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王者归来第61章 酒吧烟云
    

    “那行吧,盈盈估计晚上有应酬,得晚上十点多才回来,我们早点去早点回来吧。”

    “爽快!那行,妹夫,我马上到你那,你准备一下哈!就这么说定了。”

    “嗯。”

    挂断电话后,没到三分钟,人在二楼看电视的二楼就听见楼下周昌源在喊:“妹夫,开门,我来了!”

    “这么快?”

    张帆愣了下,随即立马反应过来。

    很明显大哥这一次约张帆去酒吧,也是临时起意,即便不去,他也能找到其他理由过来坐坐。

    要不然不可能速度这么快就赶来了。

    “来了!大哥,你等下哈,我换个衣服,马上下来。”

    张帆连忙跑到阳台上喊了一声,随后换衣服,出门。

    晚上七点左右,大浪潮酒吧某卡座内。

    在酒吧这样的氛围中,喝着酒,感受着酒吧内动感劲爆的音乐气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很容易拉近的,更别说周昌源跟张帆两人原本就是很亲近的亲戚关系了。

    两人喝了不少的酒,聊着聊着,周昌源醉醺醺地看着张帆说道:“妹夫,我跟你说实在话,你看着大哥我现在很风光,其实我最近也很头疼啊。”

    “大哥你有啥头疼的,事业有成,嫂子漂亮,儿女乖巧,多少人羡慕呢。”

    “羡慕个屁。”周昌源看上去有点醉了,他醉眼惺忪地说道:“你是不知道,你嫂子其实就是个败家娘们,喜欢混圈子,跟市内的一帮富太太混一块,每个月的各种消费加起来得要好几万。”

    张帆眼神迷蒙地望着舞池中央正在跳舞的热辣小姐姐们,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人往高处走嘛,能理解的。”

    “话是这么说,也得考虑下现实啊是不,我现在干的这买卖,一年也挣不了多少钱。”

    和往日里的周昌源相比,最近一阵子,张帆的这个大哥给人的感觉也低调务实多了,最起码,在张帆面前,没以前那么能吹牛比了。

    “看着风光,其实内心的苦,只有自己能懂啊。”周昌源继续倒着苦水:“儿子明年转去长郡上学,一年学费七七八八的加起来得要十几万,你嫂子又是个败家娘们,而我自己,外边其实也有一大滩烂事儿。”

    通常一个朋友这么跟你说话的话,那八成是在为借钱或者求助做铺垫了。

    张帆也看出来了,今晚上的周昌源跟以往稍稍有点不一样。

    但张帆故意不点破,继续心不在焉地应付着。

    “啊,人嘛,知足就好,你看我,每天呆在家,吃饭谁家玩游戏,啥活儿也不干,天天躺尸似的,不也挺自在嘛,管其他人看法干嘛?”

    “那不一样。”周昌源打了个酒嗝,说道:“妹夫你是心态好,淡泊名利。”

    “呵呵。”

    张帆闻言,咧嘴笑了笑,其实心里却感觉很讽刺。

    同样是宅在家玩,几个月前,在大哥和岳母眼里,是不务正业,是媳妇待出嫁,可几个月后,不经意间就成了淡泊名利了。

    “妹夫,我直接跟你说了吧,我最近看上了一个项目,但是缺钱。”

    话说道这个份上了,张帆也不能再装聋作哑:“哦?啥项目啊?”

    “城南那边有一片棚户区,我听到消息,那边去年会开发,所以,我想趁着这个档口,在那边买点地皮。”

    “大哥,你这消息靠谱吗?”

    张帆对此有点怀疑。

    像这种内部消息,一般人是接触不到的,最先能收到风的,无一不是市内更衙门平时关系不错的那一小撮商人,而在张帆看来,自己的这个大哥目前应该不在那一小撮之列。

    “绝对是真的。”周昌源正色说道:“我是听广发说的,周广发你总知道吧?那是市内有名的人物,他跟市里的头头脑脑都熟,他说的话,能有假吗?再说了,我特意去城南棚户区那边打探过消息,最近那边确实有少许人在收地皮,要不就是在抓紧时间打棚子。

    张帆问道:“打棚子干啥?”

    周昌源一笑,“这你还不明白?明显的碰瓷呗,跟国家碰瓷!往那边打两个棚子,成本万把块钱,回头等要征收地皮的时候,转手升值几十倍。”

    “嗯。”张帆点点头,“你想买多少的地皮?”

    周昌源一听张帆这么说,顿时感觉游戏,他立马来了精神,说道:“太少了也没意思,怎么找也要准备个两百万吧,这一把干成了,回头最少升个十倍!”

    “啊?”张帆眨眨眼,没有继续接话题。

    周昌源一看张帆这样,顿时有点急了,他连忙拉着张帆,“妹夫,这事儿稳妥!一点问题都没有,你要实在不放心,不愿意跟我一块买地,你就借我两百万,我直接给你打个三分利的条!”

    “先喝酒吧,这事儿回头再说。”

    周昌源闻言,眼睛骨碌碌转了转,心底下打定主意,今晚上要把张帆灌饱,必须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行!妹夫你等会,我再去前台叫点酒,再叫点妹子过来助助兴!”

    周昌源说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随即也没等张帆回话,径直往吧台走去。

    而张帆也没管周昌源,径直喝酒,安静的看美女跳舞啥的。

    然而,才过了不到两分钟。

    张帆突然发现,吧台方向传来一阵骚动,一大群人围拢过去,目之所及处,还有不少的穿着制服的酒吧内保拿着胶皮棍子气势汹汹的涌来。

    起初的时候,张帆还是没在意,因为酒吧这样的地方,发生一些酒后打架的事儿,那简直太TM正常了。

    喝点酒,谁都成了年轻人,年轻人能没点血性吗?

    但是没一会,张帆突然听见熟悉的惨叫声音。

    这声音居然是大哥周昌源的!

    “雾草?怎么好端端的没一会跟人干上了?”

    张帆有点懵,当下连忙起身,超吧台方向赶去。

    当张帆分开人群,走到吧台处的时候,才发现,周昌源蹲在地上,一只眼球充血,脸部被打得浮肿起来,同时大腿处还有一大滩的血迹,看样子,应该是被碎啤酒瓶扎了下。

    而在周昌源身边,除了七八个腰大膀圆的内保外,还有两女一男,三个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