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195章 后遗症
    

    “被逼的?”方忠眉毛微微一挑,看着王佳慧,声音清冷地问道:“具体情况说一下。”

    王佳慧眼神中满含惊惧地看了眼方忠手中的枪,浑身不可抑止的微微颤抖着,她咬着嘴唇,良久,才说道:“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们不是去了嘉豪大酒店吗……”

    金洲,535医院内。

    “蹬蹬”

    穿着休闲的铁民和王亚龙两人风尘仆仆的带着几个人上了二楼,然后在黄隆的病房外远远的看了眼,眉头紧皱。

    “民哥,龙哥。”

    张帆眼睛微红的起身,跟两人打了个招呼。

    王亚龙一脸焦虑地问道:“隆哥怎么样?脱离危险期了没?”

    张帆叹口气,迟疑了下,摇摇头:“还没,我听医生说……”

    “医生怎么说?”

    张帆咬咬牙:“医生说,可能会有后遗症,影响神智……”

    “这么说,隆哥很可能以后成为傻子呗?”铁民脸色不善地看了张帆一眼。

    张帆低下头,没解释,算是默认了。

    王亚龙烦躁地戳了戳脸颊,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怎么会这样呢?好端端的,贝迪呢?他那边抓到人了没有?什么说法?”

    提到贝迪,张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除了黄隆刚被送进医院来的那会,贝迪过来看了下,呆了十来分钟之外,就没有来过了,也没打电话过来问过情况,态度有点冷淡。

    至于贝迪有没有抓到那个化妆的下毒的侍者,张帆也不知情。

    第二天,上午十点,海北。

    国道上,一台丰田霸道车内,正准备去印冬接货的苗仁风突然接到王佳慧的电话。

    “喂?”

    “我昨晚跟方忠在一块的时候,有所发现。”

    “哦?”苗仁风眉毛一挑,下意识的踩了脚刹车,随即往右边打方向盘,缓缓停车,问道:“什么发现?”

    电话那头,传来王佳慧忐忑不安的声音:“我昨晚跟方忠在一块,我用迷药把他给迷晕了,然后我翻了他的手机,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些照片,我感觉这些照片都很可疑。”

    苗仁风闻言,立马来了精神:“什么照片?发过来看看?”、

    “我给你发一张吧。”

    王佳慧低声说了一句,旋即在微X上给苗仁风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显示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呆在一个装修精致的公寓房子里,他面前的茶几上摆了大约四五个巴掌大小的用透明袋子抱着的粉末,同时还有一堆散乱的百元大钞。

    在客厅内,还有两三个青年人,不过这些人距离比较远,而且被打了马赛克。

    这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用钱卷着一叠粉末,像是卷烟似的,神情陶醉,抽着,只不过,由于角度的关系,只能看到这个年轻人的侧脸。

    “这是在打K?”

    苗仁风一愣,冲爬过来一块看的王成和吴亮斌小声问道:“你们看看,这是在吸K粉吗?”

    王成皱眉看了一会,“是不是K不知道,光看这陶醉像是飞升一样的表情,就肯定不是啥好玩意。”

    吴亮斌沉吟说道:“是不是K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谁啊?”

    “对!关键是人!”

    苗仁风点点头,旋即嘴巴贴近了手机,冲电话那边的王佳慧问道:“照片上的人是谁啊?你这照片整的?模模糊糊的,谁看的清啊?”

    “我这里还有几张清晰的正面照片。”电话里,王佳慧低声回应道:“我昨天拿到照片的时候,回去想了很久,然后又问了不少人,最后才确定这个人。”

    “他是谁?”

    “他叫金秀奇,他爸是市里管城建的一把手。”

    车内的苗仁风和吴亮斌三人闻言,心头一震。

    三人面面相觑,相视一眼,皆是感觉这张照片有一定的份量。

    如果真像王佳慧说的那样,这个金秀奇他爹是吃皇粮的,并且还是带衔的的话,那这份资料就有份量了。

    苗仁风目光一凝,沉声说道:“行,把你剩下的几张照片都发过来!”

    “不行!”

    苗仁风眉头一皱:“什么意思?你跟我还价啊?”

    “这不是跟你还价,我是个小女生,但不是傻子,万一我把照片给了你,你没删除我的视频,那怎么弄?”

    闻言,苗仁风撇撇嘴,冷笑着说道:“那你说怎么办?要不然我给你写个保证书呗?或者到公证处咱们公证一下?草!”

    “大哥,你别逼我,我只想要回我的视频资料!这东西给了你,我在海北上学也上不成了!甚至我家里人都会受到牵连!你考虑下我!我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

    “你承担多大的风险管我姬吧事儿啊?我就知道一个理,你必须先把照片给我们!就这么简单!”

    “你……”电话里,王佳慧声音泛着哭腔,“你别逼我行吗?我就一个女人,咱们当面交易又怎么了?”

    苗仁风摸了摸鼻子,既没答应,也没否定,沉吟说道:“晚点给你回复!”

    说着,苗仁风挂了电话。

    苗仁风点了支烟抽着,看着王成和吴亮斌,“你们怎么看?这个王佳慧要求当面交易。”

    王成皱眉思索半天,说道:“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她一个小女人,还没出大学的校园,怎么整起这事儿,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像是在社会上玩的似的。”

    “不见得吧?”吴亮斌瞥了他一眼:“这不很正常吗?换成是我,我也怕你们拿着我的视频二次要价啊,对一个女人来说,这种视频挺重要的。”

    苗仁风想了想,拿出手机:“我给帆哥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看法吧。”

    “算了吧。”王成制止了他:“帆哥现在在金洲呢,隆哥被人下毒,至今还没过危险期,他够烦躁的了,别TM一点破事儿就找他了。”

    苗仁风一瞪眼:“草!这是破事吗?只要咱们能拿到这些照片资料,很可能就能用这个反过来将军方忠!这不是小事!”

    王成想了想:“王佳慧不是发了一张照片过来吗?咱们先确定下那个啥来着?那个叫金秀奇的小崽子到底啥身份,到时候在坚定下这张照片是不是合成的这不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