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我要成为地府至尊起点 > 第二十章,你担不起!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陆平怒吼一声,脑后的帝道神轮砉然暴涨,至尊印化身磨盘大小,一尊帝皇法相端坐其上!

    “放肆”!

    帝皇一怒,伏尸百万!

    桃木仗在怒喝之下速度一滞,修炼慢了下来。

    但也仅仅是慢了下来!

    桃木仗却也已经破碎了六道帝道**!

    陆平又惊又怒,准圣强者的实力恐怖如斯,自己还是太弱了!

    砰!

    第七道**破碎!

    第八道**破碎!

    现在他的防御只剩下了第九道防御!

    陆平咬了咬牙,暗道一声拼了!

    眸光一闪,全身法力飞速运转!

    他要用最后的底牌了,混沌决!

    八九玄功,无上六道已经救不了他了。

    南极仙翁此时面露得意之色,即便冥君手段层出不穷,绝对实力之下也无可奈何。

    灵儿面露急切之色,反应过来后想要出手,却被南极仙翁直接拦下!

    “人书,你这又是何必呢”!

    南极仙翁无所谓的说着风凉话,眼睛却一直盯着陆平?

    桃木仗已经破了他最后一层帝道防御,甚至碰到了他的幽冥神服。

    即便是地府灵宝,也休想抵抗自己这一招。

    看来一切都是天意,自己的桃木仗下又要陨落一位天才了,可惜呀,可惜!

    他仿佛看到了陆平魂飞魄散的下场!

    桃木仗已经碰到了陆平,甚至仗尖微微刺进了幽冥神服。

    嗯?

    怎么突然不动了!

    南极仙翁瞳孔一缩,露出了些许诧异。

    “噗”!

    陆平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在半空掉落在了地上,一时间有些萎靡。

    桃木仗神光泯灭,竟然也在半空中掉了下来。

    陆平摇了摇头,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即便是有这么多至宝在身,也抵不过准圣一招。

    不过混沌决的威力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将修炼出的一点点混沌之力附在幽冥神服上,竟然真的抵挡住了桃木仗。

    用自己重伤的代价,换了自己一命。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南极仙翁满脸难堪,这样的结果别说他没有想象到,按理说就不该存在。

    准圣一招没有杀了一个区区人仙!

    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他甚至想像到了了其他仙人说起这件事的语气。

    “喂,听说了吗,南极仙翁全力一击没杀了一个人仙”!

    “什么。还道门大弟子呢,真不中用!”

    “嘿嘿,谁说不是呢,窝囊,哈哈”!

    …

    南极仙翁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不能发生,陆平必须死!

    他的身上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躺在地上的陆平面色一变,他察觉到了南极仙翁的杀机。

    坏了,这老家伙恼羞成怒了!

    灵儿瞬间出手,她本着先下手为强,必须保护陆平。

    “你给我待着吧”!

    南极仙翁盛怒之下不在留手,绿色葫芦迎风暴涨,无尽狂风之力喷涌而出。

    灵儿面色一变,她只是灵体在此,要是本体在此的话,哪里容得他如此嚣张!

    南极仙翁困住了灵儿,随后低头死死地盯着下方的陆平。

    “道友,贫道在送你一程”!

    双手圆抱,准圣法力再次集结,为了不重复刚才那一幕,他可谓是出尽了全力!

    能量波动震撼虚空,天道规则之力在他手中泯灭重生,一团光波对着陆平丢了下去。

    陆平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的心里露出了一丝恐惧。

    “姐姐。你在不救我我就完了!”

    陆平仰天长啸一声!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就看南极仙翁的那团光波瞬间破碎,强大的反噬能量让他直接倒退数里,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

    孽镜台自己升起,一道神光激射而出,绿色葫芦直接被击飞出去!

    “够了”!

    一声娇斥,平心身穿一身大红神袍,出现在了恶灵大阵中。

    广成子,赤精子,拘留孙,太乙真人全都倒飞出去,个个口吐鲜血躺在了地上。

    平心素手一抬,陆平直接到了她的身后,身上的伤瞬间恢复!

    灵儿也赶紧窜了过来,站在了她的旁边。

    “见过平心娘娘”!

    南极仙翁恭敬一礼,虽然同样是天庭六御大帝,但平心娘娘的性质有些特殊。

    “我去。姐姐你这么强”!

    陆平不禁感慨了一句。

    灵儿一边撇了撇嘴道:“当然了,在地府之中,就算是圣人也不是姐姐对手。况且姐姐功德在身,不在女娲之下,谁敢放肆”!

    陆平点了点头,这功德可是一个好东西。

    平心不顾他俩说着悄悄话,也并没有看向南极仙翁,而是看向了虚空。

    “道兄,你还不现身”!

    一句落下,就看霎那间紫气东来三千里,祥云笼罩天地间。

    原始天尊手持玉如意,端坐九龙沉香辇,威风凛凛,仙气逼人。

    “平心娘娘,近来可好”?

    原始天尊说话亲切,满脸的和煦笑容。

    平心依旧无喜无悲,不过语气有些冷冽道:“不好,地府都要被各位道兄安排的明明白白了,能有什么好!”

    原始天尊皱眉道:“娘娘此话贫道不太明白”!

    平心眼睛一眯,随后怒声道:“是吗,道兄何必装糊涂,你我都是紫霄宫里三千客,各自互相知晓根基,你何必如此”!

    平心少有的强横,让原始天尊脸色有些不自然。

    “还有你那大弟子,竟然敢伤我冥界冥君,招招置他于死地,若说没有你示意,本宫不信”!

    陆平看着平心的侧脸,看到了她少有的盛怒。

    这是为了自己报不平吗?

    这直接的指责,让原始天尊堂堂圣人有些难堪。

    “娘娘,有些事情天命难违,更何况这突如其来的变数,会搅动天道运转,有些事不得不为”!

    原始天尊说话顿时森然起来,表达出了些许不悦!

    陆平闻言看了过去,原始天尊说自己是变数,杀自己是不得不为之,看来日后要好好防备道门了。

    同时他又看向了平心,不知道她会说什么,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陆平是我的…,弟弟,我平心在此昭告三界,若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我要轮回崩塌,天道不全,这样的因果,你原始天尊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