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八章:美酒真贵
    “这边请。”

    那女子将叶萧萧带至一个刚空下来的位置。

    叶萧萧说道:“上酒。”

    “我们这...”

    “最好的都上。”

    女子愣了一下,然后便颔首而去。

    徐寅琛看了看这火热的氛围,走到另一个席位就要坐下,但却在这时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视线,他立刻止步,僵着脸站在一旁。

    不一会儿好酒都上了来,女子报了价。

    叶萧萧则是看着眼前的这些酒壶玉盏。

    “只有这么多吗?”

    “美酒不在多。”

    女子轻笑,便将那一袋灵石取走。

    一旁的徐寅琛冷笑:“你以为你能买一大坛?”

    叶萧萧沉默着,她的确是那么认为的。

    这酒可真贵。

    琴奏歌舞,台上多道曼妙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但叶萧萧却浑不在意,她小口小口的品着美酒,眸光微亮。

    好喝。

    她从不抑制醉意,于是脸蛋上很快攀上了一抹粉红。

    只可惜酒不多,只能这般一杯杯饮。

    一旁的徐寅琛沉默了许久,最后开口:“让我也喝杯。”

    叶萧萧瞥了他一眼:“自己买。”

    徐寅琛眼角抽搐:“我的家底都被你师尊收刮走了。”

    “哦。”

    “你...”

    徐寅琛暗自咬牙。

    “就一杯!”

    “滚。”

    叶萧萧继续品着酒,酒意微醺。

    徐寅琛说道:“你让我坐下喝酒,我教你一门纵横同境无敌手的神通可好?”

    然而叶萧萧却没回答,继续喝着酒,像是完全将一旁的人无视了去。

    见状,徐寅琛欲哭无泪,太憋屈了。

    醉乡楼的花魁此刻正坐在那湖中央的台上,安静的弹着琵琶。

    那位花魁甚是年轻,名为周沫楹,仅有十四岁,出自贫苦人家。

    自幼便进了醉乡楼,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她成为花魁也不过才一年的时间。

    她卖艺不卖身,平日里也很少出场,出场也只是演奏乐器,几乎不会开口与人交流。

    令人惊叹的并非是其容颜,虽姿容不错,但也称不上是绝色。

    她最大的特殊之处在于那双眼睛。

    那是一双鲜红如花的眼瞳,每一只眼中都有着双重的虹膜,像是两片大小不一的鲜红花瓣交叠在一起,妖异且无比艳丽。

    据传是一种上古之前存在的异瞳,但情报少之又少,而目前那花魁的眼睛也未展现出任何的特殊能力。

    不少人对这位花魁的眼睛感兴趣,但曾有人想要将其夺走,可是却惊动了醉乡楼的一位神秘存在出手。

    至那之后便无人敢在明面上对这位花魁动手。

    而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花魁凭借自己那精湛的琴乐记忆征服了不少达官贵人,有人千金求见,有人想为其赎身,甚至还有王侯府的少爷上门求亲,但最后却一一被这位花魁拒绝。

    没人知道这位花魁究竟想要什么,也不知她为何不肯离开这是非之地。

    不过任谁都看的出来,这位花魁与醉乡楼中的那位神秘存在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愿意为其出手对抗其他的势力。

    只要那双眼睛不展露出任何特殊之处,就不会引起更大的波澜。

    这点自然谁都明白。

    甚至有人觉得那双奇特的眼睛不过是个噱头罢了。

    湖中央。

    那位年纪轻轻的少女正神色寡淡的坐在那,琵琶奏上一曲,随后便换上了古筝,一曲过后又取来了竹萧。

    每次都是这般,没有多余的举动。

    接连换了七种乐器,而当她拿出陶埙吹奏时,一道淡淡的意境便笼罩了整座醉乡楼。

    明明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但却能够借乐器奏出这等仙乐,这同样是她广为人知的特点之一。

    七种乐器按着顺序奏响之后便会形成一种特殊的乐声,像是某种秘法,竟能够令所有人心中微凉,渐生明悟,像是即刻便能顿悟飞升。

    若非有这样的才能,她也不会如此广为人知。

    特殊的眼睛与仙乐的才能,再加上醉乡楼的造势,她才得以拥有如今这般特殊的地位,成为醉乡楼的花魁。

    当听到陶埙那空灵的声音时,稍有醉意的叶萧萧也微微醒了醒酒。

    于是叶萧萧抬眸看向了湖中央的那人。

    倒没有因为对方奏出的乐声扰了她醉意而心烦,反而觉得更加自在惬意。

    徐寅琛若有所思,道:“这等妙术相当罕见,连没有修为的凡人都能施展,也不知是何人所授。”

    一旁的叶萧萧轻酌。

    就在这时,有一道身影从空中飞掠而过,带有一股极具侵略性的气味,将一些酒客的桌子都掀翻了去。

    而叶萧萧则是在喝酒那一刻,目睹着自己的小桌子连带着桌上那些还未尝过的美酒翻飞而且,那清冷的瞳孔微微缩起。

    这般举动自然惹得了不少人的不满。

    “那是秦王府的小侯爷秦非武。”

    “此举当真是目中无人。”

    “啧啧,无非是想在那花魁眼前出出风头,毛头小子罢了。”

    醉乡楼中议论不停。

    那位秦王府的小侯爷秦非武此刻已经来到了桥上,漫步在桥上。

    他已经站在了醉乡楼的中心,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秦非武清了清嗓子,要在这里吟诗作对展现他的文人风采,希望能搏得美人的注意。

    他从王都追来了这里,如此诚心,那位花魁美人必然也会因他这一番举动而感到心动!

    “啊...”

    刚一开嗓,所有人都是皱眉,任谁都知道这秦王府的纨绔小侯爷要做什么,皆是不喜,但却无人制止。

    “啊!”

    又一声尖锐的声响刺的人耳朵疼,而后便令所有人睁大了眼睛。

    伴随着秦王府小侯爷的那一声尖叫,所有人又将视线移去,只见得那小侯爷在空中翻转三周,然后飞进了池湖之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没了那秦非武,所有的注意力便都放在了那桥上的黑衣少女身上。

    竟真有人不忍了,直接动手?

    啪!

    池湖里炸开水花,秦非武从池湖底冲了出来,全身冒着热气蒸干衣衫,神色暴怒的盯着那桥上的黑衣少女。

    “混账!你可知道我是谁!?”

    叶萧萧面无表情的迈步而去,脚尖在桥边缘轻点,身形便忽然飞蹿而去,一拳击去。

    砰!

    秦非武双臂格挡在身前承受这一重击,但在触碰的那一刻便神色周边,元气爆裂的同时掩盖了骨头开裂的声响。

    小侯爷又飞了出去。

    “你知道那些酒有多贵吗?”

    清冷的声音在湖面上如清风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