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214章 献祭黑法老
    “你这家伙......”

    正站在天空的阴云之上,一名身形较小的白发小萝莉正一脸嫌弃的看着许白。

    “竟然把我的祭品给偷了......”

    他对许白的所作所为,表示十分不满。

    可有能力插手,去改变献祭阵流向,她倒是没有这么做。

    哪怕都是给自己的灵魂被抢了,也只是静静的看戏,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插手的意思。

    抢了奈亚拉托提普的祭品,许白甚至还打算把黑法老的人给抢了。

    毕竟这场献祭,压根一个灵魂都没有流向奈亚拉托提普那边。

    而黑法老所感受到的邪神气息,也只是因为真正的信使小萝莉出现,他才忽然感受到。

    虱灾比毒蛙更令人折磨,这些无孔不入,小到让人抓狂的虱子,甚至从人体的各种受伤的外露的创口入侵。

    呼吸道,口鼻,眼睛,虱子恐怖的数量是吃人的那般令人绝望!

    第三灾开始,这比起前两灾死的人还要多,整整死了3千多个NPC,同时教堂内,玩家看着压根没听过的献祭阵,纷纷觉得恐怖至极。

    “你说,血雨腥风要献祭这么多灵魂给犹格·索托斯是图什么!?”

    “有这种手段的玩家,我不可能没在排行榜见过啊。”秋风流水说道。

    守墓人推测道:“莫非血雨腥风是位...很低调,却实力很强悍的邪教徒!?”

    “不过我始终没想明白,为什么他会表示,用这种方式结束副本,会比平时有更多的奖励。”

    这两名玩家不知道虚白的鼎鼎大名也是正常。

    赵晴天、喜鹊儿和大叔都沉默不语。

    他们只需要负责守护好这最重要的献祭阵,在教堂内安静等待,一切都会结束,外面的灾厄不会波及教堂。

    经过精密的推测,放置献祭阵的位置,是绝对不会容许遭到任何破坏,所以是最安全的地方。

    “没想到这场副本,这么困难的情况下,竟然还真有机会赢。”秋风流水说道。

    “你说什么?”大叔疑惑道。

    赵晴天嘴角微微抽搐。

    这样的副本都算难?

    那他们以前的副本,压根就不当人好吧!

    这次的古埃及副本,已经算是很仁慈了,难度系数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对比他们以前的副本来说。

    秋风流水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说这个副本很难呀,至高无上的黑法老,十重灾难,无法逃离的塞易斯,还有藏在各种禁地里,不让进去的秘密。”

    “我从来就没跑过这么难的副本,以前的主线任务都是很简单就通关了的。”

    “像是这种副本,我就觉得,像是在刁难玩家一样。”

    赵晴天疑惑道:“这是你遇到,最难的副本?”

    守墓人说道:“B3难度,的确很厉害。”

    “......”

    要是这样就算困难的话,跟许白经历的疯狂山脉、印斯茅斯、蠕虫诅咒、拉莱耶降临后。

    听见这种言论,赵晴天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只是她看向守墓人,这名玩家也表示同样的观点时。

    她才知道,这或许不是对方的问题。

    是自己的问题!

    为什么一路以来的副本,每个难度的超标的困难,以及各种不当人的绝境。

    很可能就是因为身边有个许白!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许白的存在,才会出现恶意满满的副本!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白把名字换了个‘血雨腥风’所以才降低了难度?

    这个想法没有证据支持,不过跟许白这家伙应该脱不了干系。

    “......”

    十多分钟后,许白目前已经累计了600点的门之主贡献点。

    “第四灾,黑蝇。”

    “......”

    如漫天尘埃的黑虱散去,但在黑雾百米外,遍地的沙尘化作黑蝇,正兴师动众的往塞易斯进攻。

    许白望着教堂,再次推演出了是绝对安全的位置后,他也消失在至高宫殿外。

    进入密道内,他去寻找黑法老了。

    如梦似幻的火光,将这里的壁画映照出了朦胧的迷幻感。

    仿佛走出了话,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场景和人都呈现在眼前,如果是普通人看一眼,指不定就直接疯了。

    因为此时的壁画,在变化莫测的不断改变着轨迹。

    这些预言在许白出现后,许白的每一个举动,都会让这里的预言变得极度不稳定。

    因为许白的每一次脚步的落点,每一次想法的更迭,每一次呼吸的不同,预言的壁画都会出现千变万化的走向。

    可是无论是哪一种,结局却始终未变。

    在尽头,原本是被一片黑色遮蔽的地方,这里原本的预言是没法看见的。

    就连黑法老也无法窥见。

    不过在他出现后,站在黄金棺的平台前,望着已经被亲手布置完毕的犹格·索托斯献祭阵。

    哗——

    火光迸发出刺激的噪音!

    那片黑色的墙面上,出现了一个白袍男子,正对着一个黄金棺在吟唱着某种咒语的情景。

    “......”

    许白此时站着的位置,正好是壁画上一模一样的地方。

    他缓缓抬手,位置和壁画的重合。

    “是奈亚拉托提普大人吗?”

    躺在棺中的黑法老很是心痒难耐,他等待的这一天,仿佛知道自己即将中彩票,在等着彩票跑到自己面前的那种心情。

    小鹿乱撞,微微雀跃,无比期待!

    只是忽然传来的声音,熟悉却有让人难以接受。

    “聆听我的召唤!”

    许白缓缓念动祷文,神情肃穆,语气淡漠。

    “这是...信使大人!?”

    黑法老在听见这个祷文的第一句开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信使大人要献祭我!

    要把我献祭给犹格·索托斯!?

    “他马的为什么!?”

    黑法老瞬间愤怒的要推开棺材,可是连着棺椁,上面被一双稚嫩的小手按压着。

    信使小萝莉轻轻的按压着棺椁,黑法老仿佛面前的是一度无法撼动的高墙,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移动分毫。

    “啊啊啊啊!?”

    “放我出去!”

    “该死的!我可是和奈亚拉托提普大人达成交易的天选之人!”

    “奈亚拉托提普大人知道你这么做,会惩罚你的!”

    咚咚咚咚——

    黑法老死命的敲打棺材,他那神奇的魔法在此时此刻,竟完全施展不开。

    他的力量,被夺走了!

    “无尽虚空之王!移星者!坚固的基础!地震之掌控者!恐怖的征服者!”

    许白还在念着祷文,他的眼神瞟向信使。

    那意思像是在说:“奈亚拉托提普听到会惩罚我?你怎么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