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我要成为地府至尊起点 > 第十七章,广成子!
    轮回殿大门缓缓打开,阎罗跟一位年过中年,身穿八卦紫绶仙衣的道士走了出来。

    陆平眉头一挑,玉虚宫的动作不慢那。

    说来也是,平心都能瞬间知晓阳间之事,更别说那高高在上的圣人了。

    “这位就是冥君吧,果然年少有为。”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陆平拱了拱手道:“阁下谬赞了,不知道是何方仙尊到此”。

    这道士还没说话,一边的阎罗率先开口道:“哼,此乃玉虚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

    陆平扭头看着道:“你也说了,这是玉虚十二金仙,并不是我幽冥十二金仙,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万年老舔狗”。

    “放肆”!

    阎罗大怒,大眼珠子瞪的溜圆,脸色通红一片。

    陆平眯着眼睛道:“放肆?阎罗,别忘了你我身份乃同一价格,更别忘了你是地府之人”!

    说罢,甩下了脸色难堪的阎罗,扭头看向了广成子。

    这位金仙的名号可谓是赫赫有名,玉虚宫第一个击金钟的人,可不是泛泛之辈。

    此刻广成子也在打量陆平,这位后起之秀。

    区区人仙修为便可力战天仙而不败,法宝更是层出不穷,神通更是诡异至极。

    如此天才,广成子一双慧眼不禁开始演算天机,他想要看看陆平的根基。

    “嗯哼”,

    突然他一声闷哼,眼睛在看着陆平的时候多了几分惊讶。

    天机被遮掩了,他遭到了天机反噬,无形中吃了一个大亏。

    陆平皱了皱眉,这人什么毛病,闲着没事娇哼什么,听着让人那么浑身发凉。

    “仙尊?”

    他实在忍不住了,便开口喊了一句。

    广成子老脸一红,随后很快恢复了正色。

    “冥君,我此来的目的相信你最清楚,不必老道多说了吧”。

    陆平闻言轻笑道:“仙尊既然如此说了,我也不在藏着掖着,既然尊下寻到地府,应该也知道此事起源何在了吧”。

    广成子点了点头,师尊元始天尊乃三清圣人,早就明悟天道,知晓了事情本源。

    于是他上前道:“那就请冥君带领,让贫道见过人书和平心娘娘”。

    陆平闻言摊开了双手,耸了耸肩膀道:“平心娘娘已经闭关,人书并不见客”。

    广成子闻言眼睛一眯,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说明最终话语权还是在他冥君手里。

    至于一边的阎罗此时暗道不好,这陆平什么时候跟人书又勾搭上了。

    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地府没有他容身之处了,必须想想办法才是。

    不说阎罗心里怎样,就看广成子此时又开口道:“冥君,说说条件”。

    陆平笑道:“仙尊搞错了,不是我的条件,是人书的条件。”

    广成子不禁莞尔,这位冥君还真是小心,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

    陆平见此说道:“人书的意思,让天书让出幽冥神职!”

    广成子眉头一皱,这些条件不是他能控制左右得了。

    “好,老道这就回去回复天尊,日后再来地府。”

    说罢,整个人化作金光离去,霎那间好像要划破地府一样。

    “好一个纵地金光法,这是让我看看他道门的神通嘛”。

    陆平面色一沉,本以为广成子还算彬彬有礼,看来一直在忍着罢了。

    如果这里不是地府,恐怕谈判的方式要改一改了。

    “冥君。告辞”!

    阎罗也要离开了。

    陆平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阎罗,你若幡然醒悟的话,地府之主以后也许是你的。如果还是这样一意孤行,毁灭就离你不远了。”

    陆平嘴里喃喃几句,身形也突然消失不见。

    …

    茫茫混沌,无边无际,地火风水何等暴动,每一丝力道都蕴含无上危险,可以轻松泯灭大罗金仙下所有仙人。

    别看此地如此凶险,却蕴含天地最初的本源之力,在这里可以直接吸收修炼。

    当然了,大罗金仙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他们只能勉强自保。

    真正可以在这里生活的,那就只有准圣和圣人了。

    天道六大圣人全都开辟了混沌道场,首阳山上的八景宫这里也有一座。

    宫殿巍峨,但装饰未免朴素,大有大道至简,返璞归真之势。

    正中无为殿里,当今两大圣人正在盘膝论道。

    左边蒲团为上,太清圣人老子须发皆白,一身白色质朴道袍,手里拿着太乙拂尘。

    玉清元始天尊中年模样,头发灰白相间,相对于老子来说,打扮却尊贵的多了。

    九天仙蚕织就的道袍,玄玉簪子挽着道鬓,手里拿着三宝玉如意。

    二人相对而坐,修炼的大道规则互相磨合,一团团庆云,一朵朵金莲,象征无上大道。

    “广成子求见二位师尊”。

    声音落下,大门瞬间开启,两大圣人同时睁开了眼睛,异象同时消失不见。

    “启禀二位师尊,弟子前去地府…”

    广成子直接把自己去了地府后的过程,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原始天尊闻言后目光一闪,随后露出了一抹诧异。

    “师兄,这”?

    老子挥了挥手,不禁皱眉道:“异数,变数,陆平此子你我不可探查”。

    原来刚才一瞬间,原始天尊通过天道巡查陆平,竟然只看见灰蒙蒙一片。

    要知道他可是圣人,能够蒙蔽了他的天机,后面定有其他圣人或者天道!

    此时老子又说道:“你说他要执掌幽冥的神位?那就看它地府到底下了多大本钱!广成子,你去找来赤精子,太乙真人,拘留孙三人,一起去破那恶灵大阵”。

    广成子闻言犹豫了一下,扭头看向了原始天尊。

    原始天尊明白他的意思,便开口道:“师兄,他们在九曲黄河阵中被削去顶上三花,实力还未曾恢复呢。”

    老子圣人摇了摇头道:“无妨。”

    太乙拂尘轻轻抖动,四枚金丹飘在了虚空。

    “九转金丹足以治疗你们的内伤,这一次定要破了那恶灵大阵。明确告诉平心,这本就是我道门的事,他地府没有插手的资格”。

    原始天尊闻言点了点头,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师兄有些发怒了,不然清净无为的他怎么会亲自发号施令呢。

    “那个陆平,能杀就杀了,理由是偷学我道门无上秘典八九玄功”!

    杀气凛凛的话在圣人口中说出,更添了三分阴鹜。

    广成子心里一凛,随后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