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202章 你是信使大人
    许白心中暗骂:“靠!怎么又涨好感了?”

    “......”

    “我对攻略一个2米高的黑瘦大汉,压根没有兴趣啊!”

    除了上升的好感度,一波下来,直接套到了不少信息。

    黑色石板的来历,黑法老预言之力的来源,更印证了真理的盲猿和奈亚拉托提普之间的关系。

    即是,真理的盲猿很可能是奈亚拉托提普的一个分支小号。

    黑法老又懂了!

    他的感应力很强,在追寻着知识那方面细细品味着犹格·索托斯的力量。

    “我感觉到,那是一片冰冷、深奥、理智、循环、不可名状,却与黑暗截然不同的力量。”

    “......”

    “气息和奈亚拉托提普大人并不相同。”

    “......”

    “但我懂了!这其实正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多面性力量!真理的盲猿、万物归一者、伏行在混沌里的黑暗!”

    “的确,相关与知识的气息,在那个不可名状的存在的感知里,是无穷尽的存在!”

    “......”

    他没有因为感知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就断言许白说假话。

    反倒想,万物归一者的存在既然是一个秘密,其实一直无处不在的控制着世。推动埃及发展至今的是奈亚拉托提普,自身所有的知识相关,和身上的交易,也都是祂的功劳。

    那这么说,万物归一者,就是奈亚拉托提普的眼和脑!

    越想越激动,黑法老一边赞叹奈亚拉托提普的伟大,边因为发现了这世间的终极秘密,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又发现了世界的真相!我又更接近神圣的奈亚拉托提普大人了!”

    许白此时早已不动声色的走到黑法老身边。

    普通臣民敢如此做,杀头都算小时,下场不是被吸干就是祭天。

    可许白见气氛到了,当初忽悠教团他们时,也是这般做的。

    他自然而然的轻拍着黑法老的肩膀。

    用温暖的手给予对方内心的力量!

    “好好干!奈亚拉托提普大人很欣赏你!”

    黑法老看着以下犯上的许白,并无恼怒,反倒这眼前的白袍男人,身上多了许多神秘的味道。

    对方的瞳孔仿佛藏着深渊,刹那间,黑法老在白袍男人的身上,感应到了让无数种压力,正在如潮水般朝他侵蚀!

    混沌的深渊里,无穷的星芒正在包裹着这人!

    在无边的黑暗外,又是极其邪恶、强大、不可名状的恶意,充斥周围!

    盲目愚蠢的真理在此时也不起作用。

    “我一定会达成这次交易的!”黑法老郑重道。

    他此时并没有君王的那种桀骜,反倒变成了温驯的密教徒。

    因为被许白触碰时,他感受到了对方身上多个Buff的压力,他对旧日力量的感应力,使其误以为这白袍男人,很可能是混沌神秘的化身!

    否则以人类之躯能藏着这群秘密,灵魂都能直接压碎了!

    黑法老双手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

    奈亚拉托提普亲自的提示!

    赠与自己神器!

    告知自己门之主和奈亚拉托提普的秘密!

    如非阴差阳错下,他还没发现,白袍男人身上,竟拥有如此骇人的奥秘!

    多到自己都无法适应的力量,被加持在了身上!

    “......”

    “我懂了!”

    他又懂了!

    这男人不说,他也能猜到!

    洛夫克拉夫特就是奈亚拉托提普的信使!

    他特意化身人类,来给自己传达奥秘和神器的!

    他刚说了!

    他很看好自己!

    许白望着对方脸上惊喜交加,且脸色每一秒都在变化。

    【目前涅弗伦·卡好感度为:90】

    【目前涅弗伦·卡对你的情感倾向为:崇拜】

    “.......”

    “你又懂什么了?”许白狐疑的问道。

    黑法老这好感度提升的很离谱啊,这一波直接提升至90点,这并不是许白的本意。

    “我懂您是谁了。”黑法老恭敬道。

    您?

    许白思绪还没立即反应过来,可被称作您。

    他身体本能的挺直,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并且语气沉稳道:“你懂了就好。”

    这是烙印在身体本能的条件反射,在被称作您时,双方的地位转变,许白可不忘蹬鼻子上脸。

    见有机会,他继续说道:“这种事情无需告知任何人,仅是我和你的秘密。”

    “以奈亚拉托提普在上见证!”

    黑法老激动道:“我明白了!信使大人!”

    许白摆摆手,示意低调。

    他沉默的反应,正代表了默认了这个称谓。

    “果然是信使大人!我以为您会更神秘一些,或者...更难以捉摸。”

    黑法老说道:“的确,您即使站在我眼前,我也难以捉摸你真正的来历!”

    原本警惕的许白,见黑法老把自己误认为大佬,旋即放松了许多。

    他问道:“你说你有好好完成与奈亚拉托提普的交易。”

    “我想检查一下,你现在的安排,这对你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既然你有缘看懂我的存在,那么我也不介意指导一下你。”

    现在的许白,自然的不向黑法老说敬语,甚至地位也是居高临下!

    黑法老忙带着许白走向宫殿最深处的密室。

    “信使大人,这边请!”

    许白边走,心里的疑惑也渐渐被揭开。

    这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信使’这个存在身上!

    他并不是什么信使,可那个白发小萝莉,或许才是真正的‘信使大人’!

    所发生的,和信使,和奈亚拉托提普脱不了干系!

    “......”

    进入宫殿最后的密室,华贵的装潢其实并无意义,在对于这两人来说,一切外在的物质,都比不上旧日的秘密来的珍贵。

    在密室之后,是一条通往深处的长廊和甬道。

    “这里是你建给自己的陵墓?”许白问道。

    黑法老点头道:“我在达成和奈亚拉托提普大人的交易后,获得真正的预言之力。”

    “那是我重生的时刻!”

    这个坟墓,在里面藏着的黄金棺椁,正藏着涅弗伦·卡和奈亚拉托提普交易的证据。

    不但如此,在甬道和长廊的两侧,上面刻满了符咒和栩栩如生的壁画。

    在穿过了两座真理的盲猿的雕像,许白看着这些画像,他终于明白了黑法老所看见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