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64章 天下熙熙,往来皆为利
    

    周广发话说完之后不到五分钟,张帆跟周昌源这时候正好结账完,准备回去的时候,岳尚明带着几个朋友又迎了上来。

    吧台处,周昌源一边买单,眉头紧皱地看了眼迎面而来的岳尚明等人。

    张帆以为岳尚明他们还想继续纠缠,当下张帆冷眼看了岳尚明一眼:“没完没了是吧?”

    “哥,你别误会,我是来道歉的。”岳尚明冲张帆歉意一笑,随后走到周昌源跟前,在后者惊愕的目光中,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跟着脸上泛起惭愧之色:“大哥!之前是我误会你了!对不住!”

    周昌源一脸懵地看着岳尚明。

    啥路子啊?

    在酒吧吧台这呢,这么多人看着,这小子居然能这么恭敬的道歉了?

    “大哥,这事儿纯属误会!我不知道你是发哥的朋友!对不住!”

    岳尚明再次道歉,随即见周昌源还是没太反应过来的样子,他沉吟一会,从裤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大哥,这卡里有十万,你拿去买点营养品,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

    岳尚明提到周广发,周昌源这才反应过来。

    “唰!”

    而在下一秒,在张帆惊愕的目光中,周昌源骤然冲过去,猛地抬起一脚踹在岳尚明的肚子上,随即右手粗暴地一把揪住后者的头发,使劲地往吧台上“咣咣”猛磕两下!

    “草泥马!现在知道认错了,早干嘛去了?!”

    周昌源猛地用手用力,提起他的头,眼睛微红地盯着岳尚明。

    而此刻的岳尚明两眼冒金星,鼻子都塌了,鼻血哗哗的流淌着。

    “哗啦”

    吧台周围,不少人都被吸引了过来,包括一些酒吧的内保,都跑了过来。

    看见这状况,不少人都一脸的诧异,想不明白,一向猖狂的岳尚明居然这么混顺了?被人打成这B样,居然都不还手了?

    岳尚明擦了擦鼻血,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冲周昌源说道:“哥,错了就得认,你打吧,我认了,不还手!只要你能消气!”

    “还不服气呗?”

    周昌源拧着眉头,抡起拳头,还想再干。

    “哗啦”

    张帆快步走上去,一把从背后抱住周昌源,连忙低声劝道:“算了算了,大哥,你身上也没多重的伤,人家也当面道歉了,也赔钱了,不至于把人给弄死吧?”

    周昌源恶狠狠地盯着岳尚明喝问道:“这次看在发哥的面上,就算了,下次你丫的给我注意点!”

    岳尚明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阴霾,脸上却是笑着:“好的哥,我明白了!也记住了!”

    周昌源满意地点点头,这才摇头晃脑的,领着张帆离开酒吧。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又是大半个月过去,这天下午,张帆在二楼阳台上,一边晾衣服,目光却是不经意地望向隔壁表嫂家的方向。

    只见在蒋慧琴家的别墅楼下,停滞着两台奔驰商务,从车上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这一群人在别墅周围敲了敲,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二楼阳台上,张帆有些诧异,类似的场景,这几天里,张帆已经见过过好几次了。

    时不时有车子开进来,停在蒋慧琴家楼下。

    而这个时候,蒋慧琴还没回家呢!

    张帆疑惑地冲屋内的周盈盈问道:“盈盈,最近是不是有啥大事儿啊?你看蒋慧琴家,时不时有人过来找,可这时候蒋慧琴还在青省出差呢。”

    二楼客厅内,周盈盈一边敷着面膜,回应道:“咱家里,就你不管事儿,这你都不知道吗?”

    张帆一愣:“什么玩意啊?跟咱们也有关系吗?”

    “要说没关系,其实也有关系。”周盈盈沉吟说道:“后天是咱外婆九十岁生日,这不生日临近了吗,很多人就过来了。”

    “外婆?九十岁生日?”

    张帆有点懵。

    说实在话,张帆心底下对这个周盈盈口中的这个外婆的印象非常朦胧,他仔细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几年前自己跟周盈盈刚刚结婚的时候,外婆好像有出现过,而后来就没怎么见过了。

    听说是外婆身体不太好,常年在乡下修养,一年到头很难见上一面。

    好半晌,张帆才接着问道:“外婆生日?这跟他们有啥关系?他们一个个跑到蒋慧琴那搞啥玩意啊?又不是蒋慧琴生日。”

    “当然有关系了。”周盈盈轻声说道:“外婆一向身体不好,也不知道还能有多少日子,对外婆来说,这生日是过一次少一次,下一次还能不能有都难说了,所以呢,爸妈跟大姨妈小姨他们商量了下,就准备给外婆好好办个寿宴,而这些去表嫂家的人,肯定都是提前收到信了,过来探路的。”

    张帆愕然,“不至于吧?这么夸张?一天好几波人啊这是。”

    “这其实不算什么。”周盈盈恬然一笑,说道:“早在几年前,那会大姨夫还在位的时候,我们每年清明节去挂清扫墓的时候,发现外祖母和我外公的墓都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坟圈周围,一年四季花圈没断过。”

    张帆揶揄说道:“呵呵,这年代,热心好市民还是挺多的啊。”

    “那是肯定的,那几年,我妈做服装批发,每次进货的时候,也根本不用报我大姨夫的名儿,随时随地可以赊货,赊个一两年都没事儿,也没人过来催,甚至还主动打折的大有人在,但现在不行了,现在进货的时候必须明码标价白纸黑字。”

    闻言,张帆细细品味了一番,默然无语。

    所谓权力效应也好,又或者天下熙熙往来皆为利也好,其实说白了,就是这么个道理。

    张帆正在阳台一边晾衣服,一边跟老彭闲聊着呢。

    “嗡嗡”“嘎吱!”

    突然一台红色的保时捷跑车驶来,径直驶入到张帆的别墅楼下,紧跟着,张帆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已经不需要接电话了,张帆已经看见了穿金戴银,浑身泛着珠光宝气的表嫂蒋慧琴下了车。

    “来了来了!”

    张帆在二楼打了个招呼,随后飞快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