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08章 威逼
    

    这种安静得几乎只能听见流水线和机器的声音有些诡异,车间内的员工个个都知道,这肯定又有领导来巡线了。

    而且,老员工一听这极度安静的声音就知道,这次来的领导级别还不低。

    因为如果只是线长过来,那不用说,该干啥干啥,讲小话的撩妹的撩汉的,小声点就行,打瞌睡的别继续睡觉了就行,而如果是组长来了的话,那还是要注意下的,尤其是组长进过的时候,整条线基本上不会有人讲小话的,另外,正襟危坐,作出良好员工的姿态是必须的。

    而如果是主管来了的话,那不得了,除了安静外,还必须卖力的干活!使劲的干活!

    毕竟,整个分厂才几个主管啊?两只手就能数过来!而且,主管是有开除普工的权限的!

    至于比主管更大的经理过来?那不太可能的,如果经理过来,那估计最少提前一天通知,然后大伙提前一天搞卫生,机台流水线必须擦得能用舌头舔那样干净。

    王成和二郎转头朝着车间大门看去,遥遥的看见在组长李亚朋和十多个线长的陪同下,西装革履,似模似样的张帆背着双手走了过来。

    王成微微一笑:“原来是帆哥来了!呵呵,帆哥今天这派头,还真TM帅!”

    二郎撇撇嘴,冲地上吐了口痰,眼神骨碌碌转了转,感觉这个时候在呆在这,恐怕不太妥当,所以,他微微缩着头,就准备溜回自己工位去。

    “哎哎哎!郎哥!你别走啊,聊得正欢呢?跑啥?”王成一看二郎要走,立马伸手拽着了后者的衣领,揶揄着说道:“你不是说要换工位吗?这会儿主管和组长都来了,你口中的那个姬吧也来了,你不是带把吗?不是很有种吗?你跟黄友琼这个姬吧提啊!”

    “尼玛的,你松开!”

    二郎眼睛微红地瞪着王成。

    王成目无表情地回瞪着他:“你不是很行吗?怂了?”

    “我……去尼玛的!”

    王成破口骂了一句,被王成这么一激,他顿时有点下不来台了。

    “行!老子就呆在这!你看看黄友琼敢放个屁不?”

    二郎棱着眼珠子说了一句,杵在原地,也没走了。

    很快,张帆一行人就走到了这条线上,并且,来到了王成这个工位附近。

    张帆背着手,目无表情地扫视二郎一眼,没吭声。

    组长李亚朋是个人精,他很懂得揣摩上司的心思,他很清楚,张帆肯定会来这条线的,并且,以张帆之前跟二郎的矛盾,他肯定会二郎很不满意,这一次过来巡线很可能就是来公报私仇的。

    但李亚朋也很清楚,二郎的大伯是副经理!这是公司的高层!分厂的第三号人物,如果得罪了二郎的话,先别说之前那么费力讨好二郎所花费的精力和物质都白费了,回头只要二郎去他大伯面前吹吹风,那他这个组长还能干得稳当吗?

    得罪二郎,上上司不满意,想要不得罪二郎,和稀泥吧,顶头上司不满意,这可咋整呢?

    李亚朋微微低着头想了想,随即冲黄友琼使了个眼神,并且用手肘轻轻推了黄友琼一下。

    使眼神的时候,黄友琼还故意装作没看见,可当李亚朋推他的时候,黄友琼想要不接这个茬都不行了。

    尽管心里想骂娘,黄友琼还是微微板着脸,冲二郎说道:“二郎,你的工位在线头,跑这里干什么?”

    二郎本想直接跟黄友琼提换工位的事儿,但转念一想,这会儿张帆也在呢,提换工位貌似不太合适,所以,他眨眨眼睛,说道:“啊?刚从洗手间出来,正准备回去呢。”

    黄友琼低喝说道:“那还不快点回去?在这杵着不是耽误产量吗?”

    “哎!好!好!”

    基本的面子还是要给上司的,二郎连连点头,随即夹着腚,就准备回去。

    “站住!”

    张帆突然喊了一声。

    二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盯着张帆:“怎么了?大主管?”

    张帆目无表情地看着二郎:“你上洗手间多久了?我刚过来的时候线头的机台堆积那么多?上洗手间的时候跟全技员拿离岗证了吗?”

    二郎一愣:“离岗证?”

    二郎这才想起来,离岗去洗手间是需要拿离岗证的。

    所谓的离岗证其实就是一个牌子,全技员和线长都有,去上洗手间,或者去楼下抽烟那都需要离岗证,这是车间内的制度规定。

    但事实上,这玩意也就是规定,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规定而已,上洗手间必须离岗证,这玩意,糊弄下刚来没两天的新员工还行,老员工基本不扯这事儿的。

    更别说像二郎这样的钻石关系户了,对二郎来说,别说什么离岗证了,就算下楼去抽烟,上班时间去外边呆个一小时才回来,那也不需要离岗证,并且,通常情况下,线长根本不敢说他。

    “没有是吧?”

    听见张帆问话,二郎脸色有些难看,沉默着。

    “唰”

    张帆转头看着身边的组长李亚朋:“李亚朋组长!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巡线,但我发现,车间内还是存在很多问题啊,尤其是像离岗制度这样的写进公司规章制度的条例,居然都有人敢明着违逆?你是怎么带的队伍?这是什么风气?如果助长了这种歪风邪气,长此以往,你还怎么开展工作?”

    李亚朋闻言,头都大了,脸上堆满了苦涩的笑容,连连弓着腰点头:“明白!明白主任!回头我一定认真整肃车间风气!”

    “太敷衍了!”张帆摆摆手,微微昂着头,用鼻子看了眼黄友琼和二郎,随即脸色严肃地冲李亚朋说道:“李亚朋组长!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儿,你必须严肃对待,不能掉以轻心!对于优秀的员工,该提拔就提拔!而对于极个别不听话的刺头!该发配就发配!你看最近保洁不是急缺人吗?依我看,某些人就应该到保洁部去历练历练!”

    李亚朋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闻言,犹豫半天,转头看向身边的线长黄友琼,沉吟说道:“小黄,线长是基层管理岗位,也是大有学问的岗位,可我今天一看,在有关人才统筹与安排的问题上,你依然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