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55章 宁浩
    

    说话的这人名叫徐中天,也是整个会议室内,跟徐勇关系最亲近的。

    整个会议室内,除了徐中天,其他人管徐勇得叫徐总,要不叫勇哥徐哥!只有徐中天能叫老徐。

    徐中天跟徐勇共用一个徐字,但其实两人之间并无血缘关系,只不过徐中天在徐勇年轻还没发家那会就陪着,一路跟随着,这些年为徐勇付出很多,立下很多战功。

    徐勇这个人呢,脑子其实很活泛,不古板,年轻那会胆子大,走擦边,挣了小钱。

    不过,让徐勇真正发家的,还是十一年前那会,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中期爆发的三战,他是发了战争财,别人因为战争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可他呢,依靠之前的原始积累和关系,大量倒卖战略物资和医疗物资啥的,使得他在不到三年的战争里,个人财富膨胀了十几倍。

    徐勇点点头,沉吟说道:“远东那边的事儿不着急,他们盘子大,不至于扣了咱们那点尾款,出不了事儿。”

    徐中天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徐勇喝了口茶,正想接着说话呢,突然会议室外边的门响了,紧跟着门开了,随后就见到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穿着职业装的女秘书走了进来,附耳在徐勇身边说道:“徐总,刚刚安保部那边打来电话,说是有一群人闯上楼了。”

    徐勇一愣:“对方啥来路啊?安保部干啥吃的?连个人都拦不住?”

    秘书闻言,蹙着眉头说道:“徐总,不能怪安保部的,我听说…对方来了四个人,个个带着微冲…”

    一听这话,徐勇当场懵了。

    就在这时——

    “嘭!”

    小会议室的木门被人一脚粗暴踹开!

    随即会议室中徐勇和徐中天等十来人就看见四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揣着微冲直接冲进会议室!

    领头的青年个子也就一米七出头,脸庞挺瘦的,看着有点像是张一山,他嘴里叼着一节火柴,眼神冷厉,穿着黑色风衣,宽大的风衣下,右手攥着的是明晃晃的微冲!

    “我找徐勇,无关人员,自觉抱头,角落蹲着!”

    青年冷漠地说了一句,直接举起手中的微冲,跟着枪口指着会议室上空的吊灯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

    会议室内的吊灯瞬间全碎,玻璃渣子掉落一地!

    一瞬间,会议室内众人全部懵了!

    徐勇也懵了,他眉头紧皱地盯着青年,半晌没说话。

    徐勇以前也是江湖人,只是他如今也算有了名堂,在苏市大小也是一号人物,甭管黑的白的红的绿的,多多少少得给他点面子。

    用一句俗气点的话说,徐勇现阶段已经过了端着枪吃饭的时期,他已经到了可以穿上西装,体面的坐在办公室跟人公司合作的阶段了。

    “都没听到是吧?”

    领头的青年舔了舔嘴皮,冷漠说了一句,随机微冲指着会议室内一名股东的大腿,直接崩了一枪!

    “嘭!”

    那人大腿瞬间飙血,一声惨叫,捂着大腿蜷缩在地上惨嚎着。

    “唰”

    徐勇眼眶微红,歪着脖子盯着青年,声音沙哑地开口:“哥们,吃哪家饭啊?”

    青年目无表情地看着徐勇:“我叫宁浩,我爸宁凯佳。”

    徐勇闻言,浑身一震,宁凯佳的名他听说过,这人常住在苏市,挺有名的。

    在徐勇的印象里,宁凯佳早在二十多年前是通缉犯,后来由于三战爆发,使得对一些通缉犯有了喘息的土壤,加之宁凯佳这人是以前君豪集团的,门子很深,所以,到了后来,这通缉的名儿也不知道咋的也就没了。

    徐勇脸色有些难看,阴晴不定地看着宁浩半晌,问道:“为啥事儿来的啊?”

    宁浩毫不犹豫地说道:“苏市十里坡,有一男一女,二十七八岁,被你的人抓了,他们安全,你安全,他们要缺个零件,你得死。”

    听到这话,徐勇顿时满眼惊愕。

    徐勇完全没想到,他完全没放在心上的张帆和周盈盈居然有这种质量并且有魄力揣着微冲冲到写字楼来的这种朋友。

    徐勇沉默半天,才脸色难看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我马上打电话,叫他们放人。”

    宁浩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冲身后的兄弟使了个眼色,随即带着人揣着微冲,潮水般离去。

    当宁浩他们离去之后,会议室内这才有了些许生气,众多股东也活跃起来,一个个梗着脖子或是抽着烟,议论着。

    女秘书脸色苍白,颤颤惊惊地走到徐勇跟前,眼神带着还未褪去的惊惧,说道:“他们揣着枪闯进来!简直就是一群土匪!徐总,公司的监控探头完好,要不,报警吧?”

    “报警尼玛!滚!”

    徐勇勃然大怒,骤然拿起桌上的一个茶杯,猛地一甩,砸得稀碎!

    女秘书吓得差点哭了,很委屈地离开了。

    徐中天拍了拍徐勇的肩膀,皱眉说道:“老徐,你也别生气,小周说得其实不无道理,这君豪的人实在太猖狂了,大白天的带着微冲闯进来!简直要翻天!依我看,经官也可以!我就不信,他君豪集团还能一手遮天??”

    徐勇看了其他股东一眼,叹息一声,低声回应道,“中天,不是我怂,是咱们跟君豪…拼不起,咱们是在三战中发了小财,可君豪,早在和平年代就完成了资本蜕变,三战更是绑死了老范啊。”

    徐中天一怔:“这些事儿,你不跟我说,我还真不知道,老范…”

    徐勇嘴角抽出了下,“第一委员长的候选人,不是在跟你开玩笑的。”

    大约两个多小时后,下午三点多,苏市某高尔夫球场内。

    之前揣着微冲闯到徐勇会议室当场开火的宁浩此刻正低眉顺眼的在球场内捡球,此刻的他,就是一名球童。

    而在球场上,此刻正有两人挥杆打着高尔夫,其中一人穿着阿迪达斯运动服,身材中等,明明快五十岁了,但保养的不错,他脸型跟宁浩有六七分像,他叫宁凯佳。

    而在宁凯佳旁边的一个人则看上去五十岁出头,穿着普通的宽松的白色运动服,身材高大,一只脚稍微还有点跛脚,他两鬓斑白,脸型有棱有角的脸上也经不住岁月的侵蚀,已经爬上了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