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79章 落魄才见人和鬼
    

    看到周明这个样子,张帆已经不打算过去了。

    因为在他看来,周明现状也不是太好。

    然而,随后发生的一幕,却让张帆意外了。

    只见周明跟众多民工告别后,就上了自己的别克车,紧跟着开着车离开工程区,绕了一个大圈,来到工程区的北面的一个建设银行门口。

    这个建设银行跟大汉二期工程区其实直线距离不到三百米,但中间隔了一条大河,而且,因为有建筑物遮挡的缘故,工程区内的人是看不到的。

    但张帆坐在小卖部这边,距离那个建设银行也就一河之隔,能看得清清楚楚。

    在张帆的目光下,周明又从车内拎出一个鼓鼓的大挎包,随即进了银行。

    “有意思哈!”

    张帆咧嘴一笑,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随后直奔建行。

    当张帆赶到建行的时候,正好看见周明从银行内出来,他脸上泛着略显得意的笑容,手中依旧拿着那个大挎包。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会儿的挎包已经干瘪的了。

    “哎,明仔。”

    张帆上前,面带微笑地打了个招呼。

    周明没想到能在这碰上张帆,他眼神里明显闪过一丝讶异和不易察觉的惊惶,他站在车边,看着张帆:“帆?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帆笑了笑,“落魄了,正好碰上你,想找你赏碗饭吃呗?”

    周明嘴角泛起一抹不自然的笑意,他连忙摆摆手,说道:“开什么玩笑,我现在也是朝不保夕的,你找我,我俩去喝西北风啊。”

    张帆点点头,问道:“刚从银行出来,存钱啊?”

    “嗯?给乡下的老婆汇两千块钱,她带着娃,娃大了,下半年要上学。”

    “嗯,这车不错,以前没看你开啊,多少钱买的?”

    “嗨,别提了,这车借朋友的,出门在外,到处跑,有时候没个车不方便,所以。”

    张帆插进裤兜的左手紧紧攥着借条,他盯着周明,许久,才笑着说道:“明仔,我最近遇到点麻烦,跟人撞车了,还把对方的妈给撞到医院去了……”

    “这事儿没找保险吗?”

    张帆摇摇头,“保险这玩意,收钱的时候利索,理赔的时候墨迹,靠不住。”

    “没事儿,我相信人间总有公道在的。”周明笑着拍了拍张帆的肩膀,随后拉开车门:“那啥帆,我一会还得去工地,时间很紧,那我就先走了哈。”

    “没事,你忙。”

    “嗯,回头聊。”

    周明打了个招呼,一脚油门踩下去,别克车一阵咆哮,卷着一地的尘灰,绝尘而去。

    张帆眼睛微红地望着周明消失的车,好半晌后,把借条掏出来,丢进路边的垃圾桶。

    半年前口口声声说一定还,并且主动立下借条的周明,到今天,他连提都没提这个事儿。

    这就是现实!

    张帆曾经以为,自己身边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关系好的朋友的,可最近几个事儿发生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些年,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没一个是人,全是鬼!

    马路边的垃圾桶旁,张帆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抽着烟,望着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嘴角泛起一丝苦涩。

    生活好像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而今天,张帆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一年以前了。

    “嗡嗡~”

    兜里的手机震动着,传来短信的声音,不用去看,张帆也知道,这肯定是那个被撞的路虎车主又在催了。

    “嘟嘟~”

    一台白色玛莎拉蒂在路边停下,随后鸣笛,跟着车窗降下,露出一张戴着墨镜,充斥着年轻和不羁的男人的脸。

    不用说,这人就是庞聪聪了。

    庞聪聪摘下墨镜,冲张帆喊道:“嗨,帆哥,你干啥呢?路边看蚂蚁搬家呢是不?”

    张帆抬起头,看了庞聪聪一眼,一句话没说,随即又低着头,神情有些苦闷的,继续想着事儿。

    对于庞聪聪这个人,张帆对他没啥恶感,也谈不上什么好感,也不认为自己跟他是朋友。

    “唰”

    车门拉开,穿着神色名牌大风衣的庞聪聪下车,来到张帆身边。

    “哎,帆哥,有心事啊,看你愁眉不展的。”

    张帆瞥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是呗,为钱发愁啊。”

    庞聪聪一愣,立马问道:“缺钱啊?缺钱干啥?缺多少啊?”

    “二十万。”

    “就这么点钱啊?也不多啊,你为啥不跟我打电话呢!”庞聪聪说着,把手机拿出来,道:“帆哥,来,把你帐号给我发一下,我这就给你转过去。”

    闻言,张帆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如果是刘波还没出事之前,庞聪聪肯给自己借钱,张帆一点都不怀疑。

    别说二十万,一百万估计庞聪聪也不会太犹豫。

    但如今,刘波眼看就要进去了,张帆的资金也全部被冻结了。

    这个时刻,庞聪聪还给张帆借钱,图啥?

    “呵呵。”像是看清了张帆的疑惑,庞聪聪洒然一笑,说道:“帆哥,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耍你?或者说,拿我庞聪聪也当一般的势力狗看待了?”

    张帆没吭声。

    “不是所有的商人都市侩,商人投资考虑的也不仅仅是现有价值,还有隐性价值和未来潜力。”庞聪聪笑道:“从小我爸就跟我说,做人要有功利,但不能全是功利,否则就没人味了。”

    说话间,庞聪聪已经加了张帆的支付号,唰的一下,当场就把钱给转过去了。

    庞聪聪拍了拍张帆的肩膀,随即站了起来,含笑说道:“行了帆哥,你也不用太感激我,对我来说,这二十万也不算多大的事儿,回头你要混好了,还能记得我庞聪聪这个人,能主动邀我过去喝杯茶,这也就可以了!”

    说着,庞聪聪挥了挥手,随即上了车,驱车离开了。

    张帆默默起身,望着庞聪聪离开的方向,内心里却记下了这份人情。

    无论什么时候,雪中送炭总是比锦上添花好使,在这个时刻,在这个几乎所有人都一百八十度转身,嫌恶自己的时候,庞聪聪却肯主动借钱,这让处在严冬街头的张帆内心中涌过一阵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