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93章 乐于助人的二郎
    

    张帆冷眼看了他一眼,没吱声。

    “看啥看?”二郎冷笑道:“不服啊?信不信我立马叫你去刷马桶!”

    张帆闭着眼睛在脑海里回忆了下,随即望着二郎,冷冷说道:“你妈叫吉沢明步,你爸叫山谷圭一郎,但奇怪的是,我之前看你爸的照片,发现你跟你爸长得一点都不像啊,反而像是你伯父圭太郎长得像,二郎,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是不是你妈跟你伯父之间曾经有过一段美妙但意外的故事呢?”

    “我!!”

    听到张帆这话,二郎一双眼睛顿时就红了。

    事实上,二郎还真的长得特别像他伯父,起码能有九分像,反而是跟他父亲,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当然,二郎他伯父跟二郎他妈之间到底有没有一点特别的故事,这事儿只有当事人知道。

    二郎平时最忌讳有人说这事儿!

    二郎牙齿咬得嘎嘣下,双目通红,浑身发颤地盯着张帆,吼道:“张帆!你别嚣张!你给我记住了!我不会开除你,我会慢慢折磨你!只要你在中原一天!你就是刷马桶的命!我就一定让你跟条狗一样!你记住你早晚过来求着我!”

    “傻X!要没你伯父,你也就是个找不到妈妈的小蝌蚪!”

    张帆低声咒骂了一句,随即拉着王成出了洗手间。

    十几分钟后,在厂区食堂吃饭的时候,张帆冲王成说道:“阿成,我估计我在中原干不长久了,刚来没几天遇上二郎这么个沙雕玩意。”

    王成低声说道:“他就一个脑残,你不用理会他就行了。”

    张帆摇摇头:“阿成,我跟你不一样,我能忍受有人在我身边撒尿,但受不了有人骑在脖子上拉屎!像车间里的那几个,二郎还有黄友琼和那个组长李亚朋,他们天天这么整我,我肯定会爆发,到时候,与其惹出什么刑事案件,还不如趁早离开。”

    王成瞥了张帆一眼,心说你啊就是娇惯生活过惯了,吃不了苦。

    但这话到嘴边,王成没说出来,他想了想,目光望着张帆,沉吟说道:“帆哥,其实这问题的根源无非就是在二郎,你要想让二郎老实的话,我有一个办法。”

    张帆一愣:“什么办法?”

    王成看了眼周围,随即脑袋微微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说道:“二郎不是挺好色吗?还有帆哥你朋友苗仁风不是认识的女孩子挺多的吗?你可以这么整……”

    张帆听完后,皱眉说道:“这不是仙人跳吗?这能好使吗?”

    “好不好使得干完才知道,我只知道,以二郎的性格,这么干,他指定上钩。”

    张帆想了一会儿,咬咬牙,目露狠色:“那行,就这么整,我一会就给苗导打电话!”

    随后吃晚饭,张帆就给苗仁风打了个电话。

    时间过得很快,王成和张帆都不加班,四点半就下班了。

    在很多上班族眼里,加班是个挺难受的事儿,但对于许多计时的工厂的员工而言,加班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因为加班,意味着工资最少翻0.5倍,周六周末得翻一倍,很多计时的厂子,基本底薪其实很低,要想工资高,全靠加班。

    就拿中原厂来说,试用期底薪才两千六,但一个月下来,算上加班费和各种补贴的话,平均能有个五千块钱左右,老员工加班再多点,六千七千问题也不大。

    但加不加班,其实就是管理层说了算,线长看你顺眼,你就多加班,看你不顺眼,天天上五天八小时,月月拿底薪,一个月两千多块钱,扣了住房公积金和五险啥的,基本上养活自己都够呛。

    二郎作为厂里的钻石关系户,加班是必须的,而且加班也不用干啥活,基本上就在线上扯扯犊子,聊聊天,或者下去到厂区内逛一逛,时间到了,打卡下班就行。

    二郎家住在桂圆路雍和小区,晚上八点左右,二郎被组长李亚朋用专车送到了小区门口。

    “咣!”

    二郎推开车门,扭头冲驾驶室内的李亚朋说道:“行了朋哥,我到家了!”

    李亚朋笑着点点头,“慢走哈!我就不下车送了。”

    “没事儿。”二郎摆摆手,“一天天的,坐你车这么久了,也没付车费的,朋哥你放心,一有机会,我见着我大伯了,一定在他面前多提提你。”

    李亚朋闻言,眼神顿时明亮了许多:“二郎!瞧你说的什么话啊!咱们这关系,可不仅仅是因为你大伯!我俩是一见如故啊!”

    “呵呵,那当然!”

    二郎笑着,挥了挥手,下了车。

    而李亚朋在车内目送二郎进了小区之后,也就点火离开了。

    进了小区之后,二郎迈步就往C栋自己家的方向走,然而,当他走到C栋楼下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长头发的女子蹲在上楼台阶上,正在那抽泣着。

    路灯灯光很黯,二郎起初没看清楚,隔远了一瞅,他还以为是贞子呢,吓了一跳:“雾草?谁啊?在那装神弄鬼的?”

    喊了一声之后,二郎见对方没啥反应,这才壮着胆子走过去,贴近了瞧了瞧,这才发现对方是一个年轻妹纸!

    “哎?哎!”二郎伸手在妹纸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美女,你没事吧?”

    妹纸抬起头,露出一张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俏脸:“我……没事儿。”

    “这妹纸长得可真水灵!”

    二郎在心中赞叹着说着,小老二当时就立正举枪了。

    “咋回事啊美女?”

    二郎也不着急回家了,直接一屁股就在妹子旁边的水泥台阶上坐了下来,一脸热情地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事……没有。”

    “哎!妹纸你别这样,有什么困难你就说,我跟你说,我这人从小就乐于助人,**一直是我偶像。”

    闻言,妹纸抬起头,泪眼婆娑着:“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他劈腿!呜呜呜呜!”

    “怎么会有这种负心汉陈世美?跟我说说,他怎么劈腿的?哥帮你出气!”

    “他啊……跟我闺蜜好上了,我今天去我闺蜜家玩,正好看见他从我闺蜜家的卧室内出来,居然还骗我说在跟我闺蜜玩捉迷藏!我去他的!”

    “这种男人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你不值得你流泪,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