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份松果全球旧日 > 第354章 我和莎布·尼古拉丝有一个子嗣
    “没错,我便是奈亚拉托提普。”

    许白也不知道,为什么撒托古亚会把他认成了奈亚拉托提普。

    明明旁边的信使,才是啊......

    可既然如此,许白就不客气了。

    他缓缓开口道:“你知道我来找你,是什么事情。”

    “......”

    撒托古亚沉寂半晌,就连洞窟外的无形之子都不敢造次。

    周围的气场,甚至感染了神庙外围,一种沉默压抑,冷漠如宇宙无情的思绪,在不断的飘离。

    撒托古亚抬起巨大的胖手,那臃肿肥硕的手指,上面覆盖着各种奇怪的菌类。

    “祂是谁的子嗣?”

    “我没见过祂,祂有你的气味。”

    许白接着撒托古亚的话茬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撒托古亚,许久不见,你依旧还是喜欢呆在这些地方。”

    他明明十分累了,手指都抬不起来。

    可还是躺在地上,极其冷静。

    “没错,我和莎布·尼古拉丝的确有一个子嗣。”

    “就是祂。”

    “......”

    “怪不得你把它带过来恶心我。”撒托古亚冷漠依旧。

    许白这里就踏入了一个误区,他原本想着,祭品越高级,可能撒托古亚会越喜欢。

    这次他特意把奈亚拉托提普坑来了。

    以为信使做了祭品,对方肯定会很开心。

    结果到了现在才发现,信使作为祭品,不但会让对方觉得恶心,还会一定程度的激怒对方......

    所以,这特么都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局,从他出现起,怂恿自己进入黑暗世界,到故意当做祭品。

    或许,没有信使跟着,他在黑暗世界甚至都不会吸引到撒托古亚之子的追击!

    可估计其中出了点意外,信使的计划被打乱了。

    许白并没有死在这里。

    反而被撒托古亚认为,他才是奈亚拉托提普,可能是使用技能的时候,混乱系的魔法,会带有混乱的气息,导致撒托古亚如此认为。

    所以,的确只能在10分钟之内安然无恙。

    “莎布·尼古拉丝的子嗣?”撒托古亚越看信使觉得越不对劲。

    信使见事态发展,完全超脱了自己的预计和观测,便有趣的看着这场对话。

    撒托古亚传达道:“你竟然会与莎布·尼古拉丝诞下子嗣,还将其送到我面前,你是又将我设计成了旧日游戏中的一环吗?想利用至高旧日的力量侵蚀剥夺我的力量规则,试图将我的旧日血脉剥夺?”

    隆隆——

    这里开始了剧烈的摇晃,神庙似乎被什么东西攻击了一下。

    “......”

    许白表面冷漠,可内心却知道此时,若是说错一句话,他死无葬身之地!

    他缓缓开口道:“我这次特意开小号来,是想和你达成一个交易,不过我知道,族群内,大家都不太喜欢我。”

    “所以,我把我的子嗣送给你,当做契约交换,一场交易。”

    “我提供我的子嗣供你玩弄食用,你提供一些,在环节必要的帮助。”

    撒托古亚道:“你这么喜欢推动事件走向混乱,不应该唤醒我,而是将格赫罗斯直接带去旧日游戏启动的区域。”

    “将群星旧日一并吵醒,你一直所期待的旧日游戏,便会如你所愿,混乱到不行。”

    “到时候我也可以换个地方沉睡,自从开启旧日游戏后,在这颗星球中,我已经连续被吵醒了几十次。”

    许白接着说道:“旧日游戏已经开启了第二阶段,第二次全球副本,你应该知道苏醒的是谁。”

    “祂曾经侵吞了你如此多的信徒,而你一直沉睡退避,祂却利用恶毒的诅咒,侵蚀对你侍奉的蛇人。”

    “我想,找个机会,你能找伊格谈谈。”

    撒托古亚被唤醒,现在是在饿极了。

    他将手深入洞窟入口,抓住一只在挣扎的无形之子,猛的一口吞下。

    “你仍旧惹族群厌恶。”

    “那些低类生命体的死活,有什么好参与的。”

    许白此时却说道:“谁要惹低等生命的死活。”

    “我的建议是,如果能将伊格的旧日血脉剥夺,或者囚禁在永恒的时空当中,这不好玩吗?”

    这对撒托古亚似乎没什么有用的利益。

    对方开始厌烦。

    “这样做,不仅仅会对伊格造成影响,还会对旧日游戏,造成影响。”

    “你知道一名叫虚白的家伙?”

    “他已经崩溃了许多次副本,第一次的拉莱耶也因为他的参与,改变了群星。”

    “如果他再将第二次的全球副本崩溃,你觉得,旧日游戏会不会受到极度可怕的打击?”

    闻言,撒托古亚来了兴趣。

    之前祂说旧日游戏开启时,经常吵到自己睡觉。

    许白就想到,撒托古亚其实根本就不是旧日游戏的参与者,只是个在地球沉睡的邪神,安享晚年。

    这些旧日支配者,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嫌吵!

    特别是旧日游戏的出现,更打扰了他们的安宁,世界混乱,越来越多的人类和生物发现他们的存在,迫使信徒变多,一次又一次的叨扰祂们的沉睡。

    对旧日游戏动手,正符合他们的胃口。

    撒托古亚第一次松口。

    祂说道:“你想怎么做?”

    许白淡淡道:“将传送魔法交给我,我会提供给虚白,他会在全球副本内,将你召唤出来,协助他崩溃副本。”

    “无名之城升起时,还会造成大量蛇人的复苏,届时也需要无形之子出现,帮忙抵御一下那群蛇人。”

    撒托古亚又吃了好几个无形之子,许白看的觉得真惨。

    一辈子侍奉邪神,兢兢业业,有时候还要抓点生命给主子吃,如此勤恳,别无二心的旧日眷族。

    在邪神眼中,就是零食一样的存在,肚子饿了,心情不好,就一口一个......

    撒托古亚这次很简单的在空中画出了一个淡蓝色,散发着诡异蓝光的咒文。

    像是远古光影重叠的能量体,幽邃深奥的远古知识,唯有疯子才能看出端倪。

    【你已获得‘撒托古亚’的召唤权!】

    【你获得了传送类魔法的知识!】

    仅是瞬间,许白头疼欲裂,仿佛有万种声音,以及在宇宙深渊的嘶喊,他如同置身在空间的断层,时间的流逝和空间仿佛分开了一样......

    他胸口中的星空之印滚烫,正在疯狂汲取收获的知识......

    ......