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61章 焦虑的蒙远
    

    但让蒙远赶到意外的是,号码拨过去,却迟迟没人接听。

    蒙远眉头皱着,过了一会儿,又拨了第二遍,可还是无人接听。

    “看样子,柱子是出事了啊!”

    卫生间内,蒙远眉头紧皱,脸上也泛起焦虑之色。

    蒙远很清楚,如果不出意外,这会儿柱子已经把事儿办完了。

    而事实上,张帆也进了医院了,这就意味着,柱子已经把该办的都办了。

    按理说,这个时候柱子不存在手机不放在身边的,原因只有两个。

    一是事儿虽然办了,但惊动了官方,柱子他们被官方的人抓住了。

    二是……柱子被黄隆的人给逮住了!

    这两个原因中,蒙远又倾向于是第一个原因,因为在蒙远看来,这次的事儿也没弄出人命,张帆就受了点轻伤,即使被官方抓住,顶天了就是一个私藏枪支罪。

    但如果被黄隆的人逮住,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活蹦乱跳的人被逮住,能不能被完好无缺的被抬出来都难说。

    “等晚点再打个电话试试看,但愿柱子一切平安吧。”

    蒙远搓了搓脸颊,满怀心事的从洗手间内出来。

    蒙远跟柱子的感情不一样,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而是朋友,是发小。

    两人小时候就认识,几十年的交情了,这一次,蒙远半夜给柱子打电话,根本没提钱的事儿,柱子连夜就赶过来了。

    焦虑归焦虑,眼下蒙远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

    另一头,海北某会所的地下室内。

    柱子四人被分隔开,柱子单独一个地下室房间,另外三人则是挤在一个房间内。

    地下室的某个房间内。

    房间内灯光昏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私人刑场的模样,约莫20来个平方的房间内,四周墙壁刷了一层白灰,也没有窗户,整体上虽然比较干净整洁,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柱子一只手被拷在与地板固定的铁椅子上,左手已经经过包扎之血了,只是脸上还留着血污,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看上去很狼狈凄惨。

    “咣!”

    房间的铁门被推开,铁民背着双手,迈步走了进来。

    “唰”

    铁民提了提裤线,坐在柱子对面的沙发上,抬头看着他:“还没说呢?谁指使你办这事儿的?”

    柱子歪脖子盯着铁民:“你想让我说什么?你觉得我看起来很像是那种软骨头吗?”

    铁民挠挠鼻子,目无表情地看着他:“海北是一座靠海的城市,你信不信,我给你浑身绑满石块,丢海里喂鱼?”

    柱子毫不犹豫点点头:“我信。”

    “那你还犹豫个啥呢?你是觉得我不敢杀你,还是觉得自己能忍受一些非常规手段啊?”

    闻言,柱子眼皮跳了跳,眉头微皱着,不吱声。

    铁民从兜里摸出烟,随手给柱子甩了一支,他点着烟,深吸一口,说道:“我不是拿你没办法,而是觉得吧,出来玩的,谁都希望能体面的活着,我要在你身上划个几十刀,那也不能给我长肉长脸,没啥意思,你也老大不小了,义气得有,但毕竟不能当饭吃,你好好想想,下午的时候,我再过来。”

    说着,铁民起身,伸手在柱子肩头拍了拍,随即也没太为难柱子,迈步就离开了房间。

    留下柱子一个人在房间内,大口大口的吸着烟,表情纠结。

    铁民离开房间后,一名穿着皮夹克,梳着大背头的青年迎了上来,问道:“民哥,他还没说呢?”

    铁民点点头。

    大背头两眼中闪过一抹残忍:“用不用我给他上点硬菜?”

    “先不用。”

    闻言,大背头一愣。

    铁民背枕着白腻子灰的墙,低头抽着烟,沉吟说道:“这人不是海北本地人,听口音,有点像是金洲那边的,海北这边,稍微有点眉目的人物,基本都是熟脸,没这一号人,我总感觉吧,贾志豪费这么大的劲,从外地找一批人,整这种虎头蛇尾的事儿有点多余。”

    大背头闻言,眉头皱着,点了点头:“嗯……民哥,那如果他一直死挺着不说呢?”

    “那就给他丢警署去。”

    铁民淡然说了一句,随即离开。

    海北医院内。

    十分钟后,正在病房内躺着,刚醒来的张帆接到了铁民的电话,“喂,民哥?”

    “人是抓住了,但对方不吐口。”

    “不吐口?”张帆有些诧异地说道:“这事儿有点怪哈,我跟贾志豪方忠黑瞎子那帮人的矛盾都快摆到明面来了,他还藏着掖着干啥呢?还要玩真心话和大冒险吗?”

    电话里,铁民沉声说道:“隆哥过的话,这事儿你拿主意,人怎么办你决定。”

    在张帆跟铁民通话的时候,他并没有主意到,此刻,隔壁床位上的蒙远正半躺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故事会,但耳朵却是竖了起来,正竖着耳朵听张帆这边的情况。

    张帆并没有察觉到蒙远的异样,他沉吟说道:“再等等吧,等明天伤好点,我就出院,当面跟这人聊聊。”

    “行!”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张帆这才发现,蒙远身子微微往自己这边靠,明显有点偷听的意思。

    张帆咧嘴一笑,看了蒙远一眼,调侃道:“蒙哥,你还有听墙的爱好呢?”

    蒙远闻言,脸色一沉,没吭声。

    “没事儿,我也没啥秘密,偷听也没什么。”张帆微微一笑,揶揄道:“倒是蒙哥你,我听说你有个女儿,等过几年,女儿长大了,带了男朋友回来,你如果也趴在房门口听墙,那就比较好玩了。”

    蒙远脸一黑,瞪眼骂道:“滚尼玛犊子!”

    “呵呵。”

    张帆一笑,这时候医生进来换药了,他也就不再说话,配合医生换药。

    时间很快,转眼就到了午后两点。

    趁着病房内没有医生和病人家属,而张帆和另外一个病号正睡午觉的时候,蒙远又从床上爬起来,一骨碌钻进洗手间。

    “唰”

    拔卡,换卡!一气呵成。

    蒙远换了手机卡后,立马又给柱子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然而,让蒙远十分蛋疼的是,电话依旧打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