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63章 生意和人情
    

    张帆摇摇头,郑重说道:“不是!”

    看着张帆脸上那严肃和诚恳的脸色,蒙远心中也有些动摇了。

    狭窄的洗手间内,蒙远双眼紧紧盯着张帆,好半晌,脸上泛起羞赧之色,他挠挠头:“那啥?昨天晚上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伙人?”

    其实听蒙远说了这么多,对他这次为什么找自己谈话商量,张帆心底下已经是有所预料的了。

    所以,听见蒙远这么问,张帆一点也没意外,直接点头承认了:“是,四个人,就是昨晚堵我,开枪崩我的人。”

    蒙远脸上泛起纠结之色,他咬咬牙,问道:“能不能把他们放了?”

    “你的人?”

    蒙远大方承认:“是,前阵子有一伙梦圆人在豪森格勒酒店附近堵我,我以为是你找的人,所以。”

    张帆眯眼看着蒙远:“呵呵,蒙哥,谁砍的你,你没查仔细就这么办事啊?”

    “是我的失误,张帆,这几人是我很重要的朋友,你能不能……”

    蒙远有些羞愧的看着张帆。

    而其实,在蒙远心底下,对于张帆之前的说辞并没有全信,直到现在,对自己被砍伤的那伙人,蒙远还是有点怀疑是张帆指使人办的。

    对张帆,他顶多信了五分。

    但话说回来,不管他信不信,柱子现在在张帆的手里,他即便不信,脸上也不能表露出来,否则,柱子要想完整回来就难了。

    张帆摩挲着下巴,眯眼看着蒙远,沉吟说道:“蒙哥,我也不瞒你,人确实在我手里,但你也知道,昨天晚上去抓你朋友的,也不是我本人,你朋友身上的零件是不是完好无损,我也没法保证。”

    蒙远闻言,心头一沉,嘴角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知道,能理解,知道人能或者回来就行了,这事儿是我欠考虑,你有什么要求,你就提吧!”

    张帆咧嘴一笑,思索片刻,说道:“行了,既然话说开了,这事儿都好说,你朋友在我那没事儿,你也不用急,先在医院住着,养养伤,缓几天再说。”

    张帆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完全就等于拖着,所以,蒙远一听张帆这么说,就有点急了:“张帆……能不能高抬贵手,现在就把人放了?这事儿弄得……你要心里有气,这样,我拿五十个作为安慰,怎么样?”

    “不急,不急。”

    闻言,蒙远心中想骂娘了,差点就说:你TM不急我急啊!几个男人你扣着干什么?也不能给你繁衍后代啊?

    但这话到嘴边,蒙远硬是给憋回去了。

    这会儿毕竟人还在张帆手上,他还的看张帆的脸色,所以,不敢太表露出布满之色。

    蒙远脸上泛着恳求之色:“张帆……”

    “急什么?你朋友在我那好吃好喝供着,你就在医院内安心住院,其他啥事儿不用想。”

    蒙远闻言沉默半晌,也只能作罢。

    随后两人回到病房,继续住院疗养。

    而回去之后,张帆就给铁民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大致内容就是希望铁民善待柱子他们,先别动粗,也别交警署。

    铁民没多问,欣然同意。

    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两天过去了。

    张帆身上的伤谈不上有多严重,所以,住院三天,也就出院了。

    而相比之下,蒙远身上的刀伤就严重多了,按医生说的,最少要住院一个多月。

    两天后的下午,张帆办理完出院手续后,直奔苗豆工作室。

    现如今的苗豆工作室跟以前不一样的。

    以前吧,在苗仁风的“压榨”下,吴亮斌平均一天一部电影,而现在吧,虽然依旧拍那啥*****,但频率已经没那么高了。

    差不多一星期一部吧。

    用苗仁风的话说:苗豆工作室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时期……

    即将装修完毕的公司地址跟苗豆工作室不远,所以,平常大家没啥事儿的时候,也经常来工作室聊聊,喝茶。

    工作室内。

    苗仁风瞪眼盯着张帆:“真不是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咱们不是要找蒙远搭桥,然后搭建销货渠道吗?这会儿蒙远的人正好在你手上,你干嘛不趁着这个机会,跟他提出来呢?”

    吴亮斌也有些疑惑地问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帆哥,这会儿你要是跟蒙远提这个,他绝壁会同意。”

    张帆斜视吴亮斌一眼:“话是这么说,你不觉得这事儿有点强行绑架的意味吗?”

    吴亮斌撇撇嘴:“什么绑架不绑架的,一码归一码,这事儿是蒙远他自己办的不地道,草!TM的茜茜差点被周小强那货给墙报了,这事儿我都还没消气呢!他又整这事儿。”

    张帆环视房间内的王成和孔懿等人一眼,摇摇头,“不一样,做生意,可以明码标价,明明白白的交易,但是做朋友,这显得有点不近人情,蒙远这个人,谈不上有多讨厌,我觉得咱们可以有长久的交往。”

    吴亮斌闻言,抬头瞥了张帆一眼,捏着鼻子,没吭声了。

    而王成则是皱眉问道:“行了帆哥,我相信这事儿你肯定能办好,但我不明白的是……你为啥现在还把蒙远的人扣住呢?蒙远都求你求到那份上了,你直接换给他,那不挺好吗?”

    “我是故意的!”

    张帆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太容易到手的东西,都不会得到珍惜,这是人的通病,一个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如果朋友或是亲戚转眼就帮他把困难解决了,他未必会领情,所以,蒙远的那伙人……就先晾着吧,正好趁着他住院的这一阵子,可以跟多联络下感情。、

    闻言,苗仁风挺不以为然地说道:“反正你是带头大哥,你怎么都有理,不过帆哥,这批货在咱手里拖了挺长时间的了,如果不尽快散出去,以咱们手里的那点资金,连下一批货都没钱去进。”

    “这个我知道,咱们既然要办,就把根基打牢固,只要蒙远和他大哥贝迪这条线稳固了,贾志豪就没辙,也就没法卡咱们的销售线了!到时候,咱们就能在海北跟贾志豪平分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