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92章 贝迪
    

    快速行驶的尼桑面包车上。

    “你们要干什么??”

    之前还颇为蛮横刁钻的王佳慧此刻浑身都在颤抖,大眼睛里满是惊恐地看着车内的三四个腰大膀圆的男人。

    副驾驶座位上,苗仁风叼着烟,头也没回:“听说你是海北大学的交际花,一晚上的价格能有五位数,是不?”

    “什么交际花??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王佳慧脸色惊惧,不停地挣扎起来,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惊叫:“我告诉你们!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老公是谁!你们最好放了我!不然让我老公知道了!过不了三天!你们全部得被丢进金沙河!”

    车内,一名满脸横肉的青年揶揄道:“你相好是方忠吧?好牛比呗?”

    王佳慧一愣,心凉了一截:“你们知道?知道还不放了我?”

    苗仁风冷冷说道:“据说,方忠为了包养你,两年在你身上的花费不下三百万?”

    听见苗仁风这话,王佳慧如同在大冬天被人浇了一盘冷水,从头凉到脚!

    对方居然知道方忠!既然了解方忠是啥人,还敢绑架自己!

    这很明显,意味着对方根本不怕方忠,甚至很可能就是奔着方忠来的。

    王佳慧使劲扭动着身体,声音泛着哭腔:“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求求你们了?放了我?放了我好吗?我就是一个小女人,啥也不知道,跟我没一点关系!”

    “别扯没用的!我们不为难你,就要你办个事儿!”苗仁风冷眼说了一句,随即掏出手机,调出一则视频录像,然后把手机搁到王佳慧面前:“这个视频你先看看,确认下男女主角!”

    王佳慧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视频。

    看着看着,王佳慧满脸通红,羞愤欲绝。

    视频中的男女主角正是她跟方忠,而且就是昨晚在嘉豪酒店的一夜缠绵。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王佳慧满脸通红,差点要崩溃了。

    作为一个女人,被拍了这种视频,这没几个女人能受得了。

    “不要紧张。”苗仁风冷漠地转过头,盯着王佳慧:“我们对收藏这种视频没有兴趣,我只要你办一个事儿。”

    “用你的关系和手段,拿到方忠的软肋。”

    王佳慧愣住:“什么意思?”

    “这个软肋可能是他们公司的内部流水账单,也可能是方忠本人的一些私密的,不能见光的事儿,我这么说,能理解吗?”

    王佳慧杏眼圆睁:“你们…你们…我这么干,忠哥发现了,以他的脾气,我会人间蒸发的!”

    “这就看你个人的能耐了。”苗仁风舔了舔嘴皮:“我可以给你保证,只要你给了我们想要的,这个视频不会外泄,另外,在你办事的期间,我们可以帮你办好护照,事成之后,再给你拿一百万,你出国也好,去外地也好,随你便。”

    王佳慧脸色阴晴不定,表情极度纠结犹豫。

    苗仁风冷冷看着她,良久,冰冷说道:“你考虑清楚,我知道你父母都安好,你还有个弟弟,正在上天舟市高中二年级,他这个年纪,正是青春躁动的时期,我想…对这种视频…他会很感兴趣的。”

    王佳慧闻言,脑袋嗡的一下,感觉快爆炸了。

    她无法想象…这种视频如果被她的父母或者弟弟看见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下午四点,金洲市区,某高档中餐厅内。

    张帆、黄隆和贝迪三人餐厅一口靠窗位置吃饭。

    贝迪这个人,看上去很显年轻,穿着宝蓝色西服,头发乌黑,脸上和眼角也几乎没什么皱纹,身材匀称,也不显发福,整个人看上去就跟不到三十岁的小伙一样。

    黄隆含笑看了贝迪一眼,调侃道:“外界都说你五十了,可我今天一看,你应该是10后吧?驻颜有术啊。”

    贝迪往椅子上一趟,双手枕着后脑勺,无语说道:“我大儿子都快二十了…”

    说着,贝迪目光一转,看向张帆:“你叫张帆?”

    “啊。贝总你好你好。”

    张帆点点头,忙伸手过去,跟贝迪握了握手。

    贝迪望着张帆,揶揄道:“能跟张总一块吃饭,我很荣幸啊,我听蒙远说,你打个电话,我得叫你大哥,呵呵,今天总算跟大哥吃饭了。”

    闻言,张帆多少有些尴尬。

    他没想到,当初半冲动半吹牛皮跟蒙远说的话,居然真的传到了贝迪的耳中,而贝迪似乎还当真了?

    黄隆不动声色地看了贝迪一眼,心说,恐怕不是你要叫大哥,而是得排着队叫大哥…

    “哎哎?那啥?”经过这一阵子,张帆也多少有了进步,反应很快的打了个哈哈,同时端起桌上的酒杯:“低调,低调。毕竟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呵呵。”

    贝迪眼眸中略含不屑地笑了笑,单手晃着身前的酒杯,随意与张帆碰了下。

    “大哥,以后多照顾哈。”

    小喝一口,贝迪半开玩笑,半揶揄地冲张帆说了一句。

    张帆能听出来,贝迪心中还是有气的。

    他肯定是对前阵子蒙远在海北的一系列遭遇不满,而眼下,黄隆就在一张桌上,他不太好把气撒在黄隆身上,所以,有意拿话激自己。

    张帆心中略过诸多心思,随即眼神一瞥,正好看见端着一个托盘过来的餐厅侍者。

    侍者是个女青年,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化着妆,身材挺高,得有一米七多,她穿着工作服,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三杯饮料。

    贝迪扭头看了侍者一眼:“我没点饮料啊?”

    “这是我们餐厅送的。”

    侍者轻声解释了一句,旋即将三杯柠檬放到三人的身前。

    张帆大多数时候大大咧咧,谈不上心思缜密,更聊不上心细如发,但在某些时候,偏偏又具有常人不及的观察力。

    又或许是侍者靠近贝迪,正好与张帆相对,使得张帆有更好的视角与角度的关系。

    张帆注意到,侍者端饮料的右手有点粗糙,手的骨骼比较粗大,并且虎口部位,还有一层不算太厚的茧。

    除此之外,张帆还注意到,侍者在为众人端饮料的时候,右手在微不可查的颤抖着。

    “噔噔噔!”

    侍者刚走的时候,张帆脑海里闪过一道电光,脱口冲贝迪和黄隆喊道:“别喝!饮料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