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259章 鹰身女妖
    “外面的路被封死了?”扁鹊问道。

    “不是,是没有任何改变!就算离开了音乐厅,我也跑不出这个世界......”鱼丸解释道。

    他刚跑出去,就发现世界成为了一片废墟,周围都在燃烧着熊熊烈焰,可怕的狂风不断从黑星席卷向地面。

    一般情况下,这种忽然陷入另一种世界的感觉,只可能是在某个地点感受特别强烈才会有。

    像是进入了核爆后的辐射区,可脱离了辐射区,正常情况下,应该会变回正常的世界才对。

    现在反而是理智值扣了,这车票就变成单程路线!

    “......”

    鹰身女妖在不断接近,目标不言而喻,锁定的是闯入此处的玩家们。

    许白查看着背包中‘交于永生之手’的物品信息。

    上面的感染玩家,只剩下了在场的玩家,鱼丸表示回不到正常的世界,估计就是被感染的原因。

    玩家们依旧沉浸在乐曲的影响中!

    忽然,赵晴天道:“等一下,你们有没有听见?”

    “那个乐曲开始了!”

    其他玩家一脸茫然的望着赵晴天。

    “听见什么?”

    “乐曲?在这里根本没有人在演奏音乐。”

    赵晴天摇头,脸色凝重,冷眸死死的盯着屋顶的巨大缺口。

    “那个乐曲,我听见了交于永生之手在演奏,但那不是小提琴版本,而是笛子。”

    “笛子的声音在空中吹奏,旋律和我们之前听到的一模一样,而那个声音的源头,我看到了......”

    闻言,好几人脸色剧变,不约而同的往赵晴天看着的位置瞄去。

    “你看到了什么?”阿迷感到了棘手。

    这是他和莉莉丝组队以来,开局虽然没死玩家,但估计一死就谁也跑不掉的副本。

    “怎么不说了?”莉莉丝催促道。

    鱼丸道:“我敲,你不要卖关子啊。”

    面对队友不断追问,赵晴天终于把话音落下。

    “我看见了一个黄衣的男人,穿着银色的铁靴,带着面具,站在那个位置俯视着我们.....”

    唰!

    所有人目光齐齐看去赵晴天所指的位置!

    那是片被摧毁得钢筋外露的区域,那个位置,只有好几条被烧得深黑色的钢筋扭曲着。

    赵晴天就指着那边,可明明什么都没有。

    “那人还在吗?”阿迷追问道。

    赵晴天点头道:“还在俯视着我们所有人。”

    扁鹊连忙问道:“兄弟,你理智值掉了多少?”

    “就一点点,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掉了10点,后续到现在还是稳定的。”赵晴天解释道。

    “可能我是哈斯塔阵营的关系,而且升级属性点加了感应力,对旧日力量会有更敏锐的触感。”

    可即便是赵晴天所描述的,有一个黄衣之人,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们。

    但那黄衣之人没出手,只是在淡淡的凝视着。

    “不是祂不屑或不想对我们动手,我推测,应该是有某种限制,阻止了这黄衣之人直接干涉我们。”

    “就像是,我们需要逐渐的被乐曲所影响,我总感觉,自己越发的看的这黄衣之人清晰,周围的乐曲声就越大,等我的理智都被乐曲淹没,估计黄衣就能直接干涉我了。”

    阿迷道:“或许,我们该准备应对一下,那些该死的鹰身女妖。”

    言罢,他抬手就抓向地上的一具尸体。

    接着他的手掌至整条手臂,都逐渐冒起了血色的印记,繁杂而又稳定的魔咒遍布在上面。

    他瞬间发动魔咒,克苏鲁的力量瞬间侵蚀了尸体的脑袋。

    呲!

    烧成焦炭的脑袋,瞬间成为了丑陋的鱼头,还在变异的牙齿异常尖锐。

    阿迷一脚踩着尸体的半身,用力撕扯下异化的头颅,像是丢铅球一样砸向黄衣之人所在的位置。

    砰!

    那看似力量感不大的身躯,却直接砸出爆音之声,空气中的气旋卷起了一阵热风!

    头颅飞驰而去,几乎是瞬间就穿过瞄准的位置,阿迷朝赵晴天问道:“击中了没?”

