起一抹尴尬之色。

    “朋友妻,不可欺!更何况我还在现场呢!”张帆目无表情地盯着李学文:“李总,你是鹤城的知名人物,帅气而多金,我听说你公司都快上市了,诚然,你很有钱,但不管你多有钱,我请你记住一句话:有钱,还得有品!否则,人与畜生无异!”

    话音落,张帆把话筒还给徐然,也没管台上李学文无比难堪的脸色,带着周盈盈,快步离去。

    在张帆的世界观里,大多数时候就是个非黑即白的世界,不是朋友,就是对手,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而这一次,张帆也一点没给李学文面子,最后那句话,就等于点了名骂他是个畜生!

    当张帆和周盈盈离开后,典礼现场,众人一片寂静,随后就是一片嘘声。

    “李总……居然是这种人?”

    一个年轻女人嘀咕道:“李总,人家都名花有主了,你何必呢,还不如邀请我呢……”

    “有妇之夫,而且老公就在旁边,这么干确实有点不地道哈。”观众席上,一个中年男子皱眉嘀咕道:“不过,话说回来,周盈盈的老公究竟是啥身份呢?主办方在他面前跟孙子似的。”

    唐玉莲旁边,之前跟唐玉莲搭话的一个中老年女人长大了嘴巴,瞪眼盯着唐玉莲:“玉莲,你刚不是说那是你女儿的朋友吗?怎么突然就成了她老公了?”

    闻言,饶是唐玉莲一向脸皮较厚,此刻也是有点尴尬,她拿着包包微微站起来,故作没听见似的,茫然四顾,当看见周盈盈准备离开的时候,也连忙跟了过去。

    “玉莲,你是真没听见还是装的啊?这才两分钟的时间呢,你啥时候就捡了个女婿啊?现在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的效率都这么高的吗?”

    “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使,没太看清行不?”

    唐玉莲没好气地瞪了那女人一眼,心中暗骂多管闲事,随后拿着包包,逃也似的跟上萧绾绾,随后一同上了甲壳虫。

    回去的路上,唐玉莲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张帆,后面从路虎车上下来那个后生是谁啊?你怎么认识他?”

    张帆一手开车,轻声回应道:“他叫徐然,是我一个发小。”

    “发小?我怎么不认识啊?以前也没见过。”

    “小时候玩得挺好,长大后很多年没联系了,我也是最近才见到的他,没想到他还挺念旧情的。”

    “你啥时候有这种质量的发小了?我看主办方对他都客客气气的,听说他是主办方的侄子。”

    周盈盈幽幽地望着张帆的后脑勺,说道:“妈,张帆朋友多着呢,发小同学什么的,指不定明天还能跟鹤城的首富称兄道弟。”

    “呵呵,盈盈,你可真能扯,鹤城的首富的颜和伟那是啥人?鹤城市的府台彭书记要见他都不容易,他能跟张帆扯上关系?”

    对于周盈盈这话,唐玉莲只当是在瞎扯,自然是一点都不信的,她望着张帆的侧脸,循循劝说道:“张帆啊,我不知道你跟那个徐然是怎么搭上关系的,但这种人你要多珍惜多亲近啊,这都是你的优质的人脉资源,你要明白,现在这社会多现实,这么有钱还念旧情的发小可不多了。”

    张帆听得有些聒噪,但又不敢反驳,只得摆摆手,说道:“行了妈,我心里有数的。”

    “这么敷衍,一看你就没听进去,张帆,我跟你说,像这种朋友你一定要维护好关系,平时多走动……”

    唐玉莲一直在叨叨叨的以过来人的身份劝说着,突然兜里的手机“嗡嗡嗡”的响了起来,她随手就拿出手机接通:“喂?大勋。”

    “玉莲,你在哪呢?你赶紧通知盈盈和昌源他们一下吧,晓彤她出事了!”

    “出啥事了?”

    “被人绑架了!绑匪一个电话打到我这,管我要两百万!”

    “什么??!”

    唐玉莲瞬间惊叫起来:“怎么会这样?盈盈不是前几天才去的西省,这会儿不应该在学校里吗?”

    “这鬼知道呢?女儿这么大了,咱也不能拿绳子把他绑在裤腰带上啊?腿长在她身上,谁知道她在外头惹出什么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