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25章 凭实力坑爹
    

    上午八点半,厂区,经理办公室内。

    一名身材瘦削,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圆镜眼睛,留着八字胡的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在办公室电脑桌前看着新闻。

    他就是二郎的伯父,山谷圭大郎,是中原分厂的经理,也是分厂的第二号人物。

    “咚咚!”

    听到敲门声,大郎扶了扶眼镜,皱眉看了眼房门。

    紧跟着,没等大郎说话,虚掩着的房门被轻轻推开,随后大郎就看见二郎探出一个脑袋,冲办公室内望了望,在看清办公室内就只有大郎一个人的时候,二郎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而且,二郎在进来的时候,顺带关上了办公室房门,还打了反锁。

    大郎见到他,眉头一皱:“上班时间,你来我这做什么?”

    “爸!”一看见大郎,二郎顿时眼圈红了,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你发发慈悲吧,我想换个地方,去QC部门。”

    大郎吓了一跳,直接吓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伸长了脖子,先是看了眼办公室的房门,见房门被二郎完全关死了之后,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但表情依旧很不悦,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公开场合叫我大伯!被人听到了怎么办?”

    “没事儿!门关了,没人偷听呢!”

    二郎摆摆手,随即苦兮兮地说道:“爸,我真的求求你了,把我调到品检部去吧,那个张帆简直不是人啊!愣是把我整去刷厕所去了!而且,张帆一升Guan,李亚朋和黄友琼这两个狗东西现在看我脸色都变了!没以前那么听话了!”

    大郎眉毛一挑:“你想叫人家怎么听话啊?给你端茶倒水?天天工作不干,就给你当跟班跑腿?他们都是公司的基层管理!不是你的家臣,更不是佣人!”

    “爸,话是怎么说,但你也不瞧瞧李亚朋和黄友琼这俩狗腿子现在都变成啥样了!爸,我跟你说,他们这么待我,这不光是折我的面子,也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啊!”

    “行了行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能不明白,你无非是看QC的小女孩多,想去祸害小女孩了!”大郎神色有些不耐地说道:“我跟你说!我这几乎每个月都能接到有关你的投诉!你能不能干点正事儿?好好的,上点心,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稳稳当当的干两年,顺顺当当的当个组长,这不挺好的吗?”

    “不是!我真不是去祸害那些厂妹的,我是真的一天都待不下去了!你是不知道,那个张帆真TM讨嫌,几乎每天都要到车间来视察,而且啥事儿都不干,就盯着我!就跟老子睡了他老婆似的!有时候我真想拿刀劈了他!”

    “行了,张帆的事儿,我心里有数。”

    “你就是有数,一直是有数,但也只是有数!从来没行动过!我就不相信,在分厂这个一亩三分地上,你还办不了张帆这么一个外来小赤佬了?”

    闻言,大郎双手撑着办公桌,瞪着一双大眼盯着二郎:“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张帆上面有人!总公司给我都打过电话,叫我多照顾!你叫我怎么办?给他穿小鞋?”

    二郎半信半疑,说道:“上面有人?能有谁?你就糊弄我吧,他撑死就一米七的个,能高到哪里去?”

    大郎破口大骂:“你滚!滚蛋!老子没必要跟你解释!你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要我说!你就活该刷马桶!你就应该多吃吃苦头!”

    见到大郎发怒,二郎也焉巴了,他耸拉着头,眼神中带着不甘地看了眼大郎,随后没再顶嘴,拉开房门离开了。

    大郎本以为自己这么严厉的呵斥他一顿,二郎肯定会收敛点,老实点呢,可他没想到,当天晚上,出大事了。

    二郎从办公室离开后,越想越不甘心,就这么从办公室出来的这么一会儿,二郎感觉边上路过的一些人都冲自己投去了讥讽嘲笑的目光。

    人家明明在冲二郎笑吧,但在二郎眼里,就感觉人家的笑容有深意,是讥讽的笑,是不友善的笑容。

    俗话说,当你笑的时候,你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冲你笑,当你哭的时候,整个天都是灰色的。

    用友善的目光去看待他人,得到的也大多会是真诚,用阴暗狭隘的目光去瞧世界,世界往往也会抛弃他。

    十几分钟后,回到车间,二郎继续刷厕所,当天下班后,二郎独自回到家。

    回家后,二郎径直来到浴室,脱光衣服,拿着一把弹簧刀,跳进浴缸。

    二郎准备这把弹簧刀不是用来切西瓜的,是有用的,白天在车间的时候,二郎就打定了主意,要逼一下大郎!

    二郎的父母要么死了,要么不在海北,他平时是跟大郎一块住的,而这会儿吧,才不到六点钟。

    他知道,大郎几乎每天都加班,通常到家的时间是在将近七点。

    浴缸内,二郎把浴缸放满了水,扭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等待着。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二郎远远的就听到楼下传来铁门的开门声音,他知道,肯定是大郎回家了。

    “不逼一下,你不知道谁才是你亲儿子!”

    二郎眼睛通红,一咬牙,右手攥着弹簧刀,闭着眼睛,撸起左手的衣袖子,然后在左手的手腕上轻轻划了一刀!

    一刀划过去的时候,二郎并未感觉到太多的痛楚,但很快,他就看见,自己的手腕哗哗的淌血,浴缸内的水片刻就红了。

    手腕的血管是静脉!划一刀,没有及时的医治,那是很容易失血过多而死的!

    伴随着大量的血流出来,二郎自己都惊呆了,他本来是不想死的,可他这会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送医的时间晚了,会不会真的就这么死了?

    二郎怕了!

    “啊——”

    二郎大吼一声。

    “二郎??咋了你?”

    正在楼下,刚脱下外套的大郎听到楼上动静,有些诧异地喊了一句,随即快速上楼。

    二十秒后,当浴缸内的二郎听见大郎已经跑到门外的时候,他丢掉弹簧刀,直接眼睛一闭,状若昏死过去一般,躺在浴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