    赵晴天摇摇头道:“祂还站在那,攻击穿透了过去,也没有造成任何效果。”

    莉莉丝解释道:“那应该是石锤了,那个黄衣之人存在的层数和我们不一样,赵晴天现在能抵达的,可能是第3层,他能看见第4层的黄衣之人,我们现在第2层,估计差的有点远。”

    “层数只是个比喻,这是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比喻,理智或感应力越高,或者被旧日力量影响得越多,就越容易抵达更高层数,从而看见更多的东西。”

    尝试了初步的攻击过后,无法对黄衣之人造成伤害,其他人也暂时没管。

    赵晴天也没作死去试,现在就她一个人能够看见,万一手欠去攻击拉怪,当下也没人能救她。

    鹰身女妖愈发接近,逐渐远离黑星的笼罩时,透着屋顶仿佛永不熄灭的火光,在燃烧的天际前,他们看清了那玩意的模样。

    那像是古希腊神话里的任塞...人面鸟身的怪物,飞翔而来拖着长长的黑影,像是雾一样笼罩着周围!

    “你们听见了吗?”许白问道。

    这次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点头。

    奇怪的歌声来回的夹杂在呼呼的火焰风暴中,鹰身女妖在接近到一定程度的距离时,众人能听见那些怪物嘴里哼奏着奇怪的歌曲。

    那个音调,像极了叶子在沙沙作响,于风中吟唱的歌曲,完全是玩家们无法听懂的语言,连游戏系统也没给翻译。

    伴随着羽翼来回拍打的声音,一颗颗没有头发的诡异透露,嘴中布满了尖锐的细牙,瘦削充斥着骨感的身躯,肤色是惊悚的暗红色,仿佛无数次的血液干涸在皮肤纹理中。

    阿迷手持深潜者的鱼叉,狠狠地朝空中炸去!

    砰!

    数十个鹰身女妖堆积在一起,可却也灵活,这一击被轻易的躲避过去。

    “这些怪物,我日他三舅二大爷的!”阿迷破口骂道。

    “对克苏鲁阵营有攻击加成!我又掉理智值了!”

    莉莉丝终于也不淡定了,鹰身女妖的吟唱,对克苏鲁阵营的人,又着显著的影响力加成。

    不一会他们就开始缓慢的扣理智值了。

    反倒是其他玩家还没开始出现什么影响,听到诡异歌声掉理智的只有他们两人。

    许白手持黑杖,他并没直接施展大范围魔法的打算,而是任由鹰身女妖不断接近,甚至于他仅仅只是想要自保。

    然后让这种局势发展下去,期待着黄衣之人彻底出现。

    砰!

    鱼丸首枪便击中了其中一个怪物的羽翼,可那也仅仅是歪扭着飞翔,不一会又恢复正常。

    “我觉得在这里战斗比较好,如果跑去外面空旷的话,很容易直接被包饺子。”鱼丸说道。

    接着他抬手便穿上了火焰披风,举着短剑迎上了最先突袭而来的鹰身女妖!

    铿锵之声响起,短剑甚至无法刺穿鹰身女妖的利爪,但鱼丸将火焰皮肤甩去,炙目的烈焰如同附骨之疽,仍由鹰身女妖挣扎都无法熄灭。

    羽翼在燃烧中显露出那如同山体一样,嶙峋的骨架,可这鹰身女妖力量倒不小。

    连大叔也无法做到,可以轻易用力量压制怪物,甚至一时间碰上3个时,竟有些力不从心。

    好在飞天水螅的牙齿锋利至极,鱼丸短剑无法刺穿的利爪,在牙齿的撕扯下瞬间破防。

    第一波交锋,所有玩家便立刻陷入苦战,这些鹰身女妖本体的战斗力不低,凭借着能飞的方式,经常会从头顶的各个位置朝玩家俯冲。

    在音乐厅有墙壁和阻挡物的地方,这种情况尚好解决,如果放在室外,玩家们几乎无处可逃。

    就算是如此,鹰身女妖的数量是玩家的5倍,他们拥有明显的智慧,并不会无脑冲刺白给,反倒是打头阵的发现这是个软柿子后,更多的同伴会立刻上去围剿。

    见落入下风了,便立即往高处飞,再找机会,或者转移攻击目标,围剿其他玩家。

    “我敲!要不还是跑了吧,这东西就算干死了也没有奖励,还浪费我们的精力。”

    战斗中的鱼丸感到了吃力,以他给自己加速后的敏捷力,足以游刃有余的躲避围攻。

    可关键是这群鹰身女妖,团队配合很厉害,你逃开了和队友拉开距离,他便攻击你的队友,而你找机会攻击他们,往往造成不了多致命的伤害。

    又肉、又有伤害性、歌声还能对指定的阵营造成额外影响,这鹰身女妖的续航极其稳定!

