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58章 一天期限
    

    柱子把猎枪平放着搁在大腿上,冷冷说道:“咱们也不是来杀人的!哪管他是不是市区?这种落单的机会不常有,你们几个也做好准备,等他的车驶入小道,路上没啥监控了,咱就动手!”

    “柱子哥!我们听你的!”

    “嗯!准备好!一会看我手势!”

    “明白!”

    “明白!”

    X6车内。

    张帆抽着烟,看着反光镜内的黄色出租车,皱眉数道:“龙哥,后面有一台出租车好像一直在跟着哈?”

    “不可能吧?”王亚龙一愣:“你是不是看错了。”

    “应该不会,我跟你说龙哥,以前我就被人跟踪过,差点挂了,从那之后,每次上车的时候,我就多留了个心眼。”

    听到张帆这么说,王亚龙眉头也皱了起来,一边掌握好方向盘,眼神也时不时往反光镜看去。

    三战之后,很多城市还处在复兴的阶段,经济很萎靡,城市内的车流量更十几年前完全没法比,整个城市的景象有点像是千禧年初的模样。

    所以,后面有车跟踪张帆才能这么快发现。

    过了大约一分多钟。

    “好像还真有一台车跟踪哈?”

    “嗡嗡~”

    X6快速行驶着。

    张帆沉声说道:“肯定是奔着我来的,有可能是贾志豪的人,龙哥你赶紧把车往大马路上开,大路上监控多人多,他们肯定不敢动手!”

    “有意思,我都好多年没遇到这种事儿了!”

    王亚龙一笑,踩了脚油门,同时猛打方向盘,准备把车驶入右边的大道。

    就在这时!

    “轰轰!”

    伴随着咆哮的汽车马达声音,后面的出租车骤然加速,一瞬间,两台车的距离就拉近了许多,距离已经不到五米!

    张帆一惊:“握草!他们追上来了!”

    “轰轰!”

    出租车继续加速行驶着,估计挂的是三挡,车速已经超过六十码了,车尾部都开始冒烟了。

    紧跟着,两秒钟后,出租车已经到了与X6平行的位置,出租车副驾驶的车窗降下,一只猎枪的枪托搭在车窗上,指着X6!

    “龙哥小心,他们有枪!”

    张帆脸色一变,大喊着提醒了一声,旋即毫不犹豫的把头趴下!

    “嘭!”

    霎时间,副驾驶的柱子抬手冲X6这边崩了一枪。

    枪响后,X6主驾驶的车窗瞬间被打碎,破碎的玻璃渣子顺着车窗溅.射进车内,不少玻璃渣子砸在王亚龙的脸上,顿时王亚龙的脸被划开了不少的口子。

    张帆把头埋在车座下边,瞪眼冲王亚龙说道:“龙哥,你这车这么高端,玻璃居然被土枪给打碎了哈?你没事吧?”

    “姬吧高端,这也不是啥防弹车啊!”

    王亚龙瞪眼回了一句,犹豫脑袋缩到车座位下边,没有了视野,所以,X6在往前窜出去不到二十米后,一头撞在路边的一棵树上,随即右边的车轮也冲进路边的水沟内,X6彻底熄火。

    “唰唰”

    而就在X6熄火的同时,后边的出租车依旧没停,同时四扇车窗全部江夏,下一秒,好几杆猎枪从车窗内伸出来。

    “呯呯呯!”

    接连三枪!

    X6的左边车窗的两扇玻璃全碎了,同时大灯也被打碎了一只。

    “嘎吱!”

    出租车一个粗暴刹车,停滞!紧跟着,车门拉开,车上的柱子等四个人持枪快步下车。

    “呼啦啦”

    柱子一伙人快步冲过来,而X6车内的张帆和王亚龙则有些悲催。

    犹豫X6栽倒在路边,右边半边车身被路边的防护栏当着,车门根本打不开,所以,连跑都没法跑!

    这条路虽然人流量不大,但此刻路上还是有少许人的,不少人远远的瞧见了,吓得赶紧跑路,少许胆子大殿的,则是远远的拿着手机在拍照。

    “唰”

    柱子一马当先,一个箭步冲过来,随即一只手伸进X6车内,打开主驾驶的车门,瞪眼盯着车内的王亚龙。

    王亚龙斜躺在椅子上没动,歪脖子盯着柱子:“老弟,在海北,这么拿枪指着我,你胆子不小哈!”

    “我不但指着你,随时可以崩了你!你在这跟我装个姬吧毛!”

    柱子冷冷扫视王亚龙一眼,他根本不认识王亚龙,也没有在海北多呆的意愿,所以,对王亚龙的话根本没放在心上。

    “唰”

    一边说着,柱子拿着猎枪,猛地一枪托砸在王亚龙的脑门上,将其砸得脑袋歪到一边,随即用猎枪指着副驾驶座位上的张帆:“你叫张帆?”

    张帆眯眼看着他:“你是贾志豪的人?”

    柱子语气梆硬地说道:“小比崽子,一个外地佬,瞎几把出牌,想好怎么死了吗?”

    张帆眨眨眼:“想过,一百岁的时候,死在小老婆的床上。”

    “去尼玛的!”柱子眼睛微红,抬手就崩了一枪。

    张帆时刻盯着柱子的动作,在柱子开枪的同时,右手撑着坐垫,强行往车前窜了一点。

    但即便如此,张帆小腿也被趔趄的钢珠刮了一下,他伸手一摸,小腿处黏糊糊的,全是鲜血。

    柱子冷冷盯着张帆:“狗命先给你留着!小比崽子,你给我听好了!回去好好反省反省,老老实实的,别以为抱着棵大树就能窜上天了!”

    张帆嘴角挤出一丝笑容,眉头紧皱:“你要真行,就不会戴着头套跟我说话!”

    柱子没理会张帆,看了眼百来米外的哪些躲在路边或是小巷子口盯着这边的行人,随即收枪,扭头冲身边的同伴说道:“哥几个,撤了!”

    “走!”

    “撤!”

    说话间,柱子和三个同伴迅速把猎枪插在后腰上,旋即快速朝着原来的出租车奔去。

    几秒钟后,柱子等人上车,跟着车子启动。

    十分钟后,张帆被赶来的医生抬着送到了海北中心医院,而王亚龙则是被赶来的警署的人带去警署,接受询问啥的。

    与之同时,海北,君豪大酒店,顶层某套房内。

    黄隆站在落地窗前,一手叉腰,脸色极其难看的正在跟人通话着。

    “铁民!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花多少钱,一天之内,你必须把这次开枪崩亚龙和张帆的人给拎出来!听懂了没?”

    电话那头,铁民沉默半晌,点头:“人已经撒出去了,正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