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94章 不走寻常路
    

    妹子哭得更凶了,泪水哗哗的流:“呜呜呜呜!”

    “天下好男人多得是昂,不哭不哭!”

    二郎好生安慰着,两人聊着聊着,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就聊到离二郎家得有一公里多路的火锅店去了。

    整就是一个真干柴和假烈火的故事,两人在火锅店一边吃一边聊,又聊了个把小时,地点再次更换,换到酒店去了。

    晚上十点左右,嘉裕大酒店606号房内。

    “老妹,你洗完了没啊?能搓到背不?要不然我进来帮你搓吧?”

    趁着妹子进洗手间沐浴的空档,二郎已经把自己剥了个精光。

    洗手间内,传来妹纸的声音,“马上好了。”

    “快点的昂!”

    二郎催促了一句,哼着小曲。

    又过了不到两分钟,正在看电视的二郎眼睛一亮。

    只见妹子长发湿漉漉的,就批了了白色浴袍,打着赤脚走了出来。

    “我等得花都谢了,宝贝,你终于出来了!”

    二郎心神荡漾,直接就扑上去!

    而就在这时。

    “咚咚”

    房门响了。

    “别急呀。”妹子脸色微红,娇嗔着推开二郎,指了指房门:“有人敲门。”

    “谁啊?服务员吗?tm的,这个时候来干啥?”

    二郎眉头一皱,但还是裹了个浴巾去开了门。

    “咣!”

    门一开,外边站着的五六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立马冲了进来。

    领头的一个正是苗仁风,他快步冲进房间,抬起一脚,猛地揣在二郎的肚皮上,眼睛通红地吼道:“c你M!敢碰我妹妹,老子弄死你!!”

    “哗啦啦!”

    几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冲进去,或是用脚踹,或是扇耳光,没一分钟,二郎身上的浴巾就被撕裂了,鼻孔哗哗的流血,头发也被扯掉了一大片,模样看上去非常狼狈。

    “小崽子!是你!你玩我??”

    二郎一眼就认出了苗仁风,当下两眼通红地冲苗仁风吼道:“小崽子!!没完没了是吧??”

    “没完尼玛!!”苗仁风扭头看着身边的吴亮斌:“亮子,拍照!”

    话音落,吴亮斌立马会意,掏出手机咔咔咔的给二郎拍了起码十多张“艺术照”!

    “唰!”

    苗仁风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二郎的头发,喝道:“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你得立马赔我十万,不然我直接把你甩警署去!告你**!”

    “我——”

    二郎懵逼一阵,随即怒吼着:“我赔尼玛!我跟你拼了!”

    苗仁风冷笑着看了二郎一眼,随即打了个响指。

    “哗啦”

    吴亮斌等其他人冲上去,一瞬间就将二郎摁倒在地。

    “唰”

    苗仁风拉了张椅子坐下,指着二郎说道:“十万块,少一毛钱我把你的这些艺术照全发中原电子厂去,让全厂的人好好欣赏下!”

    二郎一咬牙:“你敢!”

    “敢不敢你可以试试,今晚就得看见钱!”苗仁风歪脖子盯着二郎:“除了钱之外,你以后看见张帆得绕道走!听见没?”

    二郎眼睛通红,胸腔欺负着,一声不吭。

    苗仁风看了吴亮斌一眼:“亮子,把他的手机掏出来给他,叫他找人筹钱!”

    “哎!”

    吴亮斌点点头。

    半个多小时后,二郎找朋友借了三万块钱给苗仁风,并且答应从此不再找张帆得麻烦后,才得以安全离去。

    当天晚上,憋着一肚子火气的二郎没回家。

    而这种丑事儿,他也没敢给他大伯说,最后在半夜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打电话叫来了李亚朋,随后李亚朋在二郎家与二郎聊了许久,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离开。

    而张帆和王成本以为这事儿算过去了。

    毕竟按照正常人的逻辑,大多数人遇到这种事儿都不会声张的,毕竟是丑事儿。

    但张帆没想到,第二天他刚去车间上班呢,就看见李亚朋已经在车间里等着他了。

    而且,在李亚朋身边,居然还有两个警察!

    车间内,张帆和王成见状,心里头下意识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果然,领头的警察一看见张帆,立马招招手:“张帆是吧?你的跟我回警署!”

    张帆故作茫然:“啥事啊?我犯罪了?”

    “还装呢?”领头的警察瞪了张帆一眼:“接到报案,你跟一起敲诈勒索案件有关,必须跟我回警署!听明白了没?”

    张帆心头一沉,点点头,没再吭声。

    一个多小时后,张帆被带到警署。

    在被带着,经过警署的拘留所的时候,张帆无意识看了一眼,看见在隔壁的拘留室内,苗仁风、吴亮斌等昨晚的当事人都在,甚至于苗仁风的那三个女合作伙伴也被抓了。

    几分钟后,2号拘留室内。

    一名穿着制服的国字脸警察抬头盯着张帆:“说说吧?你是怎么只是苗仁风他们实施敲诈的?”

    张帆心中冰凉,表情确实一副惊愕地样子:“大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不老实??”

    警察一拍桌子:“我告诉你,我们既然把你带到这,那就是掌握了充分的证据,现在询问你,只是想跟你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而已!”

    “我知道,但我确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啊?”

    “真要死扛是不?”

    张帆抿着嘴唇,不再说话。

    而心底下,张帆却在盘算着。

    倒不是张帆故意要躲事儿,不是不能担责任,而是他不知道在隔壁的拘留室内的苗仁风他们现在是啥情况。

    所以,他不敢瞎说,保持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瞎扯,最后圆也圆不了,漏洞只会越来越多。

    中年警察盯着张帆看了好一会,随即冷冷说道:“行!扛着吧!你扛着也没意义,你以为你不说,你那几个朋友就没人说吗?你好好看看吧!”

    说着,他一拉背后墙壁的一根小绳索。

    “哗啦”

    紧跟着,张帆就看见在他对面的一面白色墙纸缩了上去,墙纸缩到顶部的时候,露出一面单面透明镜子。

    在镜子内,张帆可以一清二楚的看见在隔壁拘留室内苗仁风和吴亮斌等十来个人。

    甚至于,张帆还能清楚听见苗仁风他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