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257章 明天的演出我必不去
    【主线任务:停止‘交于永生之手’的演奏】

    ......

    ......

    艾薇儿自己也害怕那该死乐曲的异变。

    她脸色惨白道:“发生了那种事情,我当然不会去。”

    “明天我打算好好休息一整天,对了...关于我父亲的真正死因,你们是否有头绪了?”

    “还在调查中,有大致的方向了。”鱼丸回道。

    艾薇儿也没管那么多,今天遭遇的事情,已经让她精神和肉身上都很是疲惫。进入了哈斯塔的幻象影响,她已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处理其他事情。

    甚至,让她明天爬起来去演奏,也未必有那个状态和体力。

    不过在艾薇儿回房休息前,玩家们有朝她索取哈罗的电话号码,但是住址她就不清楚了。

    科尔基仍旧处于昏迷状态,被放置在客房躺尸,事情已经过去两个小时,艾薇儿也早就回房休息。

    现在客厅里,只剩下了剩余的七个玩家们。

    鱼丸说道:“停下演奏,我觉得很可能是因为明天的演奏曲要进行下去,我们需要明天赶到现场停下那音乐?”

    “任务是让我们停下,而没有直接说阻止乐曲的演奏。”扁鹊说道。

    这就像是交于永生之手,其实至现在还在不断的演奏中,即便艾薇儿停下了动作,无声的乐曲仍旧在不断的传播。

    停下这个乐曲,是任务给出的主线。但明天真的会发生这场乐曲的演奏,他们去的话,反倒更像是阻止。

    阿迷说道:“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个哈罗引导的,也包括她的父亲。”

    “在去之前,其实我已经在她父亲房间里面,感受到让人厌恶的气息,那是哈斯塔的力量。”

    “本来我只是推测,她父亲是误触了什么,或者接触到了什么,引导到了这个力量的残余,所以影响了他。现在看来,艾薇儿父亲跟哈罗,应该是一卦的,都是哈斯塔的信徒。”

    莉莉丝接着道:“他们两人呕心沥血的创作出这曲交于永生之手,又从小训练艾薇儿小提琴,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吗?”

    的确,这样看来,艾薇儿此时就像个纯粹的工具人,纯粹为了满足其父亲对于哈斯塔的崇拜,为了表演出那曲交于永生之手的工具人。

    许白不动声色的看着几人推理,他倒现在还没有告诉其他队友,这乐曲的真实信息。

    现在所有人都被乐曲感染,包括艾薇儿。

    可以预见的是,哈斯塔的力量在逐渐的显现中。这和许白想要预见的未来,很是符合。

    其他人来玩游戏,就是来破解和推理的,他来玩游戏,现在可不是奔着推理那么简单。

    观看过死灵之书后,对哈斯塔也是有一定程度的熟悉。

    虽没有记载哈斯塔为何被封印,但其现在被困在比遥远的昴星团当中,在其中一颗拥有着失落的古代城市卡尔克萨的废墟旁,附近的哈利湖中。

    这种情况和克苏鲁很相似。

    一个是被困在地球的拉莱耶,一个是被困在了遥远星团中的哈利湖。

    这也就代表着,即便召唤出黄衣之王的力量,也只能是其中的一部分化身、某处的力量分割、甚至是小号。

    毕竟本体还在被困,一时半会和被困拉莱耶的克苏鲁一样,虽然旧日支配者没有死亡的概念。

    苏醒后,想要出来,也只能出来一点点,剩下的本体力量,还不能完全出来。

    至此,如果任由交于永生之手演奏下去,哈斯塔的力量显现,他利用化身,或者开着小号下场,许白甚至想到了好玩的事情。

    ......

    ......

    阿迷和莉莉丝两人去给哈罗打电话,结果无人接听。

    时间凌晨两点,这个年代虽然不算完全落后,可也不是电子讯息爆炸的年代,想要查消息就可以上网搜索到一堆的线索。

    现在除了直接干掉NPC之外,就剩下阻止艾薇儿明天去演出的这条路。

    克苏鲁信徒二人组去了雇主父亲的房间休息。

    鱼丸和扁鹊都很警惕,两人在宅邸的大厅选择睡沙发。

    房间都在2楼和3楼,如果有人想要偷偷出门,也绝对会经过大厅,两人也能防止哈罗会不会忽然派人夜袭艾薇儿,直接绑走之类的操作。

    是夜,赵晴天、大叔和许白三人在客房。

    赵晴天脸色很不舒服,就算重新穿回了黄衣,还是有种古怪的感觉。

    许白问道:“是不是有种比较强烈的直感?就像是某种灾难快要降临的感觉?”