    “我有点想退本了,这特么都是什么副本啊!”阿迷怒道。

    莉莉丝身上的蓝袍被鹰身女妖撕扯成了烂衫,碎布与伤痕交错。

    雪白的肌肤上已经是不少的抓痕,小臂染红了一片,可以透过蓝袍的缺口,看见小腹处出现了半米长的伤。

    两人是被鹰身女妖攻击的最惨的。

    阿迷操控着地上的死尸,利用克苏鲁的力量覆盖在其上。

    那些尸体逐渐生长出了各色奇怪的触手,鱼鳍和鱼鳞。

    这些诡异之物虽然无法行动,可也形成了让鹰身女妖抗拒的保护圈。

    唧!

    扁鹊使用着罗盘,上面闪耀着的古文字使其整个人的气场,瞬间神秘不少。

    脚下踩着一个落魄的鹰身女妖,口中念念有词,正打算把怪物原地送走。

    战况激烈时,他们都发现许白不见了。

    “靠!一到战斗轮,他就开始摸鱼了!”大叔吐槽道。

    言罢,他又捏爆了一个鹰身女妖的肩膀,举着牙齿洞穿那怪物丑陋的下颌。

    赵晴天虽然开局就扣的理智比别人多,但此时她拥有哈斯塔阵营得天独厚的优势。

    那些鹰身女妖压根就无视了她,她也能在旁边帮助大叔驱赶怪物。

    嗡嗡嗡——

    忽然,玩家们都看见了些黑蝇出现,那些黑蝇虽然不多,成群结队的却也碍眼。

    潜伏在异空间的许白,见战况差不多到时候了,削减了不少阿迷和莉莉丝的状态,他也开始出手。

    “苍蝇?”鱼丸惊道。

    “那是什么玩意?怎么突然多出这么多苍蝇?”莉莉丝说道。

    阿迷吼道:“不要分心!还有三十多个怪物没解决,在意什么苍蝇?”

    莉莉丝因为这个间隙,又被包围起来,身上多处了好几道伤口。

    伤的最深的位置,血肉也出现了深色的黑,应该是中毒了,脸色惨白的像是纸,逐渐的失血过多导致站都站不稳,只能贴着阿迷的背部勉强站立。

    许白也不希望这些玩家全灭。

    在异空间操纵着黑蝇,除非那些鹰身女妖能穿越空间,沿着空间层来揍他,这招是无解的。

    许白就像个赖子,一边操纵着黑蝇影响怪物的飞行质量,一边制造出团团黑暗,笼罩上方。

    阿迷见状,也顾不得在战斗了。

    “这不是哈斯塔力量的气息!”

    “难道,有另一个邪神介入!?不仅是哈斯塔?”

    除了黑蝇和黑暗,燃烧的空中,竟然落下了拳头那么大的冰雹!

    咚咚咚咚!

    冰雹掺着火焰,砸在隐身女妖身上,明显比用剑劈还要痛苦。

    鹰身女妖纷纷怪叫起来,一瞬间竟停止了演奏让人不适的歌曲,燃烧的冰雹穿越黑暗,大范围的击落着那些怪物。

    这种是纯粹的黑魔法,和各个玩家所发动的技能区别极大。

    甚至乎,在场只有赵晴天和大叔知道,这些是许白的操作。

    而其他玩家,根本不会想到一个能隐藏在异空间的家伙,还能隔空施法,不借助任何祭品与祭坛,实现这种程度的黑魔法!

    以至于,阿迷都不会联想到,这是玩家能打出来的操作。

    扁鹊惊道:“一个B级副本,有两位旧日邪神的力量在干涉!?”

    战局瞬间被改变,大面积的黑暗遮蔽下,这些鹰身女妖根本无法高飞。暗蝇在不断的骚扰,杀光了还有,钻进这些怪物的羽翼和手脚,惹得那些怪物飞行都成了问题。

    接着冰雹直接伤害到那些鹰身女妖,大叔杀的更猛,直接一手抓着一个女妖,把这些鹰身女妖都当成了武器和盾牌来用。

    掐着它们的脖颈,一边抵挡空中的冰雹,一边按着头颅砸向其他怪物。

    “好起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