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00章 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第二天,张帆还没来得及感慨徐泽呈的死呢,就回到了海北。

    上班还是要上班的,张帆请了五天的假,算下来,今天正好是假期结束之后的第一天。

    上午八点,车间内。

    张帆依旧如往常一样,找了个拖把,跑到流水线线尾一看,发现王成已经来了。

    王成一边摆弄工位上的治具,脸上泛着忧色的冲张帆说道:“帆哥,这几天你去哪里了?黄友琼的脸色很难看,这几天我听到他说了不止一次,要开除你,还有组长李亚鹏,天天在念叨你呢,你可得小心点!”

    张帆点点头,对这些事儿,他并不意外,他沉吟问道:“苗导他们呢?你有消息吗?”

    王成摇摇头,“我去过一趟局里就见了一次,有几天没见到苗仁风了,我听说他那事儿已经立案开始侦查了,估计比较麻烦。”

    闻言,张帆心头一沉。

    马国华那边说帮忙,也不知道有没有过话。

    而苗仁风那事儿吧,如果真的立案了的话,那就会很麻烦,因为一旦立案,那肯定要查,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的,即便要打点关系,这中间要涉及的人物面就会广很多。

    与王成正聊着呢,突然车间安静下来,张帆转头一看,只见在线头的位置,组长李亚朋带着线长黄友琼以及二郎,三人直奔这边而来。

    李亚朋走在最前头,脸色阴沉,而二郎和黄友琼则是一左一右,黄友琼同样板着个脸,唯有二郎,脸色阴晴不定的,时而怯怯地瞥了张帆一眼,时而又微微低着头。

    二郎的心思张帆只看一眼就明白,知道这货无非是担心自己的那几张艺术照被曝光,所以这会儿心思纠结着呢。

    而事实上,张帆从没想过将那些照片曝光。

    毕竟这种事儿吧,说说就得了,真要做了,挺下流无赖的。

    这一次,明显不像是巡线的,而是直奔张帆来的,因为如果巡查的话,那肯定身边得有好几个线长陪同着。

    王成立马噤声,冲张帆低声说道:“帆哥,小心点,李亚朋肯定是奔着你来的。”

    张帆点点头,拄着扫把,站直了身子,等待着。

    不到一分钟,李亚朋三人就走了过来,随即径直走到张帆跟前停下。

    李亚朋目无表情地看了张帆一眼,随即冲身边的线长黄友琼使了个眼色。

    黄友琼立马会意,从兜里掏出一张辞工单,“唰”的一下,摆到张帆的面前:“张帆,这是辞退单,签字吧!”

    张帆低头瞥了眼眼前的辞退单,心头一沉。

    辞退单和辞工单是不一样的,辞工单代表的是员工自愿离职的离职协议,而辞退单则是用人单位强制执行的解除劳务合同的协议。

    李亚朋拿出这个辞退单,那也就意味着,车间主管已经签字批准了!

    张帆脸色有些苍白,问道:“我这算是被炒鱿鱼了吗?”

    “可以这么理解!”黄友琼背着双手,冷着脸说道:“别犹豫了,体面一点,痛快一点,签个字,去财务领工资就完了!”

    附近工位上的几个工人见状,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张帆!还犹豫个啥,这是辞退单!有赔偿的!”

    “就是!看你天天拿个扫把转来转去的,像是个大爷似的,年轻人何至于干这种工作!”

    “张帆,我要是你!我立马签字,然后拿着扫把,一扫把怼二郎嘴里,你敢吗?”

    张帆怔怔地看着辞退单上的辞退补偿金额:7800元!

    七千块钱在这个社会能干啥呢?

    似乎刚刚够张帆还一期分期信用卡的钱。

    黄友琼目光阴冷地了张帆一眼,单手指着张帆的鼻子说道:“公司有公司的规章制度,你这人不服从调派,目无领导,视公司的纪律如儿戏!说请假就请假?还一请就是五天?我不批你就跑到员工关爱工会去投诉我?你既然这么牛比,我们这小破地实在留不住你,你另求高就吧!”

    张帆深吸口气,他知道黄友琼说的是五天前请假的事儿。

    因为要去海北市中心找马国华,办这事儿肯定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所以,张帆就去请假,请假得找黄友琼批准,但这厮没批,所以,张帆就去了厂内园区的员工关爱中心参了黄友琼一本!

    值得提一下的是,中原这个厂子正经不算小了,中原科技公司不止是在亚联有厂区,在邻国印冬等国也有分厂,在亚联现在有员工一万多个,而原来最巅峰的时期,员工超过十万。

    这么大的厂子,园区内银行体育馆啥的都有,另外,曾经的中原发生过不少的群体性社会事件,比如跳楼自杀啥的,因为这个,中原公司承受了外界很多的压力,所以,成立了员工关爱中心。

    简单说吧,这个关爱中心就是一个立场倾向于员工的投诉减压机构!

    张帆请假不给批,回头就给自己的上司给投诉了!

    这种事儿,在职场是大忌,不太可能有好果子吃的。

    组长李亚朋脸色铁青,瞪着张帆,声音低沉地说道:“因为你去关爱中心投诉,这事儿弄得我被主管一阵猛批!张帆,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要不走!以后就天天不加班,拿着两千六的工资天天刷马桶!”

    张帆脸色难看地盯着李亚朋:“行!我签字!但是组长!我把话撂在这,我今天走了!以后你别求着我回来!”

    这话一出,线长黄友琼立马被逗笑了:“傻X,还求你回来呢?你爸是工会会长啊?还是你妈是厂区经理啊?”

    二郎眼神中有着讥讽之色,也是一脸的嘲弄地看了看张帆,但当他目光与张帆一对视的时候,立马偏过去。

    二郎还是担心,张帆把照片的事儿发出去,发到网上或者发到中原的官网上,那样的话,他就真丢脸丢大了。

    “洗洗睡吧,孩子!梦里啥都有!”

    李亚朋揶揄着说了一句,亲自将辞退单挪到张帆跟前。

    “唰”

    张帆懒得再说,直接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