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15章 不服啊
    

    “哪位?”

    张帆声音梆硬地说道:“吴小凡!王成在你那是吧?没完没了是吧?”

    “啊?你是张帆啊?”电话里,吴小凡一愣,随即用戏谑地语气说道:“你说什么王成?我不知道啊!”

    “别装了!直接点吧,怎么样才能放人?”

    “呵呵,张帆!听你这口气,很不服气啊?”

    张帆低吼道:“你就是个孙子你知道吗?有什么事儿你冲我来啊?我在哪里上班你不是不知道!你扯着王成干啥?”

    “呵呵!行啊!”吴小凡声音冰冷:“你既然这么牛批!那你就来冰河时代旧工厂啊!我和王成都在这边,我们等着你过来哈!”

    张帆想都没想,直接答应:“冰河时代旧工厂是吧?行!”

    “我得提醒你哈!你别到时候又经官了哈!如果我们发现警署的人过来了!那你自己知道后果!”吴小凡冷笑说道:“还有,我给你充分的准备时间,我们在冰河时代旧工厂这边吃烤全羊呢,边吃边等你!一直等到后半夜两点!”

    “行!等着吧!我肯定过来!”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张帆望着手机上备注的苗仁风的手机号,陷入了犹豫之中。

    冰河时代旧工厂那地方,人少地理位置偏僻,吴小凡既然把地点定在这地方,那他肯定有准备,贸然一个人过去的话,可能连王成的面都见不到就会被打趴下。

    所以,张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找人帮忙。

    可是找谁呢?

    苗仁风?

    还是算了吧,这货没啥战斗力,在海北的交际圈也很单一,除了在爱情动作电影圈内多认识一些圈内人士之外,貌似也没其他朋友了。

    张帆想了想,最后还是把电话打到了黄隆的手机上。

    很快,电话就通了。

    张帆舔了舔嘴皮:“黄哥,有事找你帮忙!”

    电话里,黄隆言简意赅:“说!”

    “我最近遇到点麻烦,惹上了海北的一群小混混,对方还把我朋友给绑了,现在约我去冰河时代旧工厂那边,听他们的语气,我一个人过去的话,可能没法健全回来!”

    “他这是要一个画面啊,呵呵。”电话里,黄隆冷笑一声,问道:“对面叫啥名啊?”

    “叫什么黑瞎子的。”张帆想了想,突然问道:“哦,对了,还有个叫吴宗晖的,黄哥你认识不?”

    黄隆闻言一愣,随即恍然道:“吴宗晖?他啊?呵呵,你跟他有仇啊?”

    听黄隆的语气,似乎对这个吴宗晖挺不感冒的,张帆回应道:“嗯,是有点过节。”

    “行了,我明白了,我来办,剩下的你别管的。”

    “好。”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冰河时代旧工厂位于海北市北郊,这一片在三战之前是大工业区,三战后,这边受到的战火冲击较大,一些工业基础设施啥的都遭到了破坏,所以,这边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白天都很少有人来,大冬天的,晚上的人就更少了。

    晚上十一点左右,靠近河边的废弃工厂门口,数台越野车停滞着。

    越野车支着大灯,在越野车的边上架起了一团篝火,吴小凡黑瞎子等十几个人围着篝火正一边吃着烤羊,一边闲聊着。

    在离吴小凡大约十几米远的废弃工厂大门门口,王成双手被反绑着,同时被两个小年轻看着。

    此刻,王成的模样异常狼狈,头上血淋淋的,鲜血已经干涸,使得头发一撮撮纠结在一块,脸上满是血污,眼球充血往外翻。

    并且,大冬天的他,浑身被扒得谨慎一件四角底.裤,他蜷缩着蹲在地上,冻得鼻涕直流,浑身发抖。

    “想吃羊吗?”负责看管王成的一名小年轻咧开嘴,一边吃羊,露出一口大龅牙,斜视王成一眼,说道:“想吃就叫爸爸,爸爸心善,可以给你一个羊腿。”

    王成脸色阴沉地盯着大龅牙,没说话。

    “用这种眼神看着爸爸,有脾气啊??”

    被王成这阴冷的眼神一盯着,大龅牙脸色一冷,翻手一个大耳光呼过去:“看啥看?沙比!”

    “啪!”

    王成脸已经肿了,才干涸的鼻血又开始往外窜。

    “你不是会武术吗?当过兵啊?会缩骨不?”大龅牙板着脸冲王成说道:“来,来!给我表演一个缩骨功,我tm就放了你,给你穿衣服!”

    “行了,龅牙,轻点嘚瑟,别给整没了。”

    篝火旁,黑瞎子撕下一口羊肉,扭头瞪了大龅牙一眼,说了一句。

    龅牙龇牙一笑,“放心呢,瞎哥,好着呢,出不了事儿!”

    “唰”

    黑瞎子抬手看了下表:“都快十一点半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估计张帆肯定不敢来了。”

    “呵呵。”一旁的吴小凡笑了笑,“瞎哥,我跟你说,我跟张帆打电话纯粹挤兑他,完全没想过他敢来,我打听过了,他一个外地佬,才来海北没几天,拿啥跟咱玩啊?”

    “就是,我也觉得。”

    “肯定不会来了,瞎哥,烤羊快吃完了,要不早点回去吧,大晚上的在这,冻得快变僵尸了握草!”

    “你既然认定那逼崽子不会来,那干啥还把时间定到半夜两点?这不是找罪受吗?”瞎哥这人虽然是社会上玩的,但做事儿还算讲点章法,他皱眉冲吴小凡说道:“再等等吧,十二点还没来,小凡你给他打个电话,要真怂了,就叫他过来,磕个头,认个错,再拿十万块钱给哥几个买酒喝,这事儿也就翻篇了。”

    “就是!大晚上的,干啥不好,在这喝西北风,回家搂着婆娘睡觉多舒坦!”

    “也行!”吴小凡微微一笑,说道:“吃完这只羊我就给张帆打电话,哎,被你们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今晚还约了个车模,这会儿在天海酒店等着我呢!”

    闻言,旁边的一群小年轻挤眉弄眼地怪笑起来。

    “雾草!不人道哈!咱们喝西北风,你整大宝剑!”

    “车模长啥样?小凡,有照片没?拿来瞧瞧?”

    篝火旁,众小年轻笑呵呵的扯犊子,完全忽视了王成的存在。

    也就在这时,暗夜中,迎面没有路灯的大马路上,一台无牌面包车极速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