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205章 许白虚白
    经过信使这么提示。

    和许白同名同姓的那个家伙,能确定和自己有关系了!

    并且信使叫自己虚白,而不是原本许白的名字。

    这就代表着,在旧日游戏中,游戏名称和自身的原本名称,其实是以游戏名称作准。

    游戏名称就像是身份证上的官方名字,记录在旧日游戏的资料库,和其他人的交流通用的。

    而自己原来的名字,只是大家长期以来的习惯。

    所以严格来说,许白才发现,自己更应该叫虚白,许白是另外一个人了。

    可那人是自己吗?

    这点他并不清楚。

    “许白是谁?他是我吗?”许白问道。

    他在遭遇太古永生者时,对方表示曾遇到过自己,现在可以判断为,是不是遭遇过的人,其实是许白。

    现在他是以虚白的身份活在旧日游戏当中。

    信使似笑非笑的看着许白。

    “这不重要,对于你完成和奈亚拉托提普的契约也好,完成这次副本也好,在进入无名之城前,许白的存在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

    信使明显是知道‘假许白’的秘密,她没有告诉真许白,反倒催促他把心思留在副本中。

    现在许白的小命还没有完全安全,灵魂契约就像是催命符,让他在现阶段满级前,都无法获得喘息的机会。

    “你说你曾经阻挡过许白的脚步,其实当初许白是很有机会也成为资格玩家,一起进入拉莱耶。”许白问道。

    信使点头承认道:“没错。”

    “用了一些小方法去干涉,让他卡在了初体验副本1个月。”

    “......”

    许白一怔。

    1个月!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替这家伙感到不幸。

    初体验副本就卡了1个月,进度上就明显落下了很多,要是其他人估计心态爆炸,而且实力也不如其他玩家。

    但开局少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在此刻的现实世界时间线中,‘假许白’的排名已经超越了自己!

    看着许白若有所思的模样,信使说道:“你放心,能够出手干涉的位置,我会帮你。”

    “不过这是在规则内,我的存在可以做到的事,重点还是看你自己如何选择。”

    连信使都直说会辅助自己,虽然许白清楚,被这些邪神去帮助,肯定对方有所图谋,但现阶段看上去完全无害。

    甚至要不是抱到了信使这个大腿,许白也不会收获那么多的技能和阵营贡献。

    “......”

    不多时,信使悠然自得的躺在黑法老的棺材中。

    被一团充斥着混乱气息的黑暗包裹中,消失在许白的眼前。

    “在信使出现的时候,我的任务界面显示的人数,又多了一个。”

    现在回去看任务界面,多出来的玩家又消失了。

    “这就是规则吗?就算出现,也仅仅只能使用小号,以路人、NPC或队友这类的存在干涉游戏的进程。”

    “而不是直接邮件打给我所需的经验值、道具和旧日骨髓。”

    如奈亚拉托提普这般大佬,即便要帮助自己,也不会亲自下场。

    和信使的接触,已经算得上许白第一次,能真正的和这类邪神们正常交流。

    等许白离开了陵墓,从宫殿后的密室走出时,便看见了恭候多时的黑法老。

    “信使大人!”

    黑法老屁颠屁颠的跑来。

    许白看了眼这倒霉蛋,这家伙和奈亚拉托提普的交易,压根就是场骗局。

    预言也都是骗人的,他压根不会获得预言之力,甚至为邪神献上整个塞易斯的灵魂后,他自己的灵魂也会被收走。

    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

    获得大量知识后,许白连续几天不眠的学习很是疲惫,但气质却有种无法掩盖的智者的气息。

    身上的神秘感更浓郁了。

    黑法老关切的问道:“如何?奈亚拉托提普大人有何指示?”

    许白摆摆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

    缓缓开口道:“我让你钻研犹格·索托斯的知识,你记好了吗?”

    黑法老忙回复道:“记好了!”

    许白很随意的说道:“记好了那你待会把我教给你的阵图,原封不动的刻印在黄金棺上面。”

    “还有我需要图纸,你要求塞易斯所有劳动力,布置出的献祭阵结构图纸。”

    “是的信使大人!”黑法老连忙蹿去拿相关的图纸。

    被没收了权杖的黑法老,甚至平时也少了使用黑魔法,就连此时行动,也都是跑去的。

    换做平时,黑法老早就化成一团黑暗飞驰离去。

    要是外面的臣子见到这一幕,定然会错愕于,一名至高无上的君王,掌握神秘莫测的黑暗魔法,统治了古埃及的黑法老,会对一名白袍男人如此恭敬。

    5分钟后,图纸已经交到了许白手中。

    许白观看着图纸上的结构,现在的他已经能完全理解其中的布置,每一处的功效和应用全部都烂熟于心。

    甚至在出关后,拥有大量黑色石板知识,他更发现了图纸的几处不完美。

    “有不少漏洞。”他平静道。

    “全部都是常见的问题,但放在环环相扣,且规模是城市级别的献祭仪式里,微小的失误足以致命。”

    90的好感度,已经能让黑法老对许白深信不疑。

    只要许白不人设崩塌,就算许白说天上的太阳是月亮他也不会怀疑!

    “是我学艺不精!”黑法老惊道。

    信使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每一句话在他耳中俨然都是圣旨。

    “现在发现还能够挽回,你先去将我交个你的东西布置好,我替你去优化一下图纸上的魔法结构。”

    黑法老旋即跑回了陵墓中,他严格的按照许白所说,亲自动手镌刻门之主的魔阵在棺材上。

    而许白,则堂而皇之的携带着黑法老的权杖,明目张胆的离开了宫殿。

    在外驻守的士兵简直,都吓得双腿发软。

    “参见宰相大人!”

    “参见宰相大人!”

    “......”

    一声声恭迎中,所有士兵都吓得下跪。

    不为别的,而是见到黑法老的权杖,就如同见到黑法老亲临!

    许白拥有权杖,则说明他现在拥有黑法老所授予的最高身份,他的一举一动皆代表大祭祀的本意!

    “他怎么会拥有大祭祀的权杖!”

    “难道宰相谋害了大祭祀!?”

    “闭嘴,大祭祀快走过来了!”

    “参见宰相大人!”

    许白停在一名战战兢兢的士兵身前。

    他问道:“管理塞易斯工程和劳动力的部门在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