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我要成为地府至尊起点 > 第四十一章,人间界
    嗯?

    这是什么操作?

    不该是玉皇大怒,将幽冥大帝打入轮回,贬入万劫不复之地吗?

    眼前这一幕因何而来?

    匪夷所思!

    “众位爱卿,你们怎么不说话啊,”

    昊天又问了一句。

    “啊,是”

    “嗯,陛下所言甚是,”

    “是我天庭之福,天庭之福”!

    …

    陆平撇了撇嘴,一个个倒都是好演技。

    “陛下,臣惶恐”!

    陆平拱了拱手,使劲将脸色憋的通红,好像羞愧一样。

    昊天见此心中称妙,好一个影帝!

    随后轻笑道:“帝君不必如此,请坐吧”。

    陆平表面上诚惶诚恐,却一屁股坐了下来。

    昊天见此眼睛一眯,随后声音略微沉闷道:“不过”,

    这一声不过一出口,霎那间满殿诸神看了过来,这重头戏要来了。

    “帝君终究犯了天条,死罪可免,这活罪难逃”。

    一句落下,陆平感觉到了四周无数玩味的目光。

    他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刚才玉帝的态度,于是赶紧站了起来。

    “陛下,臣任凭陛下处置”。

    昊天闻言眼睛一亮,这小子这次还是挺上道的。

    一边的瑶池见此眉目轻挑,不禁笑道:“陛下,不要揶揄帝君了。”

    昊天道:“唉,怎么可以说是揶揄,有罪就该罚嘛”。

    “哦,那陛下打算怎么处罚帝君呢,”

    陆平抬眼看着两人在好好演戏,就这样平静的看着他们。

    昊天此时陷入了沉吟之中,一边的太白金星却站了出来。

    陆平眸光一闪,这是准备把戏做足吗。

    老太白不管在什么时候,好像都充当这样的角色。

    “陛下,老臣看不如这样,而今众神归位,三界秩序缓缓运行。但其中多有弊端,不如让帝君多跑跑腿,好好查探查探三界如何”?

    话音才落,诸神的目光都落在了太白身上,大多都是不善的。

    太白无视其他,但是心里叫苦,谁让他是帝系一脉,得罪人的事总要自己来干。

    陆平心神一动,这是什么意思?

    让自己去得罪诸神?

    玉帝恐怕早就有这个心思了,让自己制衡诸神,方便他的统治?

    叮,任务发布,接下巡查任务,并且完美完成,完成之后奖励神通佛门心剑!

    陆平一征,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开出佛门神通,不自觉的有些诧异。

    而昊天正好捕捉到了这点诧异,便皱眉道:“怎么,帝君不太喜欢?”

    陆平赶紧摇头道:“不敢,臣愿意巡查三界”。

    昊天满意的笑了笑道:“好,从现在开始帝君就辛苦辛苦吧。”

    陆平又问道:“那么臣去往何处,还请陛下指示”?

    “你就去人间界吧”。

    …

    朝会散了,诸神走了不少,还有几个在那踌躇着,好像要跟陆平说话。

    不过犹豫再三后,还是离开了。

    “帝君,随老夫走一趟如何”。

    陆平刚要离开,一道苍老的声音穿了出来。

    回头看了看,不禁微微诧异。

    “原来是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有礼了”。

    说话的正是老闻仲,死后封为雷部正神,一方天尊。

    陆平对此老颇为尊敬,皆因其品行。

    “请天尊带路”。

    闻仲笑了笑,眼角的皱纹叠起,额间一道印记微微闪烁。

    等二人离开后,整个凌霄宝殿空无一人。

    就看光华一闪,昊天的身形突然出现了。

    “老闻仲又要做什么,算了,先不管他。来人,速去地府通知阎罗,陆平去人间了”。

    整个大殿只有昊天一人,不知道他在跟谁讲话,估计只有他一人知道吧。

    …

    陆平有些抓不到头脑,闻仲叫他来就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天眼从哪来的。

    自己撒了个谎,就说是平心娘娘给的异宝,他也没有多问,就这样把自己给送客出来了。

    抬眼看了看雷部大门,不禁竖起了一个中指。

    就你们还雷部,我小弟还是天罚呢。

    想起这些,他不禁想起自己渡劫时候那只大手,听说是仙界摘星楼的人。

    那么自己去人间的话,就先找找他们的晦气!

    认准了一个方向,陆平直接化作神光下界了。

    就当作一场旅游了,好好看一看这人间界。

    至于地府,他知道不会太平很久的。

    南瞻部洲,

    周天子姬发一统天下,而今过去数年时间(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姬发自称天子,自此以后人皇由天地任命,雄威不在。

    陆平看着镐京两个大字,不禁叹了口气。

    “这位小哥,为何叹气啊”。

    陆平闻言扭过头来,城门处人来人往,不远处一个约莫四十岁的中年人正看着自己。

    陆平仔细看了看他,不禁眉头一皱。

    此人衣着并不华丽,但是一身气质超凡脱俗。

    更有甚者,身上一股莫名的力量。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恐怕伤不了他分毫。

    姬旦同样在打量着陆平,看起来颇为年轻,一身气质沉稳,无形中拥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这种感觉,即便是在宫廷里那些仙人神枪也不曾感觉到。

    “无事,想起了伤心事罢了”。

    陆平回应了一句,他不想惹一些麻烦。

    “我跟阁下一见如故,不如找个地方说说看”?

    姬旦摆了摆手,盯着陆平看。

    陆平犹豫了一下,很快点了点头。

    天兴楼二楼,两个人相对而坐。

    “在下姬旦,敢问公子大名”。

    “鸡蛋”?

    陆平的嘴角抽了抽,差点笑了出来。

    随后他面色一征,姬是国姓,此人定是皇亲国戚。

    姬旦,姬旦

    陆平眼睛突然一亮,脱口而出道:“周公旦”!

    姬旦闻言笑道:“阁下谬赞了,在下怎么敢承受周公二字呢”。

    陆平也在刚才的态度中恢复了过来,是啊,现在武王还没死呢,周公旦还没有临朝摄政呢。

    这位可是后世敬仰的文圣,就算是孔子也推崇的存在,甚至可以说他才是儒家的奠基人物。

    “在下陆平”。

    姬旦点了点头,笑着问道:“那陆小哥,刚才为何看着我镐京城叹息呢,我想并不是你刚才那个原因。”

    陆平转了转眼睛,比较恶趣味道:“人间虽然稳定,但秩序不足,道德不稳,人心不齐,伦理不明,比较可悲如此世界”。

    姬旦豁然起身,直勾勾的盯着陆平道:“那先生认为怎样的世界不可悲呢”。

    这里已经换了称呼了,竟然用了先生二字。

    “大同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