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51章 张帆的幸福生活
    

    周盈盈闻声冷冷一笑,“肖先生,那您的意思是,张帆还是有别的事儿瞒着我呗?到底什么事儿,你直说吧。”

    电话里,肖波沉默一会,说道:“周小姐,我就直说了吧,我怀疑……你老公跟君豪集团的总经理刘波有某种特殊的关系。”

    “君豪集团?刘波?”

    周盈盈娇躯一颤,手里的手机差点就掉在地上了。

    这个人物她还是听说过的,因为刘波以前就是H省的,而且每年偶尔还会回来H省,他每次公开亮相基本上身边陪同的都是H省政商名流人物。

    举个栗子吧,对刘波这样的人来说,假如公开来鹤城,并且表态有投资的意向的话,那通常鹤城的二把手得陪着。

    二把手负责经济,对他来说,刘波这种人物就是财神,能拉到这种投资,那对全市的招商引资是很有利的,也是一笔大的功绩。

    周盈盈颤声问道:“他跟刘波能有什么关系?”

    肖波犹豫半晌:“我只能说……是亲人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更具体的我就没法查了,毕竟我也弄不到什么鉴定证书,更不可能去当面跟刘波求证。”

    “你说的这些,靠谱吗?有证据吗?”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我敢这么说,自然有我的道理,我吃这碗饭十一年了,不可能无的放矢的,至于细节,周小姐你就别问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肖波一笑,“客气了,你要觉得我这办事儿还算差强人意的话,回头多给我点茶水费啥的,我就一万个感激了!哈哈!”

    “那是一定的!”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酒店大厅内,周盈盈独自坐在沙发上,嘴角泛着微笑,望着酒店前台墙上的挂钟发呆。

    特殊关系,亲人关系?还能是啥关系呢?

    周盈盈自然清楚,肖波只是没把私生子这三个字说出来而已,毕竟这三个字多多少少是带着点侮辱性质的。

    此刻,周盈盈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对她来说,张帆如果出轨,那是最坏的结果,也是不可能接受的结果,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原因……都还是可以商量的。

    所谓身体出轨,女人身体出轨,那大概率是真的出轨了,而男人不一样,男人身体出轨,也有可能是荷尔蒙驱动下的生理需要,这么说,不是为了给男人开脱,若是用心去看的话,就会发现,这是社会上两性婚姻中,普遍存在的现象。

    周盈盈在酒店大厅内做了一会儿,随后就回到套房。

    回到房间后,周盈盈见张帆依旧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不由得问了一句:“还玩着呢,不早了。”

    “嗯,刚出来,有点兴奋,睡不着。”张帆看了她一眼,“你刚去哪了?”

    “在外头转了转,寻思着给爸妈带点稀奇的玩意回去。”

    周盈盈说着,给张帆泡了一杯咖啡,端着咖啡走了过来,将咖啡搁在张帆身边的电脑桌上。

    张帆捧起咖啡,心中竟然升起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喝过周盈盈亲自泡的咖啡了。

    然而,在下一秒,让张帆更没想到的事儿发生了,只见周盈盈微笑着走到张帆身后,伸出白皙的小手,动作有些笨拙的在张帆肩头捶捏着,按摩着。

    感受到肩膀传来的柔软触感,张帆心头一荡,正好这时候一局游戏打完了,他抬起腿,将大腿搁到电脑桌上,“腿好酸,给我揉揉!”

    周盈盈闻言,瑶鼻皱了皱,随后还真微微俯身,小手握拳,在张帆的大腿上轻轻敲打按捏着。

    张帆这话本来只是随口说说,他没想到周盈盈真的会做。

    这下张帆有点傻眼了,内心反而生出一种不安之感,他脸色略显苍白的看着周盈盈,神情有些惶恐:“盈盈,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

    周盈盈白了他一眼,“你这人,真的是贱命,给你按按摩就这么感动了?”

    “不是,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周盈盈叹口气,幽幽说道:“那是以前,其实……你也不容易。”

    闻言,张帆差点跳了起来,他瞪眼看着周盈盈:“雾草!盈盈!你绝对还在生气!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我改!”

    “我没生气,我突然想明白了,其实这几年你在我们周家受委屈了,我妈我哥我嫂子都没少给你脸色看,就连我也经常在你耳边叨叨。”

    “你还说没生气?!”

    张帆彻底做不做了,他差点哭了,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睛微红地看着她:“盈盈,是不是那天我推了你一下?你心里觉得委屈?你别瞒着我了!你现在这样子子,不就是想要先给我点甜头吃,然后回家就离婚是不?”

    闻言,周盈盈差点肺都气炸了,他柳眉倒竖,立马一手叉腰,右手使劲地拽住张帆的耳朵,使劲地拧着:“张帆!你真的是个贱人?我周盈盈以前有那么刻薄吗?你至于这样吗?谁说要跟你离婚了?!”

    耳朵被拧着,虽然有点疼,但张帆反而心安了不少,他狐疑地看着周盈盈:“你真没生气?”

    “滚!”

    周盈盈气呼呼的,一抬腿,一脚踹在张帆的屁股上。

    张帆立马拍拍屁股,咧咧嘴,又站了起来,这下他确定了,周盈盈确实没生气。

    张帆眼睛骨碌碌转了转,望着周盈盈,“盈盈,你刚刚说啥来着?觉得委屈我了,想要补偿我是吧?”

    周盈盈瞪了张帆一眼,轻叹一声,说道:“以后我尽量对你好点吧,你也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了。”

    张帆闻言,立马来了状态,他一屁股做到椅子上,把腿重新翘到电脑桌上,指了指大腿,说道:“既然这样,我腿真的挺酸的,听话,过来,给我揉揉!”

    周盈盈瞥了他一眼,皱了皱鼻子,虽然不是那么的情愿了,但还是照办的,继续给张帆锤腿。

    佳人在侧,感受着身畔的软玉温香,他挺了挺胸,吩咐道:“这阵子在警署里,可把朕给累坏了,盈盈,锤完腿之后,给我跳个舞,听见没?”

    以前张帆追周盈盈那会,她大学的时候还练习过舞蹈,舞技虽然不是一流,但也算赏心悦目。

    只是自从结婚后,就几乎没见她跳过了。

    周盈盈捋了捋发梢,低声应了一声:“嗯。”

    张帆心头一荡,感觉整个人都飘起来了,他继续吩咐道:“记住了,必须是那种不穿衣服的舞蹈,听见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