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75章 ****的对手
    

    在动手之前,庞统做了多手准备,该想到的几乎都想到了,甚至于,眼下车子停的这个地方都是庞统事先选好的地点。

    这个地方是在一条大约有一百多米宽的河边,河的对岸是粮食市场和菜市场,而这边呢,则相对安静些,只有零星的几个棚户,棚户里边常住的,也多是些干苦力活的民工啥的。

    此时此刻,马路上人很少,庞统挂断电话后,推开门下车,然后走到河边的而一个棚户房前,拿出钥匙,开了门,然后从棚户房里边开出来一台金杯海狮面包车。

    而在庞统下车去棚户房的时候,车内,王成跟柱子两人满头大汗,面面相觑,皆是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焦虑和恐惧。

    之前庞统跟周博打电话的时候,后座上的王成跟柱子两人也多多少少听到了些,短短不过半个多小时,在王成的印象里,庞统这人就是个狡诈冷静的亡命徒的形象。

    在这样的环境下,王成和柱子两人心里不哆嗦是不可能的。

    王成和柱子两人都被防狼喷雾剂喷了下,两人都感觉浑身使不上劲,连站起来都困难,眼下,庞统虽然下车了,可车子锁死了,他们俩又没有丝毫武器。

    “咋弄?这也太背了吧?碰到这样一个疯子!”柱子眼神里有着焦急,压低了声音冲王成问了一句。

    “看样子,是真的打算跑长途,也不知道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这个矮子准备换车了!”

    王成微微抬起头,透过车窗,冲外边看了一眼,继续说道:“指望帆哥和黄老大他们肯定希望很渺茫了,只能我们自救。”

    柱子连忙问道:“怎么个自救法?”

    王成瞪眼,快速问道:“你身上有现金吗?”

    “你要现金干啥?”柱子一愣,回应道:“有千把块钱吧,昨天跟麻子他们打牌赢的。”

    “给我!”

    柱子虽然满肚子疑惑,可也没拒绝,立马从兜里掏出一沓大约有七八百块钱的现金,递给王成。

    “嗡嗡~!”

    而这个时候,王成扭头冲外边看一眼,看见庞统已经进了棚户房间内,并且,已经进了金杯海狮,启动了面包车。

    王成望着眼前的,散落在车内坐垫上的百元现金,一咬牙,拿出挂在腰部的一串钥匙和指甲刀,紧跟着,他眼底泛起一抹狠色,直接用指甲刀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上剪了一刀!

    “呲~”

    很快,鲜血就从食指尖冒了出来。

    “唰唰”

    王成飞快的用鲜血在现金上写下一个猩红的救字,写完一张后立马又写第二张,第三张……

    “他来了,来不及了!”

    一直盯着窗外的柱子突然低喝了一句,旋即王成将写好了字的五张现金一股脑的,全塞进自己的内.裤兜里。

    王成刚做完这一切,庞统就摆好了金杯海狮,大步走开,旋即一把拉开捷达的车门,盯着车内的王成跟柱子两人:“换车,速度的。”

    柱子望着并排着的,距离不到两米远,开着车门的金杯海狮,眨眨眼,说道:“你跟我们喷的那啥玩意,现在我感觉就像是被十个老寡妇车轮战,被榨干了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哥们,要不然,你抱我们过去呗?”

    “别扯淡,那个喷剂功效如何我心里有数,你们俩虽然不能跑,爬海狮能爬的!”庞统冷冷说着,从兜里摸出枪,顶在王成的头上:“再说一边,上这台车!”

    庞统这么做也是很无奈的事儿,毕竟他身板太脆了,如果不是事先给王成和柱子喷了药的话,这会儿五个庞统绑一块,也不够柱子和王成两人打的。

    即便如此,庞统在跟王成和柱子两人对话的时候,还是拿出了枪,而且,左手一指摁在腰部的雷G引线上。

    王成无语,只能颤颤巍巍的从捷达车内爬出来,整个人像是九十多岁的行将就木的老头一样,一步三晃,慢悠悠的上了金杯车。

    大约一分钟后,当王成跟柱子两人上车后,庞统并没有直接开车,而是钻到后座上,用枪盯着王成的头,目无表情地盯着他:“把你衣服扒了。”

    “啥意思?”

    王成一愣,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问道:“扒我衣服干啥?哥们……我这人有尖锐湿疣,你整这个……不太好吧!”

    庞统目光冰冷地问道:“你手受伤了,怎么回事?”

    闻言,王成心头一惊,心说这矮子观察力好强,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自然了,可还是被他看出来了。

    王成勉强一笑,说道:“刚刚剪指甲的时候,不小心把手剪伤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你装的很自然,可车门上有血手印。”庞统冷冷说着,脸色铁青地再次问道:“虽然路有点远,可我不介意带两具尸体过去!扒衣服!!”

    “草!”

    王成崩溃,有些无奈的,只能慢悠悠的拉开衣服的拉链,开始脱衣服。

    而在旁边的柱子只能干着急,他可是亲眼看见王成把钱塞进内.裤兜里的,可眼下这情况,只要王成把裤子一脱,那些写着救命的钱就无所遁形了。

    很快,王成就脱光了上衣,赤着胳膊,脸色难看地冲庞统问道:“哥们,裤子就不必脱了吧?不太雅观的。”

    “脱!”

    “草!真没意思!”王成阴着脸骂了一句,沉默好一会儿,随即硬着头皮,扶着车椅子站了起来,冲柱子说道:“柱子,你扶着我一点,我感觉腿有点发软,直哆嗦。”

    “啊?”

    柱子一愣,想要从王成眼中看出些什么,但是啥眼神也没有。

    柱子眉头一皱,只能微微靠近了点,扶着王成的脚。

    “看见水灵灵的妹子,我也很想****,可TM当着俩男人的面,被迫坦诚相对的,这也是头一回。”

    王成无语地说了一句,旋即,在庞统一眨没眨的目光注视下,一件一件的褪下裤子。

    正值四月中下旬,海北的纬度位置也不算太低,所以,这个时候的气温还是稍微有点冷的。

    穿了三件裤子,外边是蓝色牛仔裤,里边居然还有一件秋裤,最里边才是内.裤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