    “比如,某位旧日支配者要降临?”

    赵晴天望着许白点头。

    大叔看见许白知道些什么,忙问道:“你有线索?”

    许白点头道:“有,距离哈斯塔的力量降临,估计也用不了多久。赵晴天的升级包括了感应感知的方向,所以会对这种力量的侵袭比较敏感。”

    特别赵晴天还是哈斯塔阵营的人,哈斯塔的力量要降临,这再熟悉不过了。

    也难怪她脸色不好,要感受到旧日支配者力量降临的压迫,除非她的实力,已经能够抵达一定的程度,否则是个人都会觉得难受。

    大叔则完全没这个感觉,他的属性点全加力量方向了,和偏向精神和智力流派加点的,对不可名状力量感受的程度,就差了很大的一档。

    可两人忽然看见了,许白那一脸平静,对于哈斯塔力量即将降临,还要冷淡的说出来时。

    这家伙完全没想阻止的意思啊!

    大叔惊道:“小许,你想...干什么?”

    许白忽然露出狐狸般的笑容,道:“我还能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还不明显吗?那么大个副本,不崩溃了怪可惜的。”

    说着,他掏出了交于永生之手的乐谱,他看向赵晴天。

    “哈斯塔,上吧。”

    赵晴天狐疑道:“上?上哪?”

    许白说道:“就你穿着黄衣,黄衣之王不是你还能是谁?上吧,告诉艾薇儿她逃不掉,只能乖乖的去演奏这个乐曲。”

    “......”

    大叔瞪大眼睛道:“这......”

    这是什么操作?

    ......

    ......

    凌晨三点。

    艾薇儿在梦中,又回到了贫瘠的悬崖。

    伫立在哈利湖之上,她极度的恐惧于看见燃烧的双子黑星,仿佛手中的印记又开始焚烧了起来。

    嗒嗒——

    那个带着面具的黄衣男人又来了!

    “不要...不要...不要......”

    艾薇儿依旧无法直视那男人面具,被冰冷的脚步声压迫得下跪。

    “不要!”

    “......”

    黄衣男人亲昵的告诉艾薇儿,祂会如何残忍的剥离她的血肉,会如何让她痛苦的死去,分筋错骨的折磨她!

    梦境中的黄衣男人,她的声音宛如冰冷的利剑,字句都在反复抽刺穿插着艾薇儿的灵魂。

    男人的手掌抚摸着艾薇儿的脑袋。

    她仿佛被钉死在了原地,黄衣男人对她说的所有暴虐的言语,一点一点的逐渐实现!

    “......”

    艾薇儿浑身冷汗,她的心脏似乎都要麻木了。

    她吓得睁开眼时,还是在自己的房间中。

    “还好是梦啊...吓死我了......”

    逐渐回想起自己去演奏过乐谱,后续被侦探们护送回家,她旋即也没那么害怕。

    只是刚才的感觉,太过于真实......

    她刚转过身,想起身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凭着窗洒下的银色月光,却看见了让她几近疯狂的一幕!

    带着面具的黄衣之人,正无声的站在她的床头前。

    这一幕,彻底带她回到了之前的梦境当中!

    艾薇儿本能的不敢直视对方,哪怕是面具的面孔,还是持着权杖的手臂,她只敢望着黄袍的末端。

    “你掉的东西。”

    黄衣之人的声音似乎很熟悉,她在哪听过。

    可是恍惚间,幻境中的死亡感觉,让艾薇儿无法思考那么多。

    在她眼前的,是乐谱《交于永生之手》!

    摆放在面前的时候,黄衣之人接着叮嘱道:“完成它。”

    完成它!

    简单的三个字,如同梦魇萦绕着艾薇儿,仿佛在她的世界当中,升起了两轮燃烧的黑星!

    “完成它!”艾薇儿木讷道。

    “否则...我的皮肉会一点一点被剥离身体...我的灵魂会受尽磨难...我会可悲的死亡......”

    她接近歇斯底里的在干呕,直至她完全的无法忍受,疯狂尖叫起来!

    这时她身前已经没有任何人的存在,乐谱也不曾出现过。

    像是一切,只是黄衣之人对他的诅咒!

