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归来了凡免费全文阅读 > 第203章 一个两分钟的电话
    

    “老周这家伙,又琢磨出了啥玩意啊?”

    张军喃喃说了一句,他一看就知道桌上的U盘是周立齐叫人送过来的。

    周立齐在公司内的股份其实很少,在股东股份排行上起码排三十名之外了,但他的位置不一样,以前为君豪办过不少的事儿,他算是张帆的老友加总助理了。

    说话间,张军随手将U盘插入电脑,然后喝着咖啡,点开了U盘内容。

    “我说!我是张军的爷爷!你叫张军过来!他见了我!得跪下行三个大礼!”

    “这不是膨胀的问题,而是张军都TM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他没步乔家老四的后尘已经算是运气好了!自从二十多年那事儿之后,他还不是老老实实的眯着?要我说,他现在还能不能拎得动刀都是个问题!”

    听到这些话,张军怔了下,旋即像是没听明白似的,又听了一遍。

    紧跟着,张军才抬起头,看了眼音频文件下边的一行的周立齐的留言:军哥,这是小帆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说话的是一个叫方忠的小孩,怎么决定,你看着弄哈。

    张军看完后,思索不到两秒,旋即莫名笑了笑,轻声自语道:“这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啊。”

    说完,张军思索几秒,旋即拿起座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老梁啊,我是张军……嗯嗯,老了老了,过去的就不提了……帮我个忙呗……恒景地产的……嗯,一个叫贾志豪的……嗯嗯,多谢了哈,你就费点心研究下……嗯嗯,多谢多谢,拜托了哈……嗯再见!”

    一个电话,不到两分钟就打完了。

    旋即张军躺在椅子上,扭头看了眼落地窗33层下边鳞次栉比的高楼和云景,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当天下午,三点左右,海北,恒景地产公司总部。

    恒景地产是贾志豪和吴宗晖创办的,吴宗晖占股没贾志豪高。

    吴宗晖这人以前跟贾志豪算是亲密无间的朋友,两人关系很好,后来,各自有了家庭和事业,关系稍稍冷淡了些。

    尤其是最近几年,吴宗晖把产业逐渐往正道上靠,而贾志豪则继续延续着捞偏门的路子,在这一点上,两人之间也是有点分歧的。

    恒景地产总部,贾志豪在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内,一边看着电影,在他旁边,是一名穿着黑色OL职业装的身材脸蛋姣好的年轻女秘书。

    贾志豪充分发挥了屈原大大的离骚精神,右手端着茶碗,喝着茶,一边乐此不疲的用左手在秘书身上进行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生命延续的探索。

    就在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音传来。

    “唰”

    女秘书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从贾志豪身上下来,旋即整理了下短裙和发梢,走到旁边。

    “真尼玛不是个东西,这个时候打搅老子!”

    贾志豪脸色不悦地骂了一句,旋即喊了声:“进。”

    门一开,贾志豪的心腹刘勃脸色难看地迈步走了进来。

    贾志豪一看见刘波那脸色,顿时心里就一阵不舒服,他劈头盖脸地骂道:“刘波你是早上吃苍蝇了还是吃大便了?脸色那么难看?”

    刘波脸一黑,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冲贾志豪说道:“豪哥……大事不妙啊,我刚刚接到刘处亲自给我打来电话,他跟我说……我们这地产干的几个项目存在手续审批的问题,还说上面对这事儿很看重……”

    “手续审批有问题?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纳闷啊,但他就是这么跟我说的,而且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语气很严肃,还说要严查严办什么的。”

    贾志豪闻声一愣,“不可能啊,今年没进贡?”

    “没有的事儿……年年进贡,进贡的增长幅度远高于GDP增长幅度。”

    贾志豪愣了许久,破口骂道:“什么玩意?手续审批有问题?当初不就是从他手里过的吗?啥姬吧东西?哪根弦搭错了才能说这话?草泥马的王八犊子,一年百八十万的雪花银子往兜里装就完了,现在却开始拔屌无情了?”

    刘勃脸色很难看,他憋了半天,才迟疑着说道:“豪哥,除了刘处外,吴书记的秘书也给我来电了……他云里雾里的跟我说了乱七八糟一大通,我到现在也没太听明白。”

    贾志豪连忙问道:“他说了啥?”

    刘勃回忆着说道:“他说了些什么做人要知足常乐,还有要脚踏实地真才实干什么的,还说做人要谦逊,韬光养晦才能成就大业,不能把步子迈太快……最后好像还说了什么……认清现实??啥玩意我都没明白。”

    贾志豪脸色有些难看,使劲的搓了搓脸颊:“这帮人,都是些猜谜专家,没事就喜欢跟你玩脑筋急转弯……”

    刘勃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好一会儿,才试探着问道:“豪哥……你说,是不是咱们得罪人了?要不然我实在想不出平白无故的,为啥这么整我们?”

    “得罪谁?”贾志豪搓了搓手掌,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黄隆?现在都快废了,正在医院躺着呢,再说了,我跟他有不少的关系交叉,他如果干初一,我回头就能弄十五,他这么干没意义,是自己找不痛快。”

    刘勃闻言,不敢做声了。

    半晌,贾志豪才叹口气,神情有些惆怅和憋屈地说道:“……这如果得罪人,得罪的是神仙啊。”

    另一头,半个小时后,海北某私人黑诊所内。

    方忠和杰森还有佛爷等人在诊所内躺着,而黑瞎子等几个人则是来探望了。

    黑瞎子半边屁股挨着方忠的床位坐着,一边狠狠抽着烟,满脸惆怅地说道:“忠哥,你听说了吗?刚刚刘勃给我打电话,说是上面有人看咱不顺眼,拿话点咱们了。”

    杰森闻言:“啥时候的事儿?不可能吧,就豪哥在海北的关系和能量,不是说咱们有御赐黄马褂和免死金牌,而是……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可能事先没一点风声啊?”

    “唉,这谁知道呢?”黑瞎子叹口气,情绪有些低落:“刘勃跟我说,他怀疑是得罪大神了。”

    得罪大神?

    病床上的方忠眉毛一挑,心中没来由的有些慌乱和烦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