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63章 周广发的统治力
    

    很快,原本喧闹无比的酒吧大厅,霎时安静下来,甚至连大厅内的DJ背景音乐都关了。

    周广发所过之处,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通道,酒吧内,此刻的每一个人望着周广发的眼神中,都透着尊敬,甚至崇拜。

    很快,张帆就看见了这个传说中的发哥。

    发哥年纪大约四十岁出头,四方脸,嘴唇很厚,眉毛很浓,整个人看上去很有气概,有点像上世纪港片中的赌神发哥,但没那个发哥那么锋芒毕露,他穿着笔挺的蓝色西装,戴着棕色金利来领带,整个人脸色很平静,却自有一股无形的威严。

    而在发哥身旁,张帆还看见了一个熟人,这人就是庞东盛!

    庞东盛同样是西装革履,不过他的名声局限于商业,跟周广发相比,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没周广发那么有压迫感。

    张帆看见庞东盛的时候,后者也同样看见了张帆,庞东盛冲张帆投去一个笑容,同时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发哥!发哥!”

    周昌源立马精神满满的,隔着老远的,第一个伸手冲迈走来的周广发打了招呼。

    “昌源,你这是?”

    周广发明显只是路过的,听见有人打招呼,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当下望着周昌源,眉头微皱地问了一句,“这么大的人了,咋还跟人动手了呢?”

    闻言,周昌源顿时满脸通红。

    而旁边的岳尚明则是一脸的惊愕:“发哥,您认识他?”

    “啊?认识。”周广发目光随意地瞥了岳尚明一眼,一边与庞东盛两人往订好的包厢方向走,语气平淡地冲岳尚明说道:“没什么事儿,早点散了吧,老黄的场子,给人家留口饭吃。”

    说着,周广发也就没再理会岳尚明跟周昌源,脸色平静,脚步从容地与庞东盛一起,转角进了包厢。

    “哎!哎!”岳尚明连忙点点头,目光望着周广发的背影,有意说给周广发听似的喝道:“哥几个,都散了,发哥说话了,咱不能不给面。”

    岳尚明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正眼看周昌源,也没提这个人。

    因为岳尚明也看出来了,周广发跟周昌源虽然认识,但也仅仅是认识,两人并不熟,顶多就是个熟脸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周昌源硬贴着脸噌的关系。

    “哗啦啦”

    酒吧内的众多年轻人中,几乎绝大多数都听过周广发的名号,只是有很多人从没见过。

    在这些人眼中,周广发以一个摆地摊的身份,混到今天的层次,堪称是一个传奇,是崇拜的对象

    “散了散了!”

    “既然发哥发话了,那肯定得给面子!都散了吧!”

    “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很快,岳尚明等人离开,而差点被打成猪头似的周昌源此刻跟沾了大便宜似的,昂首挺胸,冲张帆说道:“妹夫,看见没?这是发哥,我铁哥们,牛比不?”

    “啊?咋牛比了?”

    “雾草,你这都没看出来?他旁边的那个就是庞东盛,我市的杰出企业家啊,在发哥面前,也是恭恭敬敬的,还有,你看刚才那小子,仗着自己爹有俩B钱,那么得瑟,在发哥面前也跟个孙子似的。”

    “哦,还行吧。”

    “雾草,这么装?”周昌源挺不乐意地瞥了张帆一眼,说道:“妹夫,我跟你说,你现在虽然也有俩钱了,但发哥这种人是能拿面子换钱的人物,这种人,还是要好好笼络的。”

    张帆无所谓地耸耸肩:“还好吧,他牛比是他的事儿,跟我貌似没太大的关系。”

    “哎!妹夫你咋能这么说呢!”周昌源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张帆:“妹夫,你这心态可不是很端正哈,要改改!还好我跟发哥关系铁,这样,等找个机会,我带你去跟发哥喝喝酒,混个脸熟,以后在这鹤城市,你也能坐坐顺风车。”

    张帆有点受不了他的墨迹,挺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揶揄说道:“大哥,你既然跟这个发哥关系好,那你请他过来喝杯酒呗?你们关系那么好,他能不赏你这个面子吗?”

    闻言,周昌源脸色一黑,但立马反应过来,笑呵呵地说道:“妹夫,找发哥过来喝酒那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我跟他那关系,随便打个电话,多了不说,百八十万随便借的,但是妹夫,你刚没看见吗?这次发哥明显是跟那庞东盛有事儿要谈的,作为好哥们,那我能耽误人家办正事吗?”

    “嗯嗯,也是。”

    张帆敷衍地应付着,对周昌源的话,张帆连半句都不信。

    周昌源一边跟张帆喝酒吹牛,想要说服张帆投资城南棚户区那两百万的地皮的同时,酒吧201包房内。

    “老庞,啥事儿,还非得约我来这谈啊?”

    周广发抽着烟,笑着冲旁边的庞东盛问了一句。

    庞东盛呵呵一笑,调侃道:“特意约我们的发哥过来,就是想看看我们发哥的能量呗,今日一看,这统治力杠杠的,绝对是我们市内的NO.1啊!”

    “净扯淡,上不了台面的小孩子玩意。”周广发笑了笑,问道,“具体什么事儿啊?”

    庞东盛想了想,轻声说道:“正事儿咱们不谈,刚刚路过大厅的时候,有个年轻人我认识。”

    “哪个啊?”

    “就是被打得跟八戒似的那人旁边的那个年轻人,他叫张帆。”

    也不知道庞东盛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就忽略了周昌源这个名字。

    或者,在庞东盛这种人眼里,周昌源这个名字并不值得记住。

    周广发回忆了下,笑着说道:“你是说在昌源身边的那个小年轻啊?”

    庞东盛点点头,“嗯。”

    “呵呵。”

    周广发摩挲着下巴,咧嘴笑了笑,随即他起身,拿起包厢内的座机,拨了前台的电话,“201包房,来个人。”

    很快,大约不到一分钟,就进来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

    周广发随意地瞥了小年轻一眼,声音平淡:“刚刚被岳尚明打的那人是我朋友,你一会出去跟岳尚明说一句,叫他事儿别太过,看着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