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40章 痔疮都掉出来了
    

    “害,你这人,不泼冷水你能死啊?”苗仁风斜视孔懿一眼:“一会你不分钱啊?咱们现在是艰苦创业的初期阶段,能不能聊点正能量的,提振士气的话?”

    “神仙的创业初期。”孔懿无语,嘀咕道:“你就看着吧,回头要是出事了,我指定第一个就跑路。”

    “别叨叨了,唐维国的车好像来了。”

    张帆低声说了一句,随即指了指远处迎面驶来的一台开着远光灯的轿车。

    因为对面开着的是远光灯,周围光线又非常黯淡,所以,车内的张帆等人也没看清到底是啥车。

    “来了!”

    “总算来了!”

    王成等人看见有车过来了,都心头一震,纷纷来了精神。

    “哎不对啊?怎么后面也有车?”

    就在这时候,吴亮斌看了眼反光镜,突然说道:“苗导,你看看后面,好像也有车,还不止一台车!”

    “握草?”

    闻言,不只是苗仁风,张帆和王成他们都惊了,纷纷把头扭出窗外,朝后边一看。

    果然,后边也有刺目的远光灯扫来,而且,还不止一台车,有两三台的样子。

    “娘西皮,不对劲啊!”张帆一惊,连忙低吼说道:“苗导,开车,快开车!”

    “嗡嗡”

    不用张帆说,苗仁风也已经点火,脚踩油门,启动面包车。

    而就在面包车才启动的时候,车内众人就发现,迎面而来的轿车突然加速,快速冲来。

    “嘎吱!”

    不到两秒时间,迎面而来的轿车距离面包车就不到五米远,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音,对面的轿车车窗降下,随即从副驾驶座位上露出一个人的头,紧跟着,这人直接掏出一杆五连发,啥话也没说,抬手就冲着面包车放了一枪!

    “亢!”

    “低头!”

    “快趴下!握草!”

    一瞬间,面包车的挡风玻璃被喷的满是蜘蛛纹,大灯也碎了一只!

    “亢!”

    而紧跟着,轿车内的人再次开第二枪!

    第二枪直接打在面包车的前右轮子上,面包车内的张帆他们只感觉一阵晃荡,随后车子的重心开始不稳了。

    “他们有枪!”吴亮斌一颗心嘭嘭嘭的跳,尖叫道:“苗导!加速!加速!撞开他狗R的!”

    “撞个屁!车头都把控不住了!”苗仁风额头大汗直冒,头缩在方向盘下,握紧了方向盘,胡乱的猛踩油门。

    “咣嘭!”

    一瞬间过后,面包车车头猛地撞在迎面的轿车上,面包车车头瞬间压扁,变形,大灯全碎,而对面的轿车也随之熄火!

    轿车以熄火,伴随着的是车门开启的声音,两秒后,四五个手里拎着长条棍状家伙式的男人就鱼贯下车,直冲而来。

    “握草!他们都有枪!”

    “快跑!”

    “这次完犊子了!快跑!能跑一个是一个!”

    王成心有不甘的看着车内的药:“就这么跑了?那这一百多万的货呢?”

    “你真是个憨憨,人都要淹死了,你还惦记着兜里的钱呢?”

    张帆瞪眼骂了一句,强行拉着王成的衣衫,两人慌乱间,就跳下车。

    在张帆和王成两人仓惶跳车的同时,吴亮斌和孔懿他们也拽开车门,跳下车。

    尤其是孔懿,这货跑的最快,真不愧是他之前说的那样,第一个跑路的。

    在两台车才刚开始撞上的时候,孔懿就拉开了车门,这会儿第一个窜了出去。

    “还跑呢?”

    黑暗中,张帆听见了黑瞎子的声音。

    黑瞎子嗬嗤嗬嗤喘着粗气,带着人冲了上来,一边追,抬手就开了一枪!

    “亢!”

    最后下车的苗仁风最倒霉,才拽开车门跑了没两步,屁股又被崩了一枪。

    “我R尼玛,我痔疮都被崩出来了!”

    苗仁风捂着黏糊糊的腚,哭嚎着拼了命的跑。

    “分头追!”

    黑瞎子冷冰冰说了一句,扭头冲苗仁风冲来。

    “哗啦啦”

    瞬间,对面的人拎着枪,冲张帆他们追来。

    而更糟糕的是,后来的三台车也追上来了,已经停车了。

    “娘西皮的,你们先跑!”

    张帆眼睛通红,低吼着说着,迅速低头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随即瞄也没瞄,用力一掷,朝黑瞎子他们砸去!

    “嘭!”

    “哎哟!”

    黑瞎子带来的人中,顿时有人惨叫一声,直接倒在地上,捂着胸口。

    “走走走!”

    吴亮斌望着苗仁风的方向,有些焦急地喊了一声,“苗导!”

    “别管苗导了!先走再说!”

    张帆急促地说了一句,拽着吴亮斌的手,迅速窜进大野地里。

    “亢亢亢!”

    黑灯瞎火的,根本没什么光亮,黑瞎子等人眼看这追不上了,顿时拎着五连发,瞎姬吧乱喷几枪。

    “嘭!”

    黑瞎子抬起一脚,猛地踹翻苗仁风,随即一个箭步冲上前,一脚将苗仁风踩在脚下,同时,手里的枪指着苗仁风的胸口,面无表情:“痔疮崩出来了是不?来来,裤子扒了!我再给你崩回去!!”

    苗仁风脸色涨红,眼神有些惊惧地望着黑瞎子,一声不吭。

    几秒钟后,“哗啦”一个年轻人跑过来,冲黑瞎子喊道:“瞎哥!车内果然有货,还不少!”

    “有多少货?”

    整整一大箱子,估计得有上千盒!

    黑瞎子闻言,舔了舔嘴皮,一挥手:“货拉走!把这人也带走!”

    “好嘞!”

    众手下纷纷应诺,随即几个人冲过来,一左一右,夹鸭子似的,把苗仁风拖上了车。

    半个小时后,离农庄大约两里外的一处河边,张帆、王成和吴亮斌,还有孔懿,四人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泥巴地上,垂头丧气的抽着烟。

    此时此刻,众人异常狼狈,脸上满是泥土和血污,张帆也挺惨的,一身灰色运动服变成了屎黄色,头上满是泥屑,鼻子也窜血了,也不知道是在哪里磕的。

    “奶奶的,这钱果然不是人挣得!”吴亮斌一脸沮丧地说道:“刚刚要不是我跑得快,命都没了!”

    王成也很有同感地点点头:“黑瞎子这帮人,真的是奔着干死咱们几个来的啊。”

    张帆注意到王成说话的时候一直捂着大腿,便问道:“阿成,你大腿受伤了?”

    王成点点头:“擦破了点皮,不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