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16章 记住我的名字
    

    面包车的车速估计得有七十码,开着大灯,呼啸而来。

    大约十秒钟后,面包车距离厂房门口的吴小凡和黑瞎子等人已经不到二十米。

    这时候,黑瞎子等人才察觉到异样。

    “呵呵,有车过来了?”黑瞎子抬头瞥了眼迎面而来的面包车:“小凡,你们猜猜,张帆在那台车上不?”

    “应该不是的吧,兴许是路过的。”

    “我感觉不是,这条路基本没人来。”吴小凡摇摇头,站了起来,目光望着迎面迅速驶来的面包车,不屑说道:“不过也没事儿,就一台面包车,撑死了能坐七八个人!”

    “嘎吱!”

    吴小凡话音刚落!

    面包车突然刹车,在厂房门口停滞,距离吴小凡他们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哗啦!”

    紧跟着面包车车门拉开,从车上跳下来一个身材高大并且精瘦的带着羽绒服连体帽子,并且脸上还戴着一张孙悟空面具的男子。

    “哗啦啦”

    黑瞎子这边的人见状,也立马站了起来。

    很快,吴小凡一看对面的面包车上就下来一个人,当时就笑了。

    “雾草?就一个人?呵呵,这是准备来耍杂技的吗?”

    “真尼玛搞笑呢?一个人过来?以为自己是国际顶尖雇佣兵啊?”

    “这人脑子估计坏了!”

    黑瞎子也笑了,他嘴角泛起一抹嘲弄,站起身,双手插兜,歪歪斜斜地扶着石柱子,看着来人。

    可紧跟着,吴小凡他们脸色就变了。

    只见那个高瘦面具男人刚下车没一会,随即从怀里掏出两把仿制式64枪。

    “雾草?”吴小凡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一步。

    黑瞎子脸色瞬间严肃起来,眉头紧皱的盯着青年人。

    “叫吴小凡和黑瞎子的,往前站一步!”

    面具男嘴里叼着一根火柴,步伐随意的往黑瞎子这边走,同时喊了一句。

    “唰”

    闻言,吴小凡不但没上前,反而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身子有些闪躲的躲在人群后边。

    “哥几个,抄家伙!”

    黑瞎子舔了舔嘴皮,冷笑着说了一句,随即抄起身边的一把西瓜刀,咬牙就往前窜了两步:“哥们,叫我啊??”

    黑瞎子话音刚落!

    “唰”

    面具男扭头扫视黑瞎子一眼,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抬起左手,随手就冲黑瞎子崩了一枪!

    “呯!”

    抢响!

    黑瞎子一声闷哼,右大腿顿时血流如注,他踉踉跄跄的后退数步,抱着大腿,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哗啦啦”

    见状,众人连忙分散开,一个个的,看青年的目光中透着惊惧。

    “吴小凡呢?”

    面具男步履不快但相当稳健的往前走,再次喊了一声。

    “哗啦”

    一瞬间,众多年轻人纷纷转过头,望着躲在边上的吴小凡。

    “唰”

    吴小凡一瞬间吓得脸都没有血色了,额头的汗水直冒,说话都不利索了,他目光惊惧地盯着青年,结结巴巴地说道:“哥哥哥们们,有有话好说说行不?”

    “就你这样的,还混社会呢?你端的起枪吗??”面具男目光淡漠地扫视吴小凡一眼,随即再次点射两枪!

    “呯呯!”

    吴小凡两条大腿纷纷中弹,瞬间鲜血飙射,他惨嚎着,直接倒在血泊中。

    “哗啦啦”

    面具男双手举枪,迈步往前走:“我叫吕利君,枪内还剩九粒子弹,有脾气的出来走两步?”

    “哗啦啦”

    人群顿时轰然,每一个敢说话的,更没一个敢站出来的。

    “tm的!老子就不服…”

    黑瞎子目光血红地盯着面具男,声音沙哑的说着,捂着大腿就要上前。

    “瞎哥!瞎哥!”大龅牙见状,立马跑过去抱住黑瞎子,同时捂住后者的嘴巴,脸色苍白地说道:“瞎哥,好汉不吃眼前亏!别说了!!”

    黑瞎子闻言,身子微微一颤,但再也没往前走!

    “哗啦啦”

    面具男闲庭信步似的,漫步走到门口,走到王成身边,一枪把绑着王成的绳索打断,随即一只手搂着王成往面包车上走。

    而黑瞎子这边,十七八个人都眼睁睁看着,无人敢出声,更没人敢上前,只能任由面具男把人带走。

    片刻,面具男领着王成走到面包车边上,随手将王成塞进面包车,紧跟着,自己又返回到驾驶室内。

    “嗡!”

    面包车点火的同时,车窗降下。

    紧跟着,黑瞎子和吴小凡等人就看见面具男的脸冲车内伸了出来,他目光淡漠地扫视黑瞎子等人一眼,语气极为不屑地喝道:“记住我的名字,再见!”

    话音落,吕利君一脚油门,面包车嗡嗡嗡的,绝尘而去。

    一个多小时以后,张帆在城南的某个出租屋内,见到了王成。

    王成身上的伤其实不轻,不止是外伤,肚子被猛踹猛踢,估计内脏都受到了损伤,并且他感冒了,发着高烧。

    吕利君办事儿挺细节的,把王成送过来的同时,顺带还买了一些感冒发烧和治疗内外伤的药物。

    至于吕利君本人,张帆从始至终都没见过他长啥样,他只将王成送到张帆的出租屋门口,打了声招呼,就开着面包,匆匆离开。

    当晚,张帆喂王成服下感冒药,又给他的外伤伤口做了消毒处理,一晚没睡,在旁边照顾着。

    与之同时,海北某私立医院内。

    吴宗晖坐在ICU病房外的长椅上,脸色苍白,一脚焦虑地冲医生说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医生脸色很凝重:“手术还没结束,不好说。”

    “以您的经验,手术能成功吧?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闻言,医生一怔,随即像是看神经病似的看着吴宗晖:“先生,你是在开国际玩笑呢?双腿中弹,又拖了这么久才送过来,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吴宗晖一怔。

    “我就实话说了吧。”医生沉声说道:“以目前的情况,即便你儿子能救过来,也需要好生疗养,至于后遗症…准备给他打造一座轮椅吧。”

    闻言,吴宗晖顿时感觉脑海一阵嗡鸣。

    良久后,吴宗晖目送医生离开,这才眼睛通红地拿出手机,拨打一个手机号:“贾志豪,我需要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