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49章 不同的人,不同的态度
    

    张帆摇摇头,说道:“不用,吕哥,杀鸡不用牛刀,不用你办啥事儿,回头我把唐维国约出来,只需要你跟着我一块去就行。”

    闻言,吕利君稍稍愣了下,顿时也就明白了张帆的意思,他点点头,“行,有事儿你就说话。”

    两天后的晚上七点半,海北的金州小区。

    金州小区算是海北的高档小区,小区内的豪车不少。

    小区内,各种BBA豪华车随处可见,在各种豪车的衬托下,C栋楼下停着的一台大众捷达反而引人注目。

    捷达车的车牌尾号是933,是唐维国的车。

    C栋302。

    刚吃过饭,穿着一身家居服的唐维国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呢,门铃声音响了。

    “谁啊?”

    唐维国眉头皱了皱,扭头冲正在厨房内捯饬的老婆喊了一句:“老婆,你去开下门,看谁来了。”

    “谁啊?”

    唐维国的老婆唐妮秀梅皱了下,随即伸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走到门边,一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两个身材高瘦的青年。

    “我们找唐哥,他在吗?”

    来的两人正是张帆跟吕利君,两人都是空手来的,张帆一边说着,扭头冲客厅看了一眼,目光正好跟唐维国对上。

    唐维国一看见张帆,顿时脸色变了变,脸色阴沉地看了张帆一眼,沉默片刻后,冲老婆唐妮说道:“老婆,是我朋友来了,你去整点茶水过来。”

    “你朋友?”

    唐妮有些好奇,对于老公唐维国的生意的事儿,她平时不太管,但在她平时的感觉中,唐维国是很少带朋友回家的。

    虽然好奇,唐妮还是依言去了厨房找茶叶去了。

    张帆拉了拉裤管,大大咧咧的在沙发对面坐下,随即一指身边的吕利君,冲唐维国介绍道:“来,唐老板,啥也别问,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呢,叫吕利君,是黄河实业集团老总黄隆的朋友。”

    闻言,刚刚准备呵斥张帆的唐维国顿时噤声,脸色也瞬间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他眼神有些游离,时不时掠过张帆和吕利君的脸庞,没吭声。

    张帆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点了一支,随即冷眼看着唐维国:“知道我们找你为了啥吗?”

    唐维国迟疑半晌,点点头:“知道。”

    “那就聊聊吧,事儿怎么解决?”

    张帆这话刚说完,唐妮端着茶过来了,唐维国看了眼老婆,等老婆离开后,才迟疑着说道:“张帆,黑瞎子心黑手辣,而且上面有方忠和贾志豪,我实在惹不起这些人,我没办法的。”

    张帆一口烟全喷在唐维国脸上:“你惹不起黑瞎子,那是你的事儿,可你随手就把我们给射了!这事儿就必须说道说道了!”

    闻言,唐维国脸上青筋都鼓了起来,他用眼睛的余光瞥了张帆身边的吕利君一眼,没回应。

    唐维国其实很想拍桌子指着张帆的鼻子骂,但不敢。

    他不怕张帆,但怕张帆身边的吕利君。

    关于吕利君这个人,唐维国虽然没见过真人,但却是听说过这个名字的。

    对这个人的过往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听过一些传说的故事。

    如果说黑瞎子是不太守规矩的心黑手辣的暴徒的话,那吕利君冷面铁血的边境战士!

    这样的人,唐维国一个都惹不起。

    良久,唐维国才咬牙问道:“你想怎么办?”

    张帆沉声说道:“简单,还是那句话,你怎么跟方忠合作我不管,但我的货你必须吃了。”

    唐维国闻言,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张哥!吕哥!你这是把我唐维国往死路上逼啊!我真没法子啊!我若是给你们卖货,时间一长,黑瞎子不可能没察觉的!到时候以黑瞎子的手段,我老婆孩子都会受到牵连!”

    张帆脸色平静:“那是你的事儿,对吧?你干着这一行,一个月挣人家十年的钱,有点风险,也是正常的,对吧?”

    “我TM的!这么干,会死人的!”

    “我说了,那是你的事儿!话我说完了,改天苗仁风会继续跟你联系,怎么选,你看着弄!”

    张帆冷冰冰地搁下一句,随后与吕利君起身,大步离去。

    张帆对这次跟唐维国的见面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上次苗仁风他们三个去谈了,在去谈之前,张帆就感觉,肯定不会有啥结果。

    因为张帆清楚,唐维国混迹社会这么多年,肯定不至于被苗仁风他们三个愣头小子给吓唬住。

    但这次不同了,这次还有吕利君在。

    有吕利君在,张帆相信,唐维国会知道怎么选择。

    张帆猜到唐维国肯定会有反应,但他没猜到,唐维国的反应比张帆想象中的大很多。

    在张帆跟吕利君两人下楼后,才刚离开没多久,唐维国就把在卧室内追剧的老婆给叫到客厅。

    之前唐维国跟朋友的谈话唐妮没偷听,此刻,她盘着头发,穿着睡衣,有些奇怪地看了眼唐维国那一脸焦急的脸色,问道:“老公,你干嘛了?怎么脸色这么惊惶?”

    “你别问。”唐维国眼睛微红地看着老婆,问道:“老婆,咱们在海北有哪些不动产来着?”

    唐妮愣住了:“家里在海北有哪些值钱的玩意你不清楚吗?”

    “我懂个屁,平时我也没怎么投实业,就想问问给你的钱,你都用在啥地方了?”

    “咋的?你查账啊?”

    “没有的事儿!你就跟我说说,还有没有啥值钱的东西,比如房产之类的。”

    “房子倒是没有。”唐妮想了想,说道:“就是和几个朋友合伙在城东那边开了个美容美发的沙龙,也不是很挣钱,一年能分个二十来万吧。”

    “除了这个美容沙龙呢?”

    “别的倒是没有了,哦!对了,我还在网上投资了一些股票,买了点债券和黄金啥的。”

    “这些倒是好办。”唐维国松了口气:“你一会就跟松松打个电话,叫他最近一阵子呆在大学别出门,也别回老家,然后你收拾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欧洲。”

    “去欧洲干嘛?”唐妮愣住了:“好端端的,你?”

    “我说了!你别问那么多!咱们一块去欧洲,最少在那边呆半年,谁给你打电话你都别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