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我要成为地府至尊起点 > 第4章 ,执掌勾魂
    “六道轮回之饿鬼道”!

    一道身影瞬间从至善宫里窜了出来,两团黑色漩涡在他的掌心剧烈旋转,散发着古朴骇人的气息。

    “破”!

    陆平长啸一声,勾魂链编织的法网瞬间破碎,数十位鬼差直接倒退而回。

    “你们还敢动手”!

    陆平看着阎罗,眼睛里满是阴鹜之色。

    阎罗同样面色阴狠,他万万没有想到,陆平能活着回来,并且修行更进一步。

    要知道天下修士未成仙便分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四大境界。

    鬼道则是厉鬼,鬼君,鬼王,鬼皇四大境界相对应。

    成仙后便统称人仙,地仙,天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圣人!

    刚才陆平还是厉鬼境界,现在竟然是鬼君了。

    “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阎罗直接朝着至善宫喊了一句,竟然有质问的意思在里面。

    约莫过了一会,至善宫里传来了平心的声音。

    “从今天开始,陆平持我鬼道孽镜,主管勾魂秩序,可以穿梭阴阳两界,治理阴阳”!

    一句落下,一面镜子在至善宫飞到了陆平头顶,垂下了万道霞光。

    陆平的躯体瞬间凝实,跟常人无异,一身银白色鬼君神袍,头顶带着一方神冠,两条装饰左右垂下。

    阎罗目眦欲裂,不由升腾起一股滔天怨气!

    “娘娘,阎罗不认”!

    要知道他是名义上的地府掌权者,平心娘娘随意任职,有些过界了。

    “本宫主意已定,莫要多言”!

    平心娘娘也是盛怒,没想到阎罗竟然敢如此顶撞她。

    “哼,娘娘既然如此说,阎罗无话可说,但是陆平出了什么意外,就别怪我了,我们走”!

    说罢,率领所有鬼差直接拂袖而去。

    陆平眉头皱起,看来地府的状况比自己想像的糟糕啊。

    正如平心所说,即便她修为强横,但阎罗是天道安插而来,她也无可奈何。

    即便他只是个天仙。

    “陆平,你去吧,地府最东方有一座鬼门关,那轮回殿就是你的统辖之地了。”

    陆平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络腮胡子等人。

    “你们可愿跟我一起去”?

    “固所愿尔”!

    …

    阎罗殿。

    “哼,气煞我也”!

    阎罗直接掀翻了面前的一张桌子,上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在他的身边,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眉头一皱。

    随后一个鬼差悄悄的在他耳边边说着,把一切告诉了他。

    “阎君,何必如此动怒,那小子不见得有什么好下场”。

    阎罗闻言长呼了一口气,扭头看着他道:“崔先生何出此言”。

    崔钰闻言笑道:“眼下封神大劫还未结束,不知道多少亡魂与三教有关,你以为平心娘娘让他前去主管勾魂之事,这还是个好差事”?

    阎罗闻言一拍手,盛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崔钰继续道:“咱们就把大劫中那些生死册匀给他们,就看他下场如何”。

    “好,哈哈哈”

    …

    鬼门关,轮回殿。

    陆平打量着这诺大的宫殿,不得不说地府就是地广,随便一个宫殿就堪比后世的故宫。

    在他身后的数百游魂,也在惊叹这地府的建筑。

    陆平缓缓上前,大殿正中间的墙壁上雕刻一尊猛兽,他还真的不认识。

    前面是一方桌案,上面放着一方大印,这就是陆平的身份象征。

    他坐在了那把黑木椅子上,大手抚摸着大印。

    “各位,可愿跟我一起执掌幽冥”!

    这时候络腮胡子站出来道:“我等的命是先生所救,我等早有誓言,唯先生马首是瞻,不敢忘却”!

    “唯先生马首是瞻,不好忘却”!

    “好”!

    陆平直接拍案而起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轮回殿阴差,受地府秩序守护,烙印”!

    手中大印直接闪烁神光,络腮胡子等一百零八人瞬间穿上了阴差神服,手中拿着勾魂链,这是地府的标配。

    陆平看着他们,这就是自己走的第一步,巅峰就是这样踏上去的。

    “大胡子,查探轮回殿生死册,开始勾魂”!

    “遵命”!

    不过很快陆平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在这些生死册上,他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不过凭借这些就想打倒他的话,简直痴人说梦。

    从今天开始,地府的代名词就是强势二字。

    …

    至善宫里,平心和陆平相对而坐。

    “不知道多少年了,你是第一个跟我相对而坐的人”。

    本来想要端茶的陆平动作一停,不禁讪讪一笑。

    平心这是在怪罪他不懂礼数,作为一个后世青年,哪里在乎这些。

    “娘娘,最起码现在我也算你的马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

    “什么意思”?平心有些听不懂他的话。

    “额,就是属下的意思”。

    “以后说话好好说”。

    陆平问完耸了耸肩,是自己草率了。

    “阎罗有没有为难你”?平心问道。

    陆平摇了摇头道:“这倒没有,不过他玩了一手阴的,恐怕要得罪一些人”。

    平心玉手端起了茶杯道:“你本来就是本座得罪人用的,不必害怕。这只是一个阎罗而已,你要知道地府还有那些被外来势力侵入的赏善司,罚恶司等等,这些都不好对付”。

    陆平点头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怕”!

    平心看了他一眼,眼神好像在问为什么。

    “这不是有您在吗”。

    平心哼了一声道:“我有诸多禁忌,别指望我太多,我也只能保你不死罢了。就比如这次生死册的事情,我根本无法动用生死簿,而阎罗便可以暗中操纵,将一些棘手的给了你,这些足以证明了。”

    陆平点了点头,他又不是傻子,这些这都知道。

    不过越是接触地府事物,越明白自己接了一个多么难办的差事。

    现在自己还只有鬼君境界,在这三界就是渣渣的存在。

    桃木剑只能杀鬼,无上六道只到了第二层,落宝金钱只有一枚人钱。

    本来完成任务后自己还挺高兴,落宝金钱那可是极品先天灵宝,没找到只有一枚,还是天地人中的人钱,只能落法宝级别的武器。

    还有就是孽镜,这可是地府的规则之宝,防御力超强。

    即便是这样,自己的底蕴还是太低。

    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任务,尽量给一些实用的奖励。

    比如一步成仙,或者来点东皇钟什么的至宝等等。

    当然也只是想想罢了。

    “咚”!

    突然一声钟响,本来还要说话的陆平面色一变。

    “这是轮回殿的钟声,非紧急情况不可敲响,娘娘,我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