    “怎么了!”

    “是不是科尔基那疯子醒了要砍人!?”

    鱼丸、扁鹊、阿迷和莉莉丝都冲入了艾薇儿的房间。

    这时玩家们只看见了瑟缩在角落发抖的可怜女人,被追问如何,她只是解释自己做了噩梦,然后便是吗也不想说了。

    ......

    ......

    此时许白已经回到了客房。

    他将黄衣还给了赵晴天。

    当时赵晴天说啥也不同意这样祸害NPC,要是刺激出了什么反效果,提升副本难度又是让人头疼的事情。

    “放心啦,其实不止是艾薇儿,哪怕是我们都逃不掉哈斯塔的降临。”

    “倒不如刺激刺激她,让她把这场闹剧彻底爆发出来。”

    “......”

    许白的操作就是个疯子行为,别的玩家都是想尽办法,遏制旧日支配者的力量,或者其他旧日种族降临。

    这家伙倒好,为了制造混乱,甚至是想出损招,让旧日支配者能舒舒服服的下场......

    可队友们死也不会猜到。

    竟然会有自己人,特么装作黄衣哈斯塔,去吓唬NPC......

    他们也只是当,艾薇儿接触了过多的诡异音乐,理智值骤降,现在的阶段就是临近疯狂的阶段。

    今夜过去,科尔基依旧处于昏迷状态,但系统并没有播报他死亡的消息。

    可等大家都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艾薇儿不见了!

    “人呢?跑哪去了!?”

    本来以为,这女人因为受到了惊吓,所以睡的比较晚,就起的比较晚。

    见科尔基还在昏睡中,证明艾薇儿也不会受到生命威胁,所以其他队友也没多管。

    只是许久没见人,也没动静,等阿迷闯入艾薇儿的房间,人已经不见了。

    “她的琴也拿走了。”

    “不会吧!?”

    分明才经历过那恐怖的情景。

    艾薇儿也表示不会再接触那乐谱了,好家伙今天就偷摸消失了!

    琴也带走,只能够是去演出了!

    “或许是哈罗,或许她已经被乐谱的力量影响太深了。”

    现在站在这里的,都是旧日游戏玩家,基因变异后,对邪神的力量有不错的抗性。

    他们无法代入艾薇儿的世界,自然就忽略了她只是普通人,受了初步影响后,很大概率就陷入不可自拔的影响。

    旋即,除了昏睡不起的科尔基,玩家们也都赶往音乐厅。

    许白也默默跟着大部队,他没有主动提议,也没有出言阻挠,如同旁观者一样,见证者这场闹剧的发生。

    途中,阿迷和莉莉丝质问他,是否将乐谱给藏了起来,而非真正销毁。许白也只是很淡然的点头,矢口否认的他,没人看得出他的表情是诚实还是撒谎。

    仿佛这个家伙,每句话都不是真话,可又找不出理由去反驳的感觉。

    克苏鲁阵营二人组,对许白的气息感知也越来越浓郁,克苏鲁的诅咒使他们两人,能强烈的感受到,克苏鲁在上,迫不及待的想让他们两人,把眼前这白袍之人扬了的感觉。

    ......

    ......

    哈罗音乐厅。

    今天和昨天一样,广告牌也没有换。

    同样让人疑惑的广告语,那仿佛远古存在的名讳,来自外星的赐福,那些名词很熟悉,却又敢肯定不存在与地球上。

    ‘这首毕宿星的歌会带你进入失落的卡尔克萨!’

    ‘双子的太阳落入哈利湖中,就在卡尔克萨,只有交于永生之手能带你体会!’

    【黄衣异者的剧场,黑星燃烧之时!】

    【邀您见证,让人坠入亘古的奇妙乐曲中,这个世界,将会如何变化!】

    “......”

    之前艾薇儿上场时,那时候的音乐厅还是零零散散人并不多,尽管结束后无人在场。

    可那时候也只有几十人。

    但此时此刻,哈罗音乐厅座无虚席!

    整个会场已经全部坐满了人,可这场盛宴般的音乐会,在报刊上并没有任何通知。

    所有潜藏在黑暗中的目光,把艾薇儿的后路阻隔殆尽,这些客观的听众,像是一个个冷漠的异者,正等待着这微弱之人,燃烧自己生命与意志的表演!

    哈罗站在艾薇儿身后。

    他的笑容神秘深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