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九章:笑笑不说话
    剑心山,两道身影走在山腰处。

    姜洛元向秋白鹭了解了最近山中的一些事情,不过都是一些寻常的琐事。

    不过姜洛元也了解到了远在沧洲的二师姐的事情。

    罗天剑试,二师姐赢了。

    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傲天宗的弟子都是欢呼雀跃,而长老们也都是喜笑颜开。

    这下可真是倍儿有面了。

    莫说是人族五洲的其他大势力,就连沧洲的那座剑修圣地罗天剑宗的传人,竟也败在了夏小蛮的手中,这自然是振奋人心的事情。

    如今傲天宗上下都在等着夏小蛮的凯旋。

    秋白鹭轻声问道:“你说,既然都已经结束了,她为何还不回来?”

    闻言,姜洛元不禁一笑:“应该还有些事吧,再过不久应当就回来了。”

    秋白鹭叹息:“再不回来,我也想下山了。”

    姜洛元忽然想起个人,她问道:“话说回来,小师弟还没回来?”

    “提起流苏...”

    秋白鹭露出了怪异的神色,她道:“你是不知道,他这半年在东域倒是干了不少事。”

    “哦?怎么说?”姜洛元来了兴趣。

    于是秋白鹭就给姜洛元解释了起来,毕竟印流苏那边时常会将信符送回,因此关于那边的情况也很清晰。

    一开始传回的消息,已经是印流苏决定帮助大夏之后,他成为了大夏总帅的时候了。,

    而那时,印流苏已率兵将四方王朝的入侵者全部清除,然后在大夏外围建起了防线,并向那些王朝国度宣战。

    再之后传来的消息又是过了很久,不知发生了什么,印流苏竟和大衡国三皇子夜启联手了,将那些国度全部纳入了大衡的囊中。

    后来大夏国土也归入大衡,青洲东域大半如今都为大衡国所掌控。

    姜洛元听后一脸呆滞。

    那小子这么久没回来,结果在外面弄得风生水起?

    不过既然大夏已经归为大衡国,那应该事情已经结束了才是。

    姜洛元问道:“那他现在还不回来,在干嘛?”

    “不知,暂时没有消息。”秋白鹭摇了摇头。

    于是姜洛元思索了片刻,她笑道:“如果那位三皇子真能成为大衡国国主,那我们家小师弟可真是功不可没。”

    秋白鹭微微颔首:“若我们能与大衡结交,那么对彼此终归都是有益处的。”

    而且,如今大伙共同的对手是大商。

    两人聊着聊着又聊到了漓江界去。

    秋白鹭说道:“那边局势依旧紧张,白家虽有援手,但敌人同样又,那些隐藏在阴影下的东西不冒出来,援手也不能轻举妄动。”

    姜洛元问道:“师尊他老人家如今可在山中?”

    “在,不过...”

    秋白鹭将玄雷分身的事情告知,姜洛元陷入了沉默。

    玄雷分身化回本源陷入了沉睡。

    “师尊也会累的。”

    “嗯。”

    两人来到了后峰,而这时一道身影正站在湖边喂着鱼食,正是赤明分身,他衣袍红白相间,如晃动的火焰。

    这时赤明分身笑着开口:“总算是回来了,你这小狐狸在外面玩乐倒是清闲。”

    闻言,姜洛元则呵呵笑道:“师尊,这是哪里的话,弟子也是为了带弟子出去见见世面嘛。”

    赤明分身转过身来,当他看到自家弟子那雪发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为师让你去,可没有让你变个模样回来。”

    他自然能够察觉得出来姜洛元的神魂有损,这若是放在了他踏足天人领域之前,恐怕真是难以处理的事情。

    姜洛元笑着摸了摸后脑勺。

    “弟子这不是修为大涨嘛,也不亏,而且有师尊您老人家在,我有什么好怕的?”

    赤明分身刮了她一眼,而后招招手。

    “过来。”

    “来了来了!”

    姜洛元跳到了师尊的面前,配上那雪色的头发,这时活泼得又像是只兔子。

    紧接着姜洛元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师尊,弟子觉得这发色挺好看,就别给恢复回去了呗?”

    “行。”

    陈良师抬手画出一道符箓,指尖冒出一缕金色的火焰然后令其融入了符箓之中。

    而就在他要把这符箓贴姜洛元脑袋上的时候,后者忽然后退了一步,一脸警惕的样子。

    “师尊,弟子要是没记错的话,这火...”

    当年师尊就是将一缕火焰弹进了二师姐的体内,二师姐那时候可真是痛苦到不能自已。

    莫非师尊是想借机惩罚她?

    陈良师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这火有助你疗养神魂,你还担心为师害你不成?乖,过来贴上。”

    “...师尊,我觉得我神魂的伤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姜洛元转身就要逃。

    “跑哪去?”

    陈良师右手凭空抓去,像提熊四似地把她抓了回来,然后直接将符箓拍在了这丫头的脑袋上。

    “就爱闹腾。”

    陈良师松了手,符箓融入了姜洛元的体内。

    姜洛元欲哭无泪:“师尊,弟子都受伤了您还要罚弟子?”

    闻言,陈良师则笑道:“为师什么时候干过这种缺德事,自然是等你伤好了那火才起作用,别怕,不疼的。”

    我信你个鬼,老狐狸!

    姜洛元嘟囔着嘴。

    不一会儿,她便感受到一股温热感涌了上来,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的,身体微微踉跄。

    秋白鹭上来扶住。

    陈良师道:“给她丢树下就行了。”

    “是...”

    秋白鹭扶着姜洛元到树下,后者嘴里嘟囔着“老狐狸”,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听到她嘴里嘀咕的话,秋白鹭也是神色古怪,不由得看向了自家师尊,后者只是笑而不语,并没有说些什么。

    “师尊,五师妹她的伤没事吧?”

    “这丫头太过勉强自己了,窥觑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陈良师看了眼那小狐狸,然后收回了目光。

    “伤不重,无需担心。”

    秋白鹭点点头,这才松了口气,本来还觉得五师妹是在安慰她,所以她便立刻带着五师妹过来了。

    紧接着,秋白鹭便走上前来,她犹豫了片刻,旋即看向了湖中那些泛光的灵鱼。

    “师尊,这些鱼...”

    “有想问的便问吧。”

    秋白鹭有些窘迫,稍作恢复后便问道:“不知师尊与二师姐何时回山?”

    陈良师平静回答:“为师本体如今赶去了浩元洲,你二师姐应当还在沧洲,还需要些时日才能回来吧。”

    “好吧。”

    秋白鹭眼帘微垂,美目中满是寂寞,如镜湖映照得皎月般清冷。

    陈良师将手中最后的鱼食也丢进了湖中,荧光散落,鱼儿般争相而来。

    “可是有心事?”

    听到这话,秋白鹭心头一跳,她故作淡定地说道:“弟子只是想了解下师尊和二师姐的情况。”

    “原来有为师的份啊,为师还以为你只惦记着小蛮呢。”陈良师意味深长地看了身边的三弟子。

    秋白鹭微微低头,轻声道:“师尊莫要打趣弟子了。”

    陈良师笑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