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62章 躁动的小年轻们
    

    这两女一男三个年轻人的年纪加起来应该没到七十岁,男的梳着卡尺头,穿着阿迪达斯运动衫,左手戴着一块江诗丹顿手表,而那两女的则是穿着热裤,蓬松头,两只耳朵打满了耳钉,看上去有点像是社会姐。

    而且,张帆还注意到,这群酒吧的内保应该是认识那个年轻男子的,即便是此刻周昌源已经被打得躺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了,那个年轻人依旧不依不饶的冲上去暴踹着。

    而七八个酒吧内保很明显是在拉偏架,看上去是在劝架,实际上在帮那年轻人的忙。

    张帆一看这状态,要是再不上去拉着的话,明天周昌源起码得住院半个月,当下张帆连忙冲上前,一把拉住那个年轻人,皱眉问道:“咋回事啊?”

    “你谁啊?”

    年轻人一愣,扭头看了张帆一眼,随即直接一甩手,将张帆甩开,继续暴踹!

    一边踹还不算完,他一瞅旁边有一把折叠铁椅子,当下抄起铁椅子,罩着周昌源的头,就准备猛砸过去!

    “哗啦啦”

    一群内保一看,这要出大事儿,当下立马涌上去,拽着年轻人。

    “明哥!明哥算了!”

    “老公!”在年轻人旁边,左边的一个瓜子脸的年轻女子也怕出事,立马缠着年轻人,还用胸在那年轻男子手臂上蹭了蹭。

    “这么嚣张,啥家庭啊?你爸是李刚是不?”

    张帆阴着脸说了一句,一个箭步冲上前,闪电般的出手,一把揪住年轻人的后脖子衣领,随即用力往后边一带。

    “哗啦”

    年轻人一个趔趄,差点仰面摔在地上。

    叫明哥的年轻人一愣,冷脸看着张帆:“找事是吧?”

    “不是我找事,他是我大哥。”张帆冷眼瞪着他:“人都被打成这样了,问一下都不行啊?”

    “那你也不问问你这个大哥,他干了是事儿!”明哥伸手指着蹲在地上的周昌源,喝道:“这龟孙也老大不小了,占我女朋友便宜,揩油!”

    闻言,张帆扭头向周昌源投去询问的目光。

    周昌源满脸通红,梗着脖子说道:“放屁!小崽子!说话能不能别那么难听,我揩油?说话是要讲证据的!”

    “你还耍赖是吧?有种做,没种承认是吧?”

    “我承认尼玛了?”周昌源擦了擦脸颊的血迹,扶着膝盖站了起来,一脸愤怒地吼道:“小崽子!你现在就可以查监控!要不报警!如果没有证据,今天这事儿不算完!”

    张帆皱眉看着周昌源,心底下一时间也不好判断。

    “我查你大爷的监控!酒吧这么多人,你个老狗摸我女朋友,怎么查?”明哥本名叫岳尚明,他脸色阴沉地盯着周昌源看了半晌,随即拿起吧台上的一个麦克风,仰着脖子冲吧台对面吼了一声,“兄弟们!认识我岳尚明的,都给我过来亮个相!”

    “哗啦啦”

    岳尚明一句话吼完,酒吧内顿时一阵骚动,原先不少人并没有注意这边的,此刻听到岳尚明这么一喊话,全场寂静,紧跟着,一个个头发染得红红绿绿的男男女女们涌来。

    “岳尚明?”

    “明仔?”

    “雾草!我还以为是谁在那边干架呢!”

    哗啦啦一会儿,大量的人涌过来,不少人手里拎着酒瓶,有些人则是拎着小板凳,而酒吧的内保们一看这种状态,立马紧张起来,领头的内保立刻掏出对讲机开始传讯。

    周昌源本来有点醉了的,可一看到对面这么多人,来势汹汹的,顿时他酒醒了大半,内心也有点忐忑起来。

    张帆脸色有些难看地盯着岳尚明:“老弟,看来,你是不打算让我们站着出去了呗?”

    “废话!”岳尚明脸色阴沉:“你俩是一伙的,你TM乐意管闲事!那你也别走了!”

    “唰”

    张帆闻言,扭头看着那一群内保。

    内保们脸上皆是泛起为难之色,尤其是那个身材魁梧嘴角有一颗黄豆大的黑痣的内保领班,他是认识岳尚明的,但不代表他能容忍岳尚明拿酒吧当战场!

    “尚明,算了吧!”内保领班犹豫片刻,劝说道:“你看你打也打了,气也消了,实在还不行,你们出去干!别在这整,朋友一场,你别砸我饭碗啊。”

    “你走开,不关你们事儿就完了!回头这俩傻X要报警走流程,那也跟你无关!”

    “无关个P!”内保领班有点急了:“尚明,你要在这动手,我这工作肯定干不了了!你给我个面子!”

    “你有个姬吧面子!”

    “哥几个!认我岳尚明的,就给我干他!”岳尚明压不住了,冷着脸冲内保领班吼了一句,随后一挥手,手指着张帆和周昌源喝道:“两条腿给我打折!医疗费我承担,动手的,每人五百块红包!”

    “妥了明哥!有你这话就放心了!”

    “干他丫的!”

    “狗东西,不长眼睛,明嫂也敢碰?”

    一群小年轻叫嚣着,挥舞着家伙式朝着张帆他们涌来。

    张帆看着涌来的黑压压的数不清的小年轻们,头皮一阵发麻。

    这种混战,功夫其实是没啥用的,泰森来了也得低头认怂!

    因为对方人太多了,人挤人,而且酒吧内灯光很黯,空间又窄,就算有降龙十八掌也施展不开。

    周昌源也脸色难看,他也算是在社会上玩的,酒吧这种地方,其实是社会上的牛鬼蛇神聚集密度很高的地方。

    周昌源自然也发现了几个熟人,可无一例外的,这些熟人没一个肯站出来说话的,都远远的躲开了。

    就在岳尚明等人准备动手的时候,酒吧东北角的内部通道传来一阵骚动,紧跟着,张帆就听见有人在喊,“发哥来了!”

    “发哥?”

    张帆一愣,他对鹤城的江湖圈子不太了解,对发哥这个名号也没啥直观感受,只隐隐感觉这名字似乎听谁提过。

    而周昌源原本已经准备拉着张帆直接跑路了的,当他听到发哥来了的时候,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立马来了状态。

    “啊呸!”

    周昌源背着人,冲手心吐了口唾液,随即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发型,再整理了下衣衫,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狼狈后,这在站直了身,冲东北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