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王者归来第91章 报复来的太突然
    

    张帆点点头:“嗯,过来看看你。”

    王成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家徒四壁,让你见笑了。”

    张帆叹了口气,说道:“生活不容易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之前为啥那么怕那个什么组长了。”

    王成一边招呼张帆进屋坐下,低声说道:“没办法啊,全家现在就指着我一个人吃饭,我饭碗要没了,明天就得挨饿,我奶奶立马就连最廉价的续命药都吃不起了。”

    张帆默然,半晌后问道:“你爸呢,还没回来?”

    王成自嘲一笑,摇摇头:“没呢,准是出去喝酒去了,他自从上次腿摔断后,现在工作也干不了,天天借酒浇愁,不是在家喝闷酒,就是去商品市场打零工的那一片地方,找一些打零工的打牌喝酒。”

    “难为你呢。”张帆看了眼卧室方向,问道:“你奶奶呢,身体……还好吗?”

    王成闻言,沉默半晌,眼圈微红,说道:“能怎么样,靠每天吃点廉价的药基本维持呗,我偷偷问过医生,医生说了,如果不化疗的话,估计过不了今年……”

    张帆皱了下眉头,问道:“吃药……管用吗?我听说癌症基本都是要化疗放疗的。”

    “动手术当然治疗更彻底些,但癌症这种手术也是有存活期的,做了手术之后,也难保不复发,”王成用低沉地声音说道:“而且你也看见了,我现在连租房和水电的钱都在省着用了,做手术少说三四十万,哪来的钱啊。”

    “我听说国外有一些特效药,什么靶向药啊啥的,有贵的也有便宜的,你可以试试啊。”

    张帆说这话还真不是随便说的,是去年的时候,有一次在跟表嫂蒋慧琴聊天的时候,听她提过的。

    王成摇摇头:“靶向药就别想了,进口的国产的,都不便宜,随随便便一疗程几万十几万的,而有些药吧,是便宜,听人说还挺管用,但是我不敢买,犯法的这是。”

    张帆有些无语地说道:“吃药也犯法吗?病人求生都不允许啊?”

    “不一样的。”王成沉吟说道:“药监局批准的药物,你怎么买怎么吃那都没事,但没批准的……怎么说呢,就像是走私一样,这些走私药是便宜,但如果放任这些药物流入市场的话,那无疑是动了很多人的蛋糕,所以,无论是买还是卖,都犯法。”

    张帆再次无言以对。

    在王成佳里坐了一会,待了大约能有二十分钟,随后张帆就起身告辞。

    张帆走后又过了十多分钟,王成进去卧室,给奶奶换吊瓶,这时候,才发现,在奶奶的床头被枕头压着的位置,露出半个红包。

    王成一愣,连忙把红包拿起来,拆开一看,发现里面有一千块钱的现金。

    王成望着手里的红包,一瞬间,眼睛红了。

    不到一两重的红包,此刻在王成手中,感觉沉甸甸的。

    另一头,张帆刚走到自己家楼下,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信用卡的还款提示:

    尊敬的用户,您本月待还金额为5862.3远,目前已经还清0元,未还金额为70347.6元……

    “唉,我这种人,天生就不能持家啊。”

    张帆苦笑一声,上楼,掏出钥匙,开门。

    一夜无话。

    两天后,周一。

    上午七点五十,张帆就到了车间,又到了该上班的时候了。

    还没开线,时间稍微还有点结余,张帆一边戴指套,准备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然而,当张帆走到自己原来的工位前的时候,愕然发现,那本该属于自己的工位,此刻已经换了人,换成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妹纸。

    “咋回事啊?”张帆一愣,拍了拍那个妹纸的肩膀,问道:“哎,美女,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啊?”

    妹纸睁大了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张帆:“啊?不回吧?是线长叫我来这的啊?”

    “线长?他跟你说调换工位?”

    “是啊,我原来是在验光工位,换到这了。”

    张帆闻言,眉头皱了下,再抬头一看对面,王成这货居然也没在,这下张帆全明白了。

    毫无疑问,这定然是组长李亚朋看自己不顺眼,在中间过话了,所以线长才把自己调离了原来的工位。

    果然,正当张帆发愣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戴着黄色工帽,体格微胖的大约三十岁出头的青年背着手,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在中原电子厂内,普工上班得穿静电衣静电鞋,戴静电手环,还得戴白色工帽。

    而区分普工和厂区内管理的最明显的标志就是:线长是戴黄帽子的,组长是戴绿帽子的,组长的那个帽子最闪亮,最耀眼。

    通常情况下,组长都认为自己的工帽是蓝色的,但其实……这个颜色是真的有点绿了。

    组长上面就是车间主管,到了主管这一层,已经是厂区的高层领导了,整个分厂,主管可能也就那么几个,在车间内,普工基本上一个月很难见主管一面,主管啥也不用戴。

    “张帆是吧?你跟我来一下!”

    线长板着个脸,伸手在张帆肩膀上拍了下,随即掉头就走。

    张帆无奈,只能跟在后面。

    没一会儿,线长就带着张帆来到流水线线尾的位置,指着一个摆在线尾的拖把,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不在线上干了,你就负责我们线上全天的卫生工作!”

    “沃特?”

    闻言,张帆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叫负责卫生工作啊?整个车间的卫生工作不都是有专人管理的吗?不是有专门的保洁阿姨吗??

    整个车间十六条线,张帆就没听说过哪条线还要普工去专门打扫卫生的!

    “为什么?”

    张帆眉头紧皱,表情僵硬的抬起头,盯着线长。

    线长目无表情地说道:“没有为什么,调整普工的岗位分工是我的权力,你要不服气,你可以就地自离!”

    张帆脸色很难看,一方面,想直接开骂,怼线长几句狗腿子,但另一方面,信用卡催得太急了。

    在张帆有点下不来台的时候,突然听到侧前方大约两米远的位置传来王成的声音。

    张帆抬头一看,只见王成在整条线最脏最累的焊接工位上,正挤眉弄眼地冲他眨眼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