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40章孩子吓傻了
    赵晴天没多说什么,眼前那钻地魔虫在扭曲的前行,诡异又臃肿的身姿似乎能把长厅都给挤满。

    赵晴天说道:“刚才的资料书上有说明钻地魔虫的感应范围不会超过5米,只要我们保持好距离,这怪物就不会发现我们。”

    许白躲在她的身后,左手一本死灵之书,右手一本钻地魔虫手册,他又看了眼书上对那怪物的描述,点头道:

    “上面是这样记载的没错,钻地魔虫主动的观察距离是这个范围,可是那只是在土地通过声波和分析土层结构的范围,并不代表现在在空旷的地方,他还是5米,总之也要保持警惕。”

    “钻地魔虫还是母体控制的,它自己不需要主动找到玩家,只需要母体知道玩家在哪。”

    现在钻地魔虫似乎并不清楚身后跟着两名玩家,他正肆无忌惮的突破走廊的陷阱,顺着楼梯不断向下延伸,似乎在有目的的寻找着什么目标。

    路上,钻地魔虫破除了十几处陷阱,那爆炸的火药、喷溅的毒雾、飞箭、利刺甚至都不能伤及分毫。

    他们在观察下,发现这钻地魔虫身上粘滑的不明液体,能大大的减少利器和粗糙物体的摩擦力,那些锋利面的道具,会被这层粘液给隔开,打在那厚实臃肿的身体上时,几乎是不疼不痒。

    同样,粘液也会隔开毒雾、自身的高温耐性就十分离谱,还自带会遁地的外挂,俨然在这座城堡里,只要有这一只钻地魔虫,就是无解的。

    他们跟了10分钟,钻地魔虫在平地上的行进速度并不快,更是那种前后蠕动的前进,没有选择直接挖掘这里的古堡结构。

    最终,这怪物来到了古堡的南翼,那里是通往瞭望高塔的唯一路径。

    塔尖上能鸟瞰群山浮现,绚丽的山林铺张围绕这座军事古堡,天蓝与无尽的深绿把这里给环绕成绝对的孤岛。

    此刻站在塔尖上的,正是粥树人。

    “巨大蠕虫!是巨大蠕虫!这玩意怎么找上我的!?”他惶恐的看着钻地蠕虫正往自己的地方前行。

    “这里没有别人啊!我的行踪什么时候暴露的?”

    粥树人原本是打算躲在这里,借用地势观察整个古堡,可是当钻地魔虫出现的时候,瞭望高塔瞬间变成一座囚笼。

    唯一能离开和进入的通道,就是高塔下面南翼的长径。

    这条长径就这么被钻地魔虫肥胖的肿胀躯体胀满,无疑他的目标就是在高塔藏身的粥树人。

    粥树人能看见底下的情况,底下的赵晴天和许白也发现探出脑袋的对方。

    可蠕虫将至,粥树人只吓得腿软,可在距离钻地魔虫大概5米后面,队友许白的出现,更让他心如死灰。

    “完了完了!母体直接来找我了!”

    “而且还已经把赵晴天也给感染了!”

    粥树人还是认为许白是母体,前面带头冲锋的是他操纵的怪物,身前的赵晴天则是已经被诅咒感染的玩家。

    许白只是半弯脊背,鬼祟潜行,可粥树人却认为这是许白的恶趣味,想要忽然偷袭自己,所以才作势弯腰。

    但是许白打算潜行的行为被自己发现,转眼间就朝自己挥手微笑,那森冷的笑意仿佛在戏谑的玩弄将死的猎物。

    “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玩家?游戏让他当母体,疯了吧!?”粥树人吓得瑟缩在墙壁。

    刚打完招呼的许白有些纳闷。

    “怎么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赵晴天没好气的说道:“能喜欢就有鬼了,进入古堡前你才当众宣布自己是母体,可能他刚才就把你当成操纵钻地魔虫的母体,现在正找他索命了吧。”

    许白恍然大悟道:“这茬我都忘了。”

    钻地魔虫很快就抵达瞭望高塔的门前,只是那门对钻地魔虫的身形不太友善,光是脑袋都挤不进去,可是这并难不倒他,擅长挖掘的特性下,他完全可以将这座高塔给拆掉。

    砰砰——

    它撞击着塔门,用自己肿块粘滑的躯体去挤压开堆叠的砖石,嘴前的触手如开花状张开,露出里面狰狞可怕的利齿,不断把身侧的砖石咬开。

    粥树人能明显感觉这座高塔在震动,塔底的生物冲撞声越来越大,这里似乎都快要地震般。

    似乎那怪物,脑袋已经钻进来了,身躯在不断扩张洞口,那原本紧致的塔门,因为钻地魔虫粗壮的身躯强行进入,而变得松垮。

    “怎么办?我要跳楼吗?这样会死的吧?”粥树人还在盘算着,自己要不要自杀退出游戏。

    遇上那种怪物,他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不适应简直是莫大的煎熬。

    “这里好像没有水源啊,算了,我试试看能不能解决这玩意。”

    只是趁着钻地魔虫在挖掘塔门的缝隙,许白忽然现身,他高举着死灵之书,字正腔圆,声如洪钟的念道:

    “伟大的门之主!移星者会降临!他的力量,会使空间和时间都被掌控着,无论何时何地,都将会归一!”

