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245章 怀上了克苏鲁的种子
    【‘虚白’仍位于阿卡姆内!】

    【请各位玩家踊跃参与通缉令活动!】

    【击杀‘虚白’可获取丰厚奖励!】

    【首杀者将获得的‘虚白’的全部游戏财产!】

    阿卡姆全城,不约而同的都在追杀许白!

    抬头看去,在阳光明媚的天空中,悬浮着【‘虚白’仍位于阿卡姆内!】的巨大提示!

    不仅仅是人物面板,游戏系统生怕有人不查看面板,直接在现实世界的天空中,也投放了这组数据!

    “这是要至你于死地啊。”大叔说道。

    许白的出现,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混乱。

    导致三教的首领全灭,现在夺取了死灵之书,被旧日游戏钓鱼执法,直接把获得死灵之书的信息,还有所在地报了出来!

    “......”

    饶是许白也没料到,自己会被游戏方钓鱼执法。

    他先前故意将自己的信息卖给血教,就是为了让血教和蓝教打起来!

    目的是完美的达到了,他也获得了死灵之书。

    但......

    这后续的麻烦,可真不小......

    虽不清楚阿卡姆之前的人口有多少,但目前在他们逛下来,阿卡姆现在的人,2万肯定是有的!

    现在大部分的人,肯定都不知道,许白伪装成了血教米歇尔的模样。

    最明显的破绽,就是华国人的外貌,并且是两男一女。

    现在赵晴天佩戴着面具,许白可以易容,大叔其实出场次数不多,没有那么显眼。

    至少这半小时内,还没有彻底把消息传开前,他们已经逃离了一部分的距离。

    距离阿卡姆精神疗养院,用跑的,还有1个小时左右。

    途中看见非常多的人往大学的方向赶,还有人询问他们为什么不参加猎杀虚白活动。

    几乎整个阿卡姆的所有大小势力,都在往那边赶!

    “可以,前面的路不堵了,我们可以买辆车开回去!”大叔说道。

    因为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他们前面的路也不堵了。

    甚至只有零散的几辆车在原地。

    “等一下,不用自己开车,我们找个向导开车。”许白忽然说道。

    他没让大叔直接在系统商城购买一辆车临时用,反倒是找上了前面的一辆小面包车。

    敲了敲车窗。

    “兄弟,东街后面的‘法国人牙医’走不?”

    法国人牙医,是一个诊所的名称,在阿卡姆当地的人,都熟悉那个位置。

    车窗摇下,是一个面容瘦削的法国人。

    他操着法语口音的英语说道:“不了,我在等我的队友。”

    “他们去猎杀虚白了。”

    话音刚落,许白便掏出手枪指着这家伙。

    “噢噢噢噢!”

    “轻松!放轻松!”

    那法国人立刻双手离开方向盘,高举投降。

    大叔很自然的绕过去副驾驶,法国人想不开门也不行,现在的社会,要死人太容易了。

    就算在文明社会下,米国也是枪击案频发的国度。

    刚上车,大叔的体重直接让小面包沉了下去。

    “......”

    法国人瞥了眼这胳膊的肌肉,比他脑袋还要大!

    随后,赵晴天和许白坐上后排。

    在许白用枪指着的威胁下,那法国人只得乖乖开车。

    路上,许白询问道:“你是哪个阵营的?”

    “我是哈斯塔的信徒。”法国人回道。

    “我还没抵达20级,还没能加入阵营。”

    许白点点头。

    接着他收回了手枪,其实这种威胁对于别人来说。

    只是其中一种手段。

    就算这法国人在好友系统,暗中和别人沟通,根本防不胜防。

    或者开着车,立刻进入游戏世界,让这辆车失控导致车祸,几人的生命就没了。

    所以,许白忽然拿出一块黑色的水晶。

    他连着黑水晶,把手放在正在开车的法国人腹部。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许白淡漠道。

    【你发动了技能‘炼金’!】

    【你成功将‘污染的黑水晶’与‘大肠’融合!】

    【‘污染的黑水晶’已进入目标体内!】

    “呃...呃......”

    法国人立即觉得自己的肚子,有种异物入侵的感觉。

    人体本能的对异物排斥,这种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这么做是想让你乖一点。”许白的声音忽然冰冷。

    他用着让人寒毛炸立的语气,缓缓说道:

    “你现在已经怀上了克苏鲁的种子!”

    “按我所说的做,否则,你就背叛哈斯塔,将克苏鲁的子嗣生产下来吧。”

    法国人闻言,脸色剧变!

    他的手脚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许白此时就是一个魔鬼!

    “他用一只手默默的捂着肚子。”

    的确有哈斯塔所讨厌的气息!

    “我...我真的怀上了克苏鲁的种子!”

    他惊恐状的看向穿红袍的男人,手脚抖得更厉害了。

    作为哈斯塔的信徒,怀上了克苏鲁额种子,有比这更亵渎事情吗?

    “我都听你的!我都听你的!请你不要让我把克苏鲁的子嗣生下来!我都会按你说的做!”法国人都快要哭出来了。

    他丝毫不敢怀疑许白所言的真实性。

    能有这种气场和手段的玩家,他们身上的能力、道具都是无法估计的。

    他要作死的去赌,最后下场绝对凄惨无比。

    许白说道:“跟你的同伙解释,事情你已经解决了,那几个人被杀死,现在你很安全。”

    那法国人点头如捣蒜。

    和许白所说的一样,其实在被枪口指着的时,他就已经透过好友系统,跟自己的同伴求救。

    “你们到底是谁?”

    许白再拿出一颗黑色的水晶。

    然后威胁道:“你不需要有问题,如果继续这么多问题,你可以试试怀双胞胎是什么感觉。”

    法国人精神都要崩溃了,可他连晕死过去也无法做到。

    许白这招狠的,让他根本没有耍花招和回旋的余地。

    乖乖听话,祈求事情结束后,他真的能把克苏鲁的种子取出来。

    “......”

    大叔和赵晴天没问。

    可他们都好奇,为什么许白表示,要去一个牙医诊所,而直接回去阿卡姆精神疗养院?

    被全城通缉,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只有许白能听见,在自己游戏背包内,有声音不断传出。

    “你真的是虚白!”

    “我的灵魂...怎么会到了你的手上,你一个人类,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真的是旧日支配者?”

    “你现在去了那个牙医诊所没?我们紫水晶的坦克车还留在那里,你可以把坦克车带回自己的据点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