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粉梨花医香录 > 倒霉
    路过宜寿宫外殿时,徐砚夕好奇的瞅了一眼。

    内云顶以紫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黄金为柱础,地铺白玉石,内嵌金碧珠,凿地为莲花形,不愧为皇宫,真奢侈。

    一路遇到的宫娥太监一一对着盛安恭敬行礼,给她领路的这个太监级别应该不低。

    散发暖色光的吉祥如意八角宫灯,夜风轻拂而过,明明是温暖的颜色看起来却份外凄凉。

    徐砚夕摇了摇头,今日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路走来心跳的很快,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快到寝殿时,隐约能听到里面传出的暴怒声以及争执声。

    盛安没有立即推门,而是选择站在门外静等了片刻,过了一会儿,里面终于归于寂静。

    “圣上,是小的。奴才将徐砚夕徐大夫请来了。”

    盛安提着嗓子喊了一声。

    “进。”

    声音有点稚嫩,徐砚夕心中唏嘘一番,听说当今的皇上才十三岁。真小,在现代顶多是个初中生。

    得到里面人的允许后。

    盛安慢慢推开厚重的宫门,带着徐砚夕跨过高高的紫檀木门槛。

    一进寝殿,徐砚夕便低下了头,谨慎的跟在盛安的后面。

    直到徐砚夕余光瞄到几双高低不一的长靴,盛安才停了下来。

    “圣上,这位就是徐大夫。”

    “怎么是个女的。女的如何医治?”

    雄厚磁性的男音发出严厉的质疑声。

    “皇叔,这是准备反悔不成。女的又如何,只要能治好母后的病,就是好的。章太医年事已高不适合重任。我觉得这徐大夫就挺好。”

    皇上稚嫩音调不客气的响起。

    “圣上,不可耍小孩子脾气。应三思而后行。太后为国之大本,不可草率行事。”

    “皇上不可草率行事。”

    几个大臣齐刷刷跪地附和那道雄厚男音。

    徐砚夕抓着药箱的玉手不由自主收紧,这什么情况。大臣不听皇上的,居然都在迎合那道男音。

    她倒是耳闻燕朝有个摄政王,权力滔天,功高盖主,小皇帝如果不是由太后与靖国公死撑着,估计早就被改朝换代了。

    如今太后病重,一直忠心耿耿辅助小皇帝的靖国公又远在北漠抗击蛮夷。

    这些人是准备逼宫吗?

    当听起来似乎又不像。

    燕暮白剑眉紧促,努力压抑心中的怒火。阿娘与他说过,燕潇如果哪天使计必须让他舍弃一个,就选择舍弃阿娘,一定要保全章家与靖国公。

    如今靖国公远在北漠,这个狡猾歹毒的燕潇居然逼章家跳火坑。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着章太医上钩,真是卑鄙无耻。

    “皇叔这又是何意。之前宫里其它太医个个说自己无能为力,拼死一致举荐章太医。刚才皇叔与侄儿都赌输了。”

    “都允了盛安去请徐大夫,如今徐大夫人都已经来了。看着架势,皇叔是定要反悔不成。如今看着架势,朕的话都比不上你这小小亲王,这皇位不做也罢,今日朕就命人将龙椅送到皇叔的府中怎么样?”

    燕潇赶忙双膝跪地,恭敬的说道。

    “皇上怎可开如此玩笑。臣愿赌服输,既然这徐大夫医术如此精湛。便就她也不是不可。太后身体真有个三长两短那该如何是好。”

    他就不应该轻敌,与这燕慕白玩什么赌约。燕潇暗恨,他是小看了燕慕白这小子。今日计划看来要泡汤了。

    燕潇不屑的瞅了一眼徐砚夕,这个碍脚的东西。

    “我相信徐大夫,既然宫里其它太医都不愿意。也只能靠民间大夫了。”

    燕暮白没有去看徐砚夕,因为他知道今日她必死。他阿娘早已药石无医。他现在别无选择,等她死后,他会好好为她厚葬的。章家现在还不能倒,他一定要撑到靖国公回来。

    “徐大夫进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