    在念咒时,手中连续比划出某种怪异的符阵,心神虔诚,字句铿锵!

    【警告!请勿使用犹格·索托斯之力量!】

    系统的警告再次响起,可眼前的异状渐渐浮现,这证明系统的警告毫无作用,似乎只是一个陪衬。

    “伟大的门之主!我会将最宝贵的祭品献上与您,那亲爱的罗兰特正等待着您的索取!”

    “眼前的时间与空间,归一!”

    轰隆!

    伴随话音响起,钻地魔虫下意识的往声波传来的方向回头,可身体刚好挤进高塔里面,此刻转身,直接扬起一阵巨响,又将扩张开的洞口扩大不少。

    嘤——

    发现身后就有两个猎物的钻地魔虫发出不明觉厉的刺激叫声,正想要蜂拥上前将其压扁,可他所处的空间却震颤了一下!

    紧接着,许白眼前怪物的位置,正在被种无形力量扭曲,宛若隔着星辰与银河的距离,在扭曲的旋涡中心,那将是连接至位置领域的黑洞。

    那片空间有3米左右的范围及其不稳定,在眼前如玻璃碎裂的白痕不断撕扯空间,钻地魔虫有将近一半的躯体都在这种扭曲下不受控制的被拉扯,在旋涡当中与交错的明暗流逝。

    原本暴起冲向许白的钻地魔虫行动迅捷,但再如何瞬间的快速,也无法逃离那片区域崩溃的时间与空间,渐渐地无数乱流把钻地魔虫的身体转化成好几块分裂。

    嘤嘤——

    钻地魔虫原本扭曲的身体还在挣扎,口中的触手像触电般跳动,不明觉厉的惨叫声疯狂刺激着人类耳膜,许白能从其叫声中感受到钻地魔虫的恐惧。

    那被无上的力量给掌控,瞬间弱小又无助,如海中浮萍单薄的不安!

    或许是因为这次目标较大,所以被紊乱空间抹杀至时空通道比较缓慢,两人还能清晰看着这魔虫在屈辱无力的垂死挣扎。

    “安息吧,远在天边的罗兰特。”许白叹息一声,默哀两秒。

    原本他是打算把自己腰子上其中一颗肾献祭出去的,可却又临时感应到了之前罗兰特的副本又被修复,所以阴差阳错,罗兰特就这么又被献祭出去。

    在念咒时,其实许白已经可以驾轻就熟的和所要祈求的邪神进行单方面的沟通。

    像是将罗兰特献祭出去时,他能够感应到献给门之主的祭品里,存在着哪些被绑定的玩意。

    罗兰特已经完全和门之主挂钩,可躯体是能够被系统修复,所以只要每次修复,许白作为献祭商,就可以免费获得‘备用祭品’。

    可这并不是无限的,献祭出去之后,要是游戏运营没有继续修复,他还是得乖乖献祭自己,或者献祭他人。

    “这次没有扣除我理智点,但是现在脑袋有点昏。”许白扶着后脑勺,能明显感受自己因为α级玩家,所多出来那‘新小脑’的器官在隐隐作痛。

    眼前的时空乱流在钻地魔虫被分解后,缓缓回归平静,目的所有过程的赵晴天盯着许白。

    “这就是你所说的打不过?”

    “你不是挺能打的吗?钻地魔虫连灰都没了......”

    “这种魔咒不能经常使用,需要献祭一定程度的祭品给邪神才行。”许白晃了晃脑袋解释道。

    “最开始的时候,学习这招还扣我理智点。”

    听闻又要扣理智点,原本也打算询问下去的赵晴天瞬间扯开话题。

    “算了,我们上去找粥树人吧,他估计在上面都要吓傻了。”

    钻地魔虫就这么被解决,但此时瞭望高塔的底层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整座高塔危危可及,好似随时会倒塌。

    两人步入高塔,在塔底呼唤粥树人。

    “没事了!我已经把钻地魔虫给解决掉,你可以下来了!”许白高声呼喊。

    粥树人闻言,却吓得脸色铁青。

    “他一定是在引诱我!骗我说那怪物已经没有了,给我生的希望,然后在忽然把我置于死地,看着我痛苦和绝望的神情,最后嘲笑我,奚落我!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感染诅咒!”

    他哆哆嗦嗦的缩得更紧,从眼角划过一滴泪水。

    “虚白这玩家好可怕!这不是人,怪不得会上通缉令!”

    赵晴天已经率先爬上塔顶,粥树人看见来人是她,吓得更是魂不附体,嘴唇发青,瞳孔涣散。

    “你是母体的人!我跟你拼了!”

    “这孩子...怎么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