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二十章:决战时刻
    漓江界。

    这座青洲最为宽广的大界之一,如今已沦为了残破不堪的战场,满目疮痍,可谓是生灵涂炭。

    无数修士战死沙场,但目前却还未有任何一尊天人陨落。

    天人的生命力太过顽强,即便将肉身灭杀,神魂亦是不被肉身拘束。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家的一些援手也陆续现身,将战场推进,接连拿下了几座韩家的据点,局势渐渐向白家倾斜。

    然而,尉迟家却在这时突然发威,数位天人走出将几座失去的据点又夺了回去。

    雷霄庭等势力也陆续现身,公开表明了站在白家这边的立场。

    韩家。

    韩家家主韩尘傅望向远方,望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他露出了冷笑与讥讽。

    “老朋友真是不少,看看究竟会是谁笑到最后!”

    尉迟家家主尉迟霖就在一旁,他负手而立,眼中有着忧色。

    “尘傅兄,我担心那些人会出尔反尔。”

    闻言,韩尘傅则平静说道:“那群魔头出不出手皆要看那个人会不会现身,无妨,我等也该准备准备吧。”

    这时,后方有一位伛偻着身子的削瘦老者走出,他道:“韩老弟,现在可就等你一声令下了。”

    韩尘傅睨着他,道:“杨国公的意思是,都准备好了?”

    杨国公捋过长须:“镇南王也来了。”

    “那便动手吧。”

    韩尘傅大步走出了府邸,眼中有着阴翳与凶狠。

    漓江界中此刻被一片雾霭弥漫,逐渐迷了无数修士的眼,判断不出情况,只好加紧了戒备。

    白家地界。

    此刻在屋中看着模拟战场的白晓伊正听着报告,美目微凝,瞳孔中浮现出一丝不安。

    白晓伊传音于尚在据点的二伯白泉阳。

    “二伯,麻烦去一趟崇山,那里能环观八方。”

    “你担心会被合围?”

    “没错。”

    白泉阳道:“好,我这就去。”

    传音结束后,白晓伊又与白家的军师们有所探讨,皆是觉得局势有些不对劲。

    尉迟家已算是派出了全部高层战力,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连夺据点,为何不乘胜追击?

    若换作是白晓伊,她定然不会就此罢手,能够夺取更多的利益。

    对方是担心自己有后手?还是...另有计划?

    许久之后,韩清轩走了进来。

    “东江侧已全部拿下,不过一个天然都未曾见到,我觉得有些不太正常。”

    白晓伊转过身来,道:“我觉得他们似乎在等什么。”

    闻言,韩清轩沉吟片刻,随后沉声道:“既然如此,那便出军吧,将他们逼出来!”

    一旁一位白家天人附和道:“没错,既然如此便无需再等了,祭出太白镇神钟,杀进韩家腹地!”

    嗡!

    场中所有天人皆是心头一震,感知到了极强的波动从远方传递过来。

    白晓伊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

    “报!崇山出现变故!”有探子传讯而来。

    白晓伊瞳孔骤缩。

    二伯!

    白晓伊当即喝道:“不好!快去崇山!”

    韩清轩等人二话不说,立刻朝着崇山赶了过去。

    白晓伊面色阴沉。

    如此看来,韩家与尉迟家在崇山早有埋伏,但既然连她们白家的探知都没有情报出来,显然是让天人在那里伺机而动。

    好大的胆子,也不怕自己阴沟里翻了船!

    崇山。

    此刻这座千丈巨山已断去半数,而此刻白泉阳屹立在空中,脸色极其难看,他竟失去了左臂,血自伤口处流淌而下。

    他被埋伏了。

    这些天人他大部分都认识,但却在这场战役中未曾看到。

    原来如此,他们竟一直隐藏在这里,竟一步步算到了这里,恐怕早在漓江界开战前就有此打算了。

    如此有耐心地布局,究竟是何人所为?

    韩尘傅?尉迟霖?大商国公?

    白泉阳现在心情沉重,他遭遇了重创,眼下还被这七尊天人合围。

    一位天人冷声道:“没想到你已渡过三重天元劫。”

    他们的计划本是想瞬杀白家高层,来的白泉阳确实正合他们的意,可后者的实力却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竟让其扛下了攻势。

    另一位黑袍老者说道:“他们来了。”

    转眼间便有数尊天人赶到外围,他们看到了白泉阳的伤势,不过人还活着便也令他们松口气了。

    韩家一位老天人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人可拿不下老夫等人。”

    “那再算上我们呢?”

    一众白家援手尽数赶来,若能将这七尊天人全部灭杀在此,那么此战也将没有任何的悬念了。

    雷霄庭玄雷子说道:“莫与他们废话,先全部...”

    话未说完,天人们又望向了那边排来的乌云之潮,他们眼中都有着浓郁的杀意。

    来得果然快。

    “真是热闹啊。”

    韩家二爷翰墨一脸笑意,他道:“诸位老朋友别来无恙,这是要做什么呢?”

    白泉阳喝道:“翰墨!你们竟甘愿当大商的走狗!?”

    “啧啧啧,这话说得可真难听。”

    翰墨摇了摇头,笑道:“这叫合作伙伴。”

    “狗屁的合作伙伴。”

    有一位天人对此嗤之以鼻,他冷笑道:“即便不开战,你们也迟早要被大商吞没,现在竟还为大商办事,可笑至极!”

    青洲大部分的势力都对大商忌惮不已,他们不愿为其操纵,自然要举起反抗的大旗。

    而今尉迟家与韩家明显有大商撑腰,既然与白家开战率先拉开了帷幕,那自然而然的也令他们聚集到了一起。

    大商的野心已是毫不掩饰。

    “杀!”

    白泉阳虽负伤,但还是一马当先,他怒喝一声便杀了过去。

    韩尘傅神色如常,道:“动手。”

    天人之战正式开启,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道高大的身影走出。

    “忤逆我大商者,死!”

    镇南王,拓跋渊!

    在那镇南王的身后还有四位天人王侯,这般仗势也是令得另一方压力大增。

    与此同时,一座山巅上的黑袍道人缓缓起身。

    “要先将下一军。”

    幽冥分身袖袍一甩,只见一道绚烂的光影铺向天际,画卷跨越了空间,在虚空之中展开。

    可却在这时,那片虚空忽然扭曲。

    漆黑之色忽然漫遍天际,无数天人为这一幕皱起了眉头,他们从那黑暗之中感受到了滔天的魔气!

    “陈宗主,原来您藏在这呢。”

    那不断扩大的黑洞之中,传出了恍若来自深渊的魔音,令人心魂悸动。

    陈良师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那黑洞之中逐渐浮现出的一道道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