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50章 叶庸
    

    “好的勇哥,我一定办好这事儿!”

    而另一头,周盈盈满身疲惫的从警署做完笔录回来,她一脸的焦急,柳眉紧锁。

    她在警署内待了很久,她见到了徐瓜瓜那边的律师团,对方态度很强硬,一点也没有谅解的迹象,俨然一副法办到底的模样。

    其实像类似的这种案子,比如车祸啊之类的,如果能取的被害人的谅解的话,那案子就会好办许多。

    而所谓取的被害人的谅解……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用钱砸,但很显然,徐瓜瓜那边压根不缺钱。

    在坐着出租车回酒店的路上,周盈盈反复在想……该怎么办,该找谁帮忙。

    想来想去,周盈盈觉得,只能找自己的大姨夫了。

    大哥周昌源平时爱吹牛,周盈盈是知道的,况且这是在苏市,她不认为周昌源有那么牛比,能在这边有熟人关系。

    周盈盈嘴上挺硬,俨然一副再也不原谅张帆的模样,但实际上,张帆自从被警方带走后,她忙前忙后,担忧全写在了脸上。

    回到酒店后,周盈盈拨通大姨夫叶庸的电话:“喂姨夫,吃晚饭了吗?”

    电话那头,大姨夫叶庸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刚吃过,你是……盈盈?”

    “是我啊。”周盈盈深吸口气,微笑着,尽量用舒缓的甜甜的语气说道:“姨夫,我现在在苏市寻思着给你带点特产啥的呢。”

    “你这孩子,给我带什么礼物啊,家里啥都有。”

    “来都来了,就买了点特产啥的,回头给您送过去哈!”周盈盈笑道:“姨夫,最近身体还好吗?”

    “好着呢!自从退了之后,身体好多了,也没那么多人来找我了,现在乐得清闲,哈哈。”叶庸爽朗一笑,直接问道:“盈盈,给我打电话,是有事儿吧?”

    “是有点事儿。”周盈盈也没再绕圈子,当即把张帆的事儿简单跟大姨夫介绍了一遍。

    闻言,叶庸沉默半晌,“盈盈,张帆这个事儿属于过失致人重伤罪,这个案子最关键的有两点,一是没其他旁观者在场,没人能给你们证明,第二就是无法取得对方的谅解。”

    “不是有那个出租车司机吗?”

    “出租车司机也没有亲眼目睹,再说了,你既然说对面有点来路的样子,这么一来,那个出租车司机能不能给你作证都是未知数。”

    周盈盈心中咯噔一下,“姨夫……这么严重吗?那张帆会怎么判?”

    “一般是三年吧,具体得问律师。”

    周盈盈欲言又止:“姨夫……”

    叶庸犹豫半晌,说道:“盈盈,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现在毕竟已经退了,人走了,茶也就凉了,以前的朋友能不能还那么好使,这都要打一个折扣。”

    周盈盈撒娇说道:“姨夫,我知道您最好了,您最疼我了,您就帮帮张帆吧,他也不容易的。”

    叶庸一脸无奈,“行行行,盈盈,也就是你,换成是张帆或者昌源那两人来找我,我都不带搭理的。”

    周盈盈吐了吐舌头:“谢谢姨夫!姨夫万岁万岁万万岁!”

    “别贫了,一万岁那不成了老王八了吗?”叶庸无语地说了一句,停顿了下后,并没有当场把话说满:“我打个电话,给你找找熟人吧,但具体这个案子该怎么办,那是法院的事儿,即便坐牢了,那也是张帆罪有应得,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嗯。”

    说着,两人也就挂断电话。

    时间一晃过去大半个月了,中秋都过去了。

    下午三点,苏市某个酒店大厅。

    徐勇刚刚开完一个会议,从酒店出来,他手里拿着手机,正跟人通话:“还是没结果?”

    “是啊勇哥,对面不简单啊,上面有人,案子一直侦查阶段,流程都没走完。”

    这阵子,徐勇很关注这个案子,陆陆续续有打听和接触,所以,他心里早就有了预料。

    徐勇冷声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撤了,让那个什么张帆的体面的从里边出来!”

    对方一愣:“勇哥,就这么算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哈,是不是有点太便宜那小子了?”

    徐勇目无表情地说道:“官方途径不行,那就走走其他路子,这事儿你继续办,同意谅解,放他出来,等他出来后,我另有安排。”

    对方顿时就明白了,“哎!勇哥,你这么一说,我就懂了!放心吧!”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两天后,张帆被释放,从警署刚出来,张帆立马就抱住了在路边等待着的周盈盈。

    平淡的事儿总是容易被遗忘,曲折的经历才能让人铭记。

    在里边关着的这些日子,张帆虽然跟周盈盈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周盈盈的付出他都能感受到。

    之前对周盈盈的疑虑和猜忌甚至反感,此刻荡然无存,此时此刻,张帆对老婆只有愧疚。

    当天下午,两人回到酒店。

    这时候,无论是张帆还是周盈盈,两人完全没了继续旅游的心思,所以,计划着明天就离开。

    当天晚上九点多,酒店套房内,周盈盈接到肖波的电话,她看了眼正在房间内玩着电脑游戏的张帆,随后不动声色的离开房间,跑到酒店大厅,然后接通电话。

    “喂,肖先生,你好,有线索了是不?”

    “有点惭愧啊,一个多月了,效率实在有点低,不过还好,总算查到了。”

    周盈盈美眸一凝:“怎么说?”

    “首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外。遇是假的,我们查了你老公最近一年多的通话记录,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他最近一年多,跟别的通话的女人的数量屈指可数,并且,完全不像是那种关系。”

    周盈盈心中松了口气,心中暗骂:没有就好,果然除了我没人能看上他。

    周盈盈问道:“还有呢?”

    “他没有外。遇,但他的那两笔钱的来路却很有问题!”

    周盈盈心头一惊:“你是说他的钱来路不正?”

    “不不不,完全相反,来路正当的很,简直是太正当了。”电话里,肖波沉声说道:“无论是彩票还是炒股我们都查了,完全正规,合理合法,但这其实很反常你知道吗?彩票中那么大奖是啥运气?那得十辈子祖坟冒青烟啊!他偏僻就中了!另外,还有那股票!那是即将上市公司的原始股啊!一般人根本买不到的,可他买到了!